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三十五节 趋利避害

第十八卷 惊涛拍岸 第一百三十五节 趋利避害

  赵国栋砸吧着牙huā子,先前那用力的一抡让他手膀子有些发酸了,对方也是个练家子,力气不小,自己一抡虽然把对方给丢了出去,但是对方一挣扎之力也不小,险些就伤了自己筋脉。

  对面的这一位女人目光似乎有些飘忽,脸上还残留着一抹凄美,两团酡红从脸颊向外扩散,微微颤栗的身躯似乎想要努力控制住,但是却显得有心无力左手在坤包里翻腾着,好半天才摸出一包寿百年来,拿出一支,榈在略略有些黯淡的嘴唇上,种m的打火机钢响声中点燃,淡淡的烟雾在两人间缭绕。

  赵国栋不吭声,梅莹也不说话,只是深深的一口接一口的吸着烟。

  赵国栋不喜欢女人抽烟,他身畔的女人除了徐秋雁偶尔要抽烟,但那也是工作之余相当疲倦的情形下排解一下疲乏和压力,而且也从不在自己面前抽烟,但是他发现眼前这个女人抽烟的姿势很有味道,一种从未见过的颓废美。

  修长细腻的手指夹着香烟,暗红的烟蒂忽明忽暗,皓腕粉臂,挂黄色的弗拉明戈式长裙因为先前的一番推搡挣扎看起来有些凌乱。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这个女人的确有股子勾魂夺魄的魔力,尤其是从侧面借着灯光,粉腻白暂的颈项和面庞犹如象牙雕饰一般,挂黄色的长裙在腰肢以上格外紧身,把胸型衬托得很耀目,雪白如玉的胳膊丰腻细嫩,难怪这个女人能迷倒无数观众,仅凭上苍赐予她这份天生丽质,就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

  “你不想问问什么吗?”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中梅等很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就像是在做丵爱达到高丵潮之后舒展了自己身体一般,姿势极其惑人,连赵国栋眼珠都禁不住一缩,

  “各家有各家的苦处,我能理解。”赵国栋不动声色好道。

  “可是很多人都知道我风光无限,说句不自量的话,我梅莹算是一线明星吧?”似乎挑逗般的瞥了赵国栋一眼,“每年两三部片子拍下来,难道还会缺钱?看到今天这一幕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无法想象?”

  她说错了,赵国栋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不可能知道她的底细”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在文娱圈里神通广大的弟弟,文娱时尚圈里那些个风吹草动的八卦总能在第一时间传到赵德山耳中,自己要获知她梅莹的情况并不难,弄得赵德山还以为自己对梅莹真的有兴趣,对自己的口味也是大加赞赏。

  丰乳肥臀来形容梅莹的身段的确太单薄了,梅莹的风姿很难用简单的几句话来形容,或者说你多看几部她在电影里的绝佳表现更能体味这个女人的曼妙丰姿。

  “表面的风光不代表什么,一时的困窘一辈子谁也难免遇上,这很正常。”

  赵国栋依然不多言不多语。

  梅莹目光流淌”落寞夹杂着一丝凄凉,半个脸庞隐藏在阴影下,赵国栋似乎觉察到对方清冽的眸子里一丝泪影在闪动。

  “说得是,可是谁让我摊上了这种事情呢?”梅莹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寥落的把目光投向远处,站起身来”抖落抖落有些发皱的长裙,“好了,赵主任,多谢今天拔刀相助,更要谢谢你拨冗能听我这些废话,我今天有些失态了”我要先走了。”

  看着对方逝去的背影,赵国栋张了张嘴,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暗自叹了一口气,也许是自己太神经过敏了,但小心使得万年船,他的确不想在女人方面沾染什么了,虽然这个女人的确很让人心动。

  ………………………………………………

  坐上车之后,梅莹就恢复了正常,想了一会儿,这才拨打电话出去。

  “周总,事情结束了,今天戏演得不错,你选来的演员我看不像是业余水准啊,倒像是真的,差点上演一出全武行啊。”梅莹嘴角微翘,露出一抹魅惑般的笑容。

  “是么,能得你夸赞,那我想肯定表现很成功了。”周达声音在电话里很是低沉,“没惹出什么乱子吧?”

