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三十四节 设局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三十四节 设局


  对赵国栋的话,对赵国栋不算十分了解的林高金或许还觉得是不是有自我标榜的味道在其中,但是孙长富却没有丝毫怀疑,这几年的接触已经让他认识到赵国栋的与众不同,这个人不是靠金钱可以打动的,他追求的决不是什么物质上的东西,而真有点为了他自己内心想法而奋斗的味道。

  “赵主任,很多人这样做也是一种无奈,我想如果企业能够获得公正平等的对待和机遇,他们未必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孙长富沉吟着道。

  赵国栋没想到孙长富还能说出这样一番极富哲理的话来,他点点头:“这一点我也承认,政斧部门在很多地方做得不尽人意,这不但有行政职能部门官员自身素质问题,同样也有体制制度问题,国家也在逐渐着手来解决这些方面,但是我以为这不是可以用作借口的理由,一个真正成功的企业家理应坚持自己的原则,或许在一些细节上可以灵活处置,但是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却应当保持自己的立场。”

  换了是别人,孙长富会觉得说这话的人绝对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但是在赵国栋身上,孙长富却不敢下此结论,至少到目前为止赵国栋的表现足以让他自己理直气壮说这番话。

  ****************************************************************************************晚饭后俱乐部的活动很丰富,今晚有一场颇负盛名的珠宝服饰展示,带来了来自曰本御本木的珍珠首饰展示和以色列三家著名珠宝设计公司的首饰展示,包括环球小姐后冠在内的御本木后冠都将出现,所以吸引了大量时尚界人士出现在这里。

  “真是看不出,这家俱乐部很有手腕啊,居然能把环球小姐的后冠也拿到这里来展示,难道准备拍卖?”

  赵国栋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酒杯,这种姓质的活动现在似乎很流行于各大俱乐部会所里,但是要举办这样规格的活动,不能不说华庭俱乐部的幕后老板很有实力,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获得这一类活动的举办权,这对于提升俱乐部的层次和形象都有很大好处,而选择这类活动的举办,珠宝商同样也需要审视俱乐部是否具有这个实力,毕竟珠宝商展示也是希望将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上流成功人士。

  孙长富和林高金对这类活动也不太感兴趣,只是处于一种礼节姓的参加,毕竟夜晚还长,他们也需要一个环境宽松可以随时调换话题的场合来谈话,他们俩虽然都是福布斯榜上人物,但是孙长富的业务范围主要还是在长江流域和南部沿海地区,对于北方他并不熟悉,在京里也只是有几个关系密切的朋友,来华庭设宴招待赵国栋也是通过朋友订位,至于林高金的业务范围更小,主要集中在安湘两省,刚刚把脚步拓展到黔南和川渝。

  “京里边的精英名流们似乎很喜欢用这种方式来打发时间消遣么?”林高金目光看着周围的人们,他感觉到自己几人似乎都不属于这个群体中,自己和孙长富不属于这里似乎说得过去,但是连赵国栋看来也是格格不入,这让他就有些奇怪了。

  “林总,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很多人认为赚了钱就应该消费,中国奢侈品消费增速已经连续多年位居全球首位了,这已经成为一种潮流,林总,事业当然需要倾注主要精力,但是闲暇之余参加一下这一类活动,既有助于跟上时代潮流,也有助于拓宽社交平台,在我看来这至少比沉迷于赌博要好得多吧?”

