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三十节 推进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三十节 推进

  萧春阳瞟了李永刚一眼,不露声色的道:“永刚,你好像对这家伙的观感有所改变啊。”

  “嗯,我原来也觉得这个家伙有点哗众取宠邀功媚上的味道,但是这两件事情我感觉自己判断上还是有些偏差,这家伙就算是真的是要捞政绩,但是至少也有点胆魄,敢于啃硬骨头,钢铁产业整合都说了多久了,谁都知道这是一个烫手山芋,谁谈到这个问题时都是要么顾左右而言他,要么就是模棱两可含糊其辞,或者就是说一些原则性的废话,真正涉及到实质性的关键性的具体性的问题时,大家都闭口不谈。”李永刚似乎也在琢磨味道:“但是赵国栋有点不一样,你看这篇文章虽然语气比较缓和,但提出的几点只要是业界内的都知道指的是什么,冀中和齐鲁两省省里边脸上怕都是火辣辣的,不是滋味儿吧?”

  “那你判断他的这些意见中央会真正采纳么?”萧春阳也知道赵国栋不是头脑冲动的热血青年,他敢以署名方式发表这篇文章,那肯定也是得到上边许可,关键在于中央会不会真的按照这个意见来推进,想必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京钢、宝钢、唐钢、邯钢以及莒钢、济钢这些企业在关注,冀中和齐鲁以及京城、沪江这些地方政府一样在关注着,刊载出来也许就是一个风向,看看业界反应,至于会不会真正推行,还不太好说。

  “这还不太好说,钢铁产业整合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同样也是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李永刚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挺有水平,“那得看各方政治力量的博弈结果。”

  萧春阳轻轻一笑,他很乐意赵国栋的心思被国内化肥进口权问题和钢铁产业整合所吸引,甚至有些庆幸。他一直对赵国栋有一种的莫名的警惕和惧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怪异的感觉,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家伙相当危险,而这种感觉在赵国栋出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之后达到了巅峰。

  赵国栋的每个举动都会极大的吸引住萧春阳的注意力,如果说化肥进口权还好一点,那么钢铁产业整合和铁矿石谈判机制几乎就是直接涉及到自身利益了。钢铁产业整合那是京钢总部的为题,和京钢国际影响不算太大,但是铁矿石谈判机制以及进口渠道问题就事关切身利益了,问题是还不仅仅于此。

  萧春阳一直有些担心赵国栋会强力干预铁矿石进口机制和谈判机制,虽然那并不是国家发改委的主责,那属于商务部,但是国家发改委肩负着产业协调的职责,而钢铁产业又是国民经济基础产业,发改委一样在铁矿石进口机制和谈判机制上有着相当大的发言权,商务部一样需要征求发改委的意见,而赵国栋恰恰是主管产业协调的发改委领导,这让萧春阳很有点食不甘味睡不安枕的感觉。

  好在钢铁产业整合比起铁矿石进口机制和价格谈判机制来说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更吸引赵国栋的精力,这一个夏天是如此难熬,铁矿石进口谈判终于在6月下旬结束,国内钢铁企业接受了百分之十九的涨幅,业界内也反应平静,让一直提心吊胆的萧春阳终于放下一块石头。

  但是眼见得进入下半年,2007年铁矿石谈判时间又逐渐逼近,萧春阳又有一种受煎熬的感觉,随着谈判时间逐渐逼近,他得把李永刚抓紧了。

  正琢磨间,电话响了起来,萧春阳看了看那个让他又恨又爱的电话号码,心中叹了一口气,看见李永刚目光望过来,振作精神的接起电话:“泰哥啊,你在哪儿?”

  “老地方,你过来吧。”电话里传过来津门味儿很浓的声音,“这么久没见你了,晚上好好喝一杯。”

  “泰哥回澳洲了?”萧春阳随口问道。

  “到辽东和齐鲁那边走了一圈,下去看了看一些朋友,了解了一下行情。”对方声音似乎很疲倦。

  “泰哥你可真是够卖力啊,力拓的待遇就那么好?”萧春阳吁了一口气。

  “这年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春阳老弟,大家伙儿不都是这样么?”那边语气很自然。

  萧春阳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茫然无知的李永刚,“好,我马上过来。”

