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三十一节 枪的好处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三十一节 枪的好处


  赵国栋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曾权军和他身后国企们的影响。

  一个星期之后国务院决定就钢铁产业整合方案修订稿进行重新征集意见,而这个方案就是在自己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上进行了相当大幅度的修改,除了三百立方米以下高炉会强行被淘汰,以求强制压缩一亿吨产能之外,国务院在新的钢铁产业整合方案修订稿中也明确提出要以市场经济规律作为准则进行整合,地方政府以促进方式而非干预形式来推动整合,鼓励优势互补,鼓励产业链结合,鼓励特大型企业作为兼并龙头,不得以地域和权属作为限制条件,并明确提出淘汰落后产能将会与各地方政府政绩挂钩,在考核时将作为一票否决的考虑因素。

  京钢和宝钢率先对国务院新的钢铁产业整合方案修订稿作出反应,认为新的钢铁产业整合方案修订稿切合实际,符合发展潮流,有助于中国钢铁产业科学布局,紧接着武钢、鞍钢也表示支持,随后沙钢、售钢、复兴剑龙等民资钢铁企业也纷纷表示支持,提出国家应当对民资钢铁企业的并购一视同仁,尤其是在融资政策上予以同等对待,鼓励金融部门对民资钢铁企业兼并予以支持。

  而各地政府却异乎寻常的对这一意见稿保持了沉默。

  “你小子厉害啊,居然也懂得借力打力了?”刘岩微笑着一边摇头一边目光投向远处,“但是你虽然赢得了一部分人的支持,但是知不知道这一手又得罪了多少人?翼中、齐鲁省里边怕是对你恨之入骨吧?他们的构想从根本上被彻底否决了,这个方案一出来,赢得大型央企和民企的一致叫好,却把一心想要构筑属于自己的钢铁产业的省一级政府给打懵了,他们怕是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吧?”

  “岩哥,事情都摆在这里”这中*央把我给弄到这个位置上摆明车马就是要让我来做恶人的,我这个时候才觉得我是上子钱副总理和苏副总理的套啊,在我来之前很多事情就已经是先把套挂好了,让我直接往里钻的,傅泉推波助澜,曾权军在前面拨云见日,那是一步一步让我往独木桥上走,我不走都不行啊。”赵国栋颇为感慨的道。

  这个时候赵国栋才觉得自己比起曾权军和傅泉这些老狐狸来的确在政治智慧上还逊色不少,尤其是他们背后的中*央高层,那是算准了自己的脉搏,掐准了自己的思路,什么时候大张旗鼓支持自己,什么时候把自己的意见放一放,那都是精确算计了的,自己觉得有一种被人牵着走的感觉。

  “嘿嘿,那你也是自己乐意不是?没有谁硬性让你来出头露面不是?你也可以拖一拖搁一搁不是?”刘岩连续三个反问让赵国栋无言以对,“当然,中*央把你搁在这个位置上自然就是要用你的锐气,前两天我和大哥在说起这事儿上,大哥也说中*央用你就是要用你有其他人比不了的锐气和毅力。”

  “哼,只怕也是要把我当枪使吧?”赵国栋瘪瘪嘴。

  “枪也有枪的好处,至少也能让人看到你的锋利之处,绽放光华不是?”刘岩不以为然的轻笑一声,“你以为这个发改委副主任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来坐?你没见你坐上这个副主任位置引起了多少人艳羡嫉妒,引起了多大的震动?你太年轻,资历更浅,现在正是积累政治资本的时候”没有必要搞什么韬光养晦,该做什么就得做什么,就是当枪”那也值得。”

  赵国栋讶然,他没有想到刘岩会说出这样一番发人深省的话来”他一直以为刘岩在这方面远不及刘拓的深谋远虑,没想到刘岩的分析判断同样是如此深邃,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些政治家族出来的子弟们了,长期在这种环境中浸淫,让他们比其他从草根里成长起来的自己对政情时局具有更敏锐和精准的分析判断力。

  “唔”我也没有打算能博得所有人的欢心,那不现实,有人得盖,自然就有人受损,但是从长远来看,这对于产业发展是有好处的,地方政府过分介入产业整合,扭曲市场经济规律,用行政权力作为粘合剂来把自己省里边这些企业粘合在一起,表面上看起来是成航空母舰了,一旦大浪袭来,历时就要分崩离析,甚至不需要风浪袭来,粘合剂一旦失效,就要各奔东西。”赵国栋淡淡的道。