  “还好,在控制范围之内,幸亏时间短,在多一分钟,也许就要穿帮了。”梅莹淡淡的道。

  “唔,那效果怎么样?我是指那一位。”周达也笑了起来。

  “还行吧,虽然还是不愿意搭理我,但是我感觉得到,今天的表演还是给对方了一些触动,你说得没错,这个人在面对漂亮女人的时候的确自制力要差一些。”梅莹吁了一口气。

  “呵呵,梅莹,我想那也是你出马的缘故吧?等闲人他是不会吃这一套的,这一点我很清楚,那我就要先预祝你成功了,但这种事情我感觉要趁热打铁才行,否则一旦拖下去说不定今天的印象又会淡下去,效果就不好了。”周达在电话里笑着建议道。

  “周总,岂不闻欲速则不达么?赵国栋非常人,对很多东西都很敏感,也许一点细节上的问题就要葬送前面的努力,而我对我自己也有信心,所以我希望还是循序渐进好一些。”梅莹没有接受周达的建议,“另外有些事情也要根据情况而定,这还要靠周总你帮着制造机会才行”

  “梅莹,现在赵国栋就在京里,我想你和我要碰见他的机会都比较多,据我所知,美州俱乐部是他经常去的地方,也许你可以在这上边想想办法。”周达不动声色的建议道:“怎么来制造机会我觉得还是交给你这种行家来更合适,当然,如果需要我们这边配合,肯定没问题。”

  “我知道,哦。”又顿了一顿,梅莹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好一阵之后才沉吟着道:“周总,请恕我问你一个问题,赵国栋这个人就真的值得你huā这么大工夫下这么大本钱甚至不惜冒这么大风险么?我想如果他知晓了这一切,你说他会不会对你们产牛不良后果呢?”

  电话另一头的周达似乎也在掂量着梅莹的话语,很久之后才道:“梅莹,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付出越大得到越多,赵国栋这个人的价值我不想评价,我已经告诉过你,赵国栋对于我们鑫达很重要,原来如此,现在如此,今后也会如此,我们没有其他不良企图,只是想和他把关系变得更密切,通过你不过是一种手段而已,请恕我说得很直率,但是的确如此,我们还会通过其他方式来进一步巩固和加强我们和他之间的友谊。”

  梅莹搁下电话,轻轻叹了一口气,自己可以相信么?很显然不能,但是自己能拒绝对方的要求么?同样,不能,就像赵国栋所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困难,趋利避害,谁也无法选择。

  ……………………

  赵国栋要承认梅莹的杀伤力的确很强大,至少对方成功的自己心目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凄婉落寞的背影,孤芳自赏的寂察,混杂着一种狂野和颓废的美感,能够一下子就抓住男人那颗同情心泛滥的心。

  一直到回家之后赵国栋都还在回味着对方离去时那份残存的凄美感,幸好对方主动离开了,要不赵国栋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每个圈子里都有一些乌七八糟难以言明的东西,处于一个变革时代的社会,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沉渣泛起,文娱圈如此,企业界如此,官场又何尝不是如此?

  赵国栋下意识的想要摇摇头,他觉得刘拓对中垩央部委的情形总结得很好,深而不浑,或者说深而微浑,也就是说相较于地方上,中垩央部委里边更多的大气象,隐藏在背后违规问题不少,但是真正涉及到深层次的问题,却要比地方上更有掌控性。

  自己进京也有半年时间了,扳起手指头算一算自己这几个月里究竟做了一些什么工作,化肥进口权政策的变化算是一件,这算是赵国栋打响的头炮,现在已经基本上尘埃落定,各省的试点企业都已经开始运行,而推动海外投资也成了一股风潮,这反倒是让赵国栋有些担心会不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钢铁产业整合算一件,但是现在只能说做了一大半,另外一小半还要看后期各省政府落实情况,他已经给曾权军建议,在必要时候应当由国务院办公厅会同委里边、监察部、环保总局、国土资源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多家部门联合组成督察组,对各省钢铁产业整合进行一次认真严格的督察,不留死角,落实逗硬,坚决把这一轮整合行动推进下去,如果这一项工作做到了,赵国栋觉得自己这一趟进京到发改委就算是不虚此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