  萧春阳的判断很准确,赵国栋近期的主要精力的确被钢铁产业整合吸引过去了。

  最初是齐鲁省,现在则是冀中省,这两个省份都同样有着优良的铁矿石进出口港口,同样是钢铁大省但非钢铁强省,省内的钢铁产业都分成几大块,要想形成合力做强企业,就需要整合。

  冀中和齐鲁情况不一样,冀中南北两大块钢铁产业其实都有相当不错的兼并优势,唐钢和京钢其实已经形成了相当密切的合作关系,由于地理位置和长期合作关系,加上在基础设施和信息系统共享上都有较好的合作基础,在赵国栋看来这完全是一个最佳合并策略,而冀南板块的邯钢则和宝钢合作有了基础,宝钢也一直有意将邯钢纳入宝钢系,这样可以形成产品优势互补,也有助于宝钢开拓北方市场,这同样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但是这一切却不符合冀中省的利益。

  眼见得自己省内的钢铁产业竟然就被外市的企业瓜分,无论从地方利益还是个人感情来说,只怕都是冀中方面领导难以接受的,这一点赵国栋也能理解,但是赵国栋觉得如果能够放在更远的角度来看,如果能够沉下心来仔细分析,以更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个问题,如果可以在诸如税收和后期发展的战略上展开一些列对话沟通,赵国栋认为冀中钢铁产业更适合与京钢和宝钢合作,而非以一个省的钢铁产业硬性打包纠合在一起。

  钢铁行业的确涉及太多的利益瓜葛,难怪屡屡进行整合,屡屡反弹,屡屡效果不佳,不用行政手段推动,你要压缩落后产能就是空话,你要动用行政手段,有时候就会被下边来跑偏变味,这中间的关节委实让人难以下手。

  等赵国栋对钢铁产业整合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思路时,2006年度铁矿石价格谈判已经结束了,淡水河谷和蒂森克虏伯率先达成了涨价百分之十九的意见,紧接着欧洲和日韩企业也跟进,然后孤独的中国最终接受这一涨价要求,赵国栋为此扼腕不已。

  不过国内对这一涨价还算平静,比起去年的百分之七十一点五涨幅,还算可以接受。

  赵国栋却以为随着国内进口铁矿石继续增加,如果不早日商讨对策,进口铁矿石价格上涨将蚕食掉钢铁企业的主要利润,而要谋求对以三大垄断矿企形成的谈判机制形成压力,那么一方面通过整合来削减国内落后产能,三百立方米以下高炉坚决予以淘汰,另一方面鼓励钢企走出去寻求更稳定的铁矿石来源,尤其是开发新的铁矿石渠道,只有这样才能捍卫中国作为钢铁第一大国的利益。

  “曾主任,我觉得目前条件已经成熟,今年铁矿石价格又上涨了百分之十九,这对于钢企来说相当大一部分利润又算是为淡水河谷和两拓作了贡献了,如果我们还是这样久拖不决,只怕国内钢铁企业损失会更大,在必要的时候,中央还是应当果断一些的好。”赵国栋捧着茶杯,用茶杯盖抹了抹水面上的茶叶,平静的道。

  曾权军仰起头似乎在看天花板,实际上却是在思考赵国栋提出的这个问题,今年涨势还算平稳,但是几乎每年一涨的趋势已经确定下来,正如赵国栋所说,三大矿企对于国内钢铁企业生产、销售和库存甚至各种具体指标了如指掌,加上他们在铁矿石供应上形成的绝对垄断局面短期内无法动摇,你就无法确定明年后年他们会有什么新的动作,一旦价格涨的太猛,对于国内钢铁企业来说也许就是没顶之灾,到那时候再来想对策就晚了。

  “国栋,我觉得也差不多了,你的观点我很赞同,今年局势还算平稳,正好可以推进这个战略,通过整合坚决淘汰三百米以下高炉,这要和地方政府签订责任书,完成不了要坚决问责,另一方面则要推动钢企继续走出去寻找矿石来源,鞍钢、国全、沙钢和复兴剑龙与澳大利亚金必达公司已签约共同开发卡拉拉项目,另外中钢集团正在收购澳洲中西部矿业公司,还有企业已经赴南美巴西和智利掘金,这都是良好的开端,这样提前布局都可以为日后化解铁矿石对我们国内钢铁产业被动局面提供助力。”曾权军似乎也下了决心,“我会尽快和国务院领导联系,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汇报这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