  “你小子说得倒是挺深刻的,难道地方领导们就看不到?”刘岩反问。

  “这些领导们都是成精的角色不是看不到,还是不良的此绩观在作祟啊,在自只任上形成一个大集团,是何等耀眼的政绩,至于几年后企业衰败了,分崩离析了,搁浅了,那又与我何干?那是企业经营者经营不善,我只是促成了而已,一句话,功劳归自己,责任属于别人,何乐而不为……”赵国栋轻蔑的道:“那时候难道还能有人追究某某领导的责任?就算要追究,那也可以推到什么集体研究,集体承担责任这些托词上来,你还能怎么着……”

  刘岩也陷入了沉默,赵国栋这些言语可谓一针见血,你不是所有者,自然可以对这些东西大而化之,按照自己好恶来操作,但是真正到最后倒霎的还是企业本身,既非这些行政领导,也非那些图一己之私的企业领导。

  正因为如此,中*央才会需要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尤其是像钢铁产业这样事关国计民生的基础产业。

  良久,刘岩才平静的道:“国栋”国情如此,所以中*央也才会有诸多考量,毕竟咱们国家底子薄,经不起折腾,而限制我们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的约束很多,哪怕慢一点,只要能坚定稳定的推进,那我们就算是成功了,好了,不说,这事儿了,前两天京钢的王总来我这里,希望找个时候大家聚一聚,你对我们央企这边除了能源领域的熟一些外,其他领域的怕还不是太熟悉吧?也该多见见面,多结交一些朋友才对……”

  “好啊,岩哥你有这个资源优势”我也很希望多和央企老总们认识认识,了解一下他们在很多问题上看法。”赵国栋相当高兴的接受了邀请。

  “嗯,这就好,央企有央企角度和责任,民企一样有民企的不足和短板,我就是担心你心思都放在了民营经济上,对于真正支撑起国民经济命脉的国企这一块有些忽略了,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被事实证明都是错误的,中庸之道才是王道……”刘岩笑着道。

  “岩哥,真正支撑起国民经济命脉就一定必须是国企么?这个问题有待商椎啊……”赵国栋摇摇头:“但是我承认现阶段国企依然在国民经济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恭喜,恭喜”现在该叫你文智部长了吧……”赵国栋笑吟吟的握住姚文智的手,热情的拉着对方入座。

  姚文智是八月下旬被突然任命为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的,赵国栋不知道姚文智事先是否知道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但是他估计姚文智应该知晓一些才对。

  南粤的人事变化历来都是相当复杂而敏感的,按理说姚文智在南粤的工作也打开了局面,成为宁法在南粤的有力助手,这个时候突然变化有姚文智出任商务部副部长还是引起了很多人思考,赵国栋揣摩着这是不是中*央在为明年的**进行微调布局了。

  宁法在**之后可能会进入中*央,这基本上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那么涉及到具体干部微调也需要提前布局,这既是政治需要,同样也是工作需要。

  姚文智很得宁法的信任和欣赏,这个时候上调到弃务部担任副部长,也是一个微妙的信号。

  “国栋主任,咱们这是又走到一块儿了啊,商务部和发攻委工作息息相关,咱们算不算在同一各战壕里……”去南粤几年,姚文智变得自信大度子许多,给赵国栋的印象很深。翟韵白也经常提及到姚文智在南粤省内建设领域很有杀伐之气,绕是南粤这块土地上藏龙卧虎,姚文智一样玩得风生水起。

  “算,当然算”我比你先进京几个月,还真觉得这里边缺一个能够说得到一块儿的人来,现在你来了”总算多了一个伴儿了,家什么时候搬过来……”赵国栋微微笑道。姚文智家属一直在安”家也没有搬到南粤,但是这一次看样子姚文智可能要在京里边工作相当长一段时间了,应该要考唐家庭问题。

  “嗯”近期吧”两地分居不是办法,工作和生活总得兼顾……”姚文智颇有感慨,“谁曾想到咱们会不约而同都到京里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