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三十二节 扶持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三十二节 扶持


  智是刚办宗交接进京的“仇许是连带着翟韵白经刺懈婉女智的好话,也许是经历了省里边的种种风波两人都已经离开了安原。也许是有那么一丝宁法和蔡正阳之间的关系。总之两人原来在安原省里边的那一丝半缕嫌隙也消饵了。取而代之的一缕惺惺相惜。

  赵国栋是从蔡正阳那里获知当时姚文智离开安都之后在宁法面前提及最合适接任安都市长的人选是自己,虽然已经走过去几年的事情了,但是赵国栋还是对姚文智的心胸颇为敬佩。在怀庆和安都争夺华芯国际项目时结下的梁子现在看起来反倒是觉得有些可笑了。

  想想也是,当时各为其主。都是为了各自的工作。实在也说不上谁是谁非。换了自己没准儿也会一样。嗯当初自己为了替江口开发区管委会拉来投资,不是一样演戏在投资商面前抹黑姚文智担任县委书垩记的麓山么?这似乎也是有一个轮回了

  “文智部长。????刀。。赵国栋话语尚未落定。姚文智就微微皱眉,打断对方话语道:“国栋。咱们也算是有些年的交情了,我痴长几岁。你叫我姚哥也行,直呼我名字也行。别添上省长部长这词儿。听着难受。

  姚文智比赵国栋要大十来岁。当初他出任麓山县委书垩记时是全安都市最年轻的县委书垩记。年仅三十六岁,比起蔡正阳还要小两岁”现在也只有五十岁。

  “那好。我就叫你姚哥了。。。赵国栋斟酌再三。还是觉得用这样一个私人气息更浓的称谓来来拉近双方距离更合适一些。虽然他也感觉到自己和姚文智的关系似乎还没有亲近到这种地步。但是有些时候恰恰就是这种称谓反而能使得双方有意无意间变得靠近。“姚哥到部里边怕是也要担大任吧?。,

  “,担什么大任。工作都摆在那里,干点实际活儿吧。。。姚文智微微笑道:“从地方转战中垩央部委,国栋你应该有很多经验感触才对。给你姚哥一点儿建议吧。。。

  赵国栋摇摇头。“姚哥。说实话。没啥经验感触,还是得一步一步摸索。总之干自己想干事情。”,

  姚文智也听说过赵国栋在发改委里边杀出一条血路的点滴。这小子还真有点悍勇之气。愣是在发改委里边独立特行。搅起无边风雨。像钢铁产业整合这项工作最终还是基本上按照他的意见落实下来。这在业界内也引起了相当大反响。在南粤的姚文智也都听见了不少声音。认为赵国栋是一个一意孤行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儿,就是撞了南墙还是不回头,非要把南墙撞倒不可。

  当然姚文智不会像外界那样对赵国栋如此简单的评价,以他对赵国栋的了解。这个家伙虽然性格坚韧。但是却不是不识时务之辈,审时度势拿捏得相当好。外面看起来他似乎孤军奋战逆风而行,但是姚文智却知道这中间肯定也有猫腻。没有大人物甚至可以说是主要领导在其中支持。你要触动诸省地方利益。就算是有国企和民企都站在你一边。你一样不够看。

  为什么各省政丵府在这个问题最终都偃旗息鼓保持了缄默。很显然他们都是觉察到了风势的变化。大势不可逆。当风势由顺转逆时。你还要不识时务的去螳臂当车。那就只有粉身碎骨了。

  大势已定的情况下。你顶多就是在具体落实上争取一些保全地方利益的条件罢了。这也是包括南粤省在内的各省态度。

  姚文智有些讶异于赵国栋却主动挑起了铁矿石定价体制的话题。这项工作也是他日后需要关注的一项重要工作。虽然各国政丵府在对待这叮,问题上都表示不会干预谈判。但是实际上相关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倾注的注意力都不会小。

  赵国栋谈了谈自己对铁矿石定价体制的一些看法”姚文智也只是很认真的倾听着,毕竟他刚刚进入角色。还远谈不上对这里边的东西有多少深刻的认识了解。而在他看来铁矿石问题关系钢铁产业发展。赵国栋肯定也在这上边有他自己的看法。他也很想听听赵国栋的观点。