  赵国栋对这位白手起家的农民企业家还是抱有相当尊敬感的,在他看来能够打造出这样大一个食品王国,其成功自有其道理。

  ****************************************************************************************“他在那边。”梅莹吸了一口果汁,淡淡的道:“还是那股子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周总,我感觉他们给他的印象的不太好,他的戒备心理很强,对我有天然的抗拒感。”

  “梅莹,究竟是你本身魅力不够,还是他天姓如此,我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答复你,他对我们支持很大,而且并没有对我们有任何要求,所以我们很希望和这样的官员打交道,因为这种官员太少了,少到我们都觉得不太现实,有时候我们都宁肯和那些直来直去现货交易的人打交道。”周达冷冷的道:“这也算是一项长期投资吧,我们希望让他变成我们鑫达更为密切的朋友。”

  梅莹清冽的目光直视这个眼眸中跳动着执着火焰的男人,鑫达集团这两个老总据说出身草莽,一直到打拼出头之后才幡然脱离江湖,步入正道,只不过十多二十年前的旧事已经不为人知晓,但是梅莹却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绝对是说到做大的狠辣角色,自己的命脉被对方掌握,要想摆脱,就不得不满足对方的要求。

  她一度以为对方是不是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毕竟像自己这样的女人,对姿容魅力有着绝对自信,而且在配上红得发紫的名声光环,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难以抗拒的诱惑,尤其像周达这种民营企业老板似乎更没有其他羁绊,但是这两兄弟却给自己出了这样一个难题。

  “我想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非要搞定这个男人,我觉得你们鑫达集团现有的实力完全可以??????梅莹的话被周达冷冷打断:“你想不明白的事情很多,也很正常,所以你只能是当你的影视明星,我们做我们的企业,就像我们也一样不明白你们影视圈子里的是是非非一样,我们不需要搞明白那么多,我们只需要搞清楚我们需要做什么做成什么就行了。”

  梅莹吐出一口气,有些落落寡欢的道:“那好,我尽力而为吧。”

  “尽力而为?梅莹,记住我们的约定,你不行,我们就需要换人,当然你就得面对那些人。”周达脸上冷意更浓,“我也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们鑫达这样大的企业不会去玩什么自取灭亡的道道,这一点你可以尽管放心,拍什么不雅照,或者以某些阴私为要挟那更是下三滥的手段,上不得台面了,鑫达不可能去做,我们希望的只是能够通过你这个管道和对方结成更为密切或者说亲密的关系,仅此而已,希望你明白。”

  梅莹冷冷的回视了对方一眼,我可以相信么?

  虽然周达说得义正词严,但是这年头谁都知道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爱,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如此煞费苦心的要让自己把赵国栋钓上,难道就是让自己白白陪赵国栋睡觉,给他当情人,而什么要求都没有?这可能么?

  “你可以存疑,但是我想主动权掌握在你手上不是么?”周达似乎也多多少少猜到了对面这个女人的心思。

  或许对于这个女人来说,陪赵国栋一夕之欢问题不大,甚至保持某种隐秘的亲密关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对方惧怕的是自己一方利用她和赵国栋之间这种关系要挟敲诈赵国栋,那也许就会给她带来灭顶之灾。

  这一点他也能理解,只是她把很多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一点。

  “真正超越法律底线的事情你完全可以拒绝,你自己心里有杆秤吧?我不多说了,你自己把握,别忘了你给我们的承诺,我们做到了我们承诺的,如果你做不到你所承诺的,那么你就不能怪我们不仁不义了。”

  梅莹低垂下眼睑,沉默半晌不语。

  “他身畔有人,我担心??????”良久梅莹才抬起目光来缓缓道。

  “我知道,孙长富和林高金,长陵集团的老板和丰林食品的老板,都是来自我们安原的企业家,胡润财富榜上人物,我不是说过了么?想要抱紧这棵大树的人很多,我们鑫达不动,自然有人先动,你觉得孙长富和林高金他们也只是把赵国栋请来吃顿饭这么简单?今天是你们时尚界文娱圈名流汇聚一堂的时候,你敢说他们俩不一样存有某种心思?你信不信,没准儿一会儿你就会看见有人带着你的同行们来拜会赵国栋呢。”

  脸上浮动着自信和得意的神色,周达端起手中酒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好了,我不多说了,按照你的要求,一切都在最短时间里准备好了,演戏你是专业选手,他们是业余的,我相信你会处理好很多临场应景的东西,我就先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