  华庭俱乐部。

  赵国栋看了看四周。林木掩映。古道沧桑。英说京郊藏龙卧虎。各种私人会所俱,旧匹日B3,旧又另u3,孵哪沁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但是能够在这一处位置上寻找噼逻群大一片区域来经营,还是得佩服俱乐部主人背后的手眼通天。

  低矮的圆门透出几分明清时代的格局。除了可以从石梯看出这里是经过一番精心修缮外。其他赵国栋还真找不出这里哪里有一个现代俱乐部的气息。

  ,“这里是侧门。停车场在那边。。。送赵国栋过来的是沈东昭,,“看来你还是没真正融入在京里边的生活啊。照理说,这种场合你应该轻车熟路才对,我不是指你腐化堕落。而是你的工作中就应该有相当一部分在这些场合里完成。。。

  沈东昭显然对于这些地点也属于半生不熟的状态,来过。但是并不经常来。

  “,是么?我倒是觉得在这里完成的工作一样可以在其他地方完成。。。赵国栋无可无不可的道。

  “但是效果未必有这么好。很多人更喜欢这里的环境氛围。其实你要说这里究竟有多么令人神往”我不觉得了。。沈东昭耸耸肩。

  路虎缓缓的驶过。回到大路上。绕行一圈。才驶入林木掩映的夹道。即将步入初秋的气候已经凉爽了不少。在林荫下更显得幽凉。停车场不算太大,设计得很巧妙。但是今天却停得满满实实。

  “,奇怪,往常没有这么多人啊,莫不是这里在举行什么活动?。。沈东昭瞅了一眼四周。门童和泊车员都已经过来,礼貌的拉开车门。

  “好了。我就不下车了,你自己去吧。有人替你带路。我想你既然来出席活动。肯定会有人把你给捎回来。。。沈东昭似笑非笑的道:“别乐不思蜀啊。。。

  赵国栋笑着摇摇头,漫步而入。

  孙长富盛情相邀。他不好不来。

  去宁陵考察调研长富传化物流中心是剁长富就表示会抽时间到京里一行。恳请赵国栋无比赏脸一起吃顿饭。赵国栋愉快的接受了邀请。没想到别长富还真是记在了心上,提前一个星期就给赵国栋打了电话。定好了位置。

  别长富这两年发展相当快。宁陵酒业这一块效益突飞猛进,尤其是在三北地区稳稳站住了脚跟,宁醇的品牌已经在三北地区彻底打响。而新开发的保健酒更是攻城略地。去年宁陵酒业正式兼并了麒麟观道家食品厂,碧玉丵乳酒正式烙上了宁陵酒业的牌子。产量顿时增加了三倍。迅速走出安原和湘省向长江下游和南方地区进发。

  宁陵酒业发展虽快。但是与长富运业相比,依然不可以道里计。

  长富运业在长江中下游地区运力规模增长之快令人瞪目结舌。已经成长成为长江中下游地区最大的民营运输企业。并且削长富已经正式在香港筹建了长富香港船务有限公司,开始涉足海运,去年今年初斥货六千八百万美元购买了两艘二手好望角型干散货船。涉足煤炭和铁矿石海运业务,目前长富香港船务已经和国全能源签署了长期合作协议。负责将国全能源在印尼项目产媒运往南粤。

  赵国栋从房子全那里获知的孙长富的野心还不仅止于此。他除了已经在上海外高桥船厂和长兴船厂订做了两艘好望角型干散货船外。还正在密谋继续购进二手干散货船为即将竣工投产的福斯特克金属集团皮尔巴拉项目提供运输服务。为此别长富不惜将自己在宁陵酒业上股权转让了百分之十五与安原省内另一食品大亨~来自南华的林高金,将另外百分之十五的股权转让给了来自深圳的汉宏投资有限公司。总计获得了将近七亿元的现金支持。

  而宁陵酒业预计今年将要在沪江上市。一旦上市”削长富将获得更通畅的融资渠道。这就是驹长富想要打造他的运输王国的梦想。

  在赵国栋还在宁陵考察时。别长富就专门占用了赵国栋十五分钟时间向赵国栋介绍了他的一些想法。赵国栋也很支持,只不过赵国栋没想到剁长富的业务主要还是和房子全的国全能源挂上了钩,但是他也很乐意看到孙长富的运输王国梦得以实现。尤其走到了发改委之后赵国栋才意识到国内运输企业的规模和控制力是多么的孱弱。如果能够扶持起一两家能够在远洋航运中能够说得起话来的运输企业来。赵国栋当然不吝予以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