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节 达摩克利斯之剑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节 达摩克利斯之剑


  秋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滴答滴答的打在窗外的芭蕉叶里,赵国栋却有些睡不着了。

  只穿了一条犊裤的他站在窗前,把窗帘拉开看过去,黑沉沉夜色里偶尔有一抹灯光穿透夜空,云螺湖的雨夜总是这样令人回味怀念。

  轻轻推开窗户,一抹夹杂着泥土气息的湿润空气扑面而来,让自己脸上一凉。

  回首看了一眼在床上依然熟睡的女人,昏黄的壁灯下,一条雪白粉腻的大腿露在薄被外,两条羊脂玉般的胳膊很安静的斜放在枕头上,沉静的面庞上那惊心动魄的酡红依然还没有完全消褪。

  赵国栋摇摇头,走过去拉了拉被角,替对方盖好。

  云螺湖已经成了赵国栋每一次回安都时的必驻地了,许明远甚至询问赵国栋需要不需要在这里为他单独保留一幢别墅,说实话,这个建议当时很让赵国栋纠结。

  赵国栋在安都市区的宿处除了自己父母家之外,也就只有在几个女人那边了,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太方便。

  徐氏姐妹那里和罗冰无疑是温暖的小窝,但是现在他的一举一动都引人瞩目,所以去那边都得掂量着,而翟韵白在安都的宿处基本上已经废置了,虽然每周照例有保洁人员打扫清理,但是实际上翟韵白每年回安都住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天,而且也很难和赵国栋在这里碰上面。

  古小鸥那里相对好一些,毕竟古小鸡本人来去行踪不定,倒也难以引起人的注意,乔珊住在古小鸥原来宿处,也不是很方便。

  算来算去就只有这云螺湖能够更不受打扰的歇息,而且最为难得的是云螺湖有相当完善的安保系统和服务系统,别墅里从会议室到会客室一应俱全,足矣容纳一个一二十人的小型聚会,尤其适合现在赵国栋的身份,每一次回安原,都难免有旧部老友来访,光是这接待上就让人头疼。

  这安都城里边人多眼杂,自己又是知名人物,保不准自己和谁在一块儿吃饭,和谁在一起喝茶,和谁在!起打网球,这些消息就能传到有心人耳朵里,虽然自己无所谓,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未必不是一份影响。

  而且在云螺湖里宽松的环境也很适合进行任何性质的活动,赵国栋真的很喜欢这里。

  最终的结果是赵国栋半遮半掩的给了许明远建议,如果可以,尽可能的为自己选择一幢最为隐秘偏僻的别墅”最好不要和其他别墅区有交织的机会,如非得以尽可能的不把这一幢别墅出租出去。

  许明远对此的评价是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至于么?弄得赵国栋也是哑口无言。

  不过赵国栋还是很理智的以赵长川的名义和云螺湖庄园签订了一份长租协议,他不想贪图一时方便最终被人拿住把柄。

  赵国栋走出席了宁陵东察机场航站楼竣工剪彩仪式之后回到安都的”明天就是十一”正好可以接着把这个黄金周好好给自己放松一下,这也是赵国栋的打算,先前也就给曾权军打了招呼。

  东察机场航站楼竣工落成也抢在了十一之前向建国五十七周年献礼了,预并会在十一月就要正式投入使用,比起先前预计的提拼了一个月左右。

  照理说东寨机场航站楼竣工委里边要参加也应该是分管基础司的石德建来参加,但是考虑到当初是赵国栋任市委书垩记时跑下来这个项目,石德建也是力推由赵国栋来出席这个竣工仪式,赵国栋也没有推辞”说实话他也很想回来参加这个庆典,毕竟这凝聚了自己在宁陵拼搏三年的心血。

  东察机场航站楼的竣工落成标志着宁陵航线的开通已经步入了最后阶段,紧接看来的就是一系列繁琐而必要的准备和程序,第一次试航宁陵方面也希望赵国栋能参加,但是赵国栋婉言谢绝了,太过频繁的出现在宁陵并非好事。

  安原人事在国庆前又发生了一轮新的变动,韩度出任沪江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齐华出任安原省委组织部长,杨劲光任常务副省长,龙应华任省委常委、副省长,陈英禄出任省委常委、秘书长。

  这一轮人事变动让赵国栋琢磨良久。

  韩度先于苗振中离开安都也就意味着苗振中至少要在安原呆到明年**之后去了,这也是一个较为合理的安排,韩度长期在安原工作,从蓝山市委副书垩记到安都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再到安都市委副书记,最后到安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组织部长,可以说整个工作轨迹都在安原,而从年龄上来说,安都今年只经过了五十五,理论上都还有上升空间,这一轮调整到沪江担任组织部长也算是一个微小的升迁,毕竟沪江作为全国第一经济重镇直辖市的地位在全国甚至在整个世界都不是安原可以比拟的。

  韩度的调整在情理之中,但是杨劲光、齐华、龙应华、陈英禄四人的调整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杨劲光出任常务副省长看上去似乎是对凌正跃的去应东流化的一个挫折,但是如果再仔细分析,就会发现未必如此。

  杨劲光出任常务副省长之后空出来的秘书长一职由陈英禄出任,陈英禄在几位副省长里边一直相当低调,像资格比他老的副省长康仁梁,与陈英禄一起升任副省长的曹宁,看上去都应该比陈英禄更适合出任省委秘书长这个职位,但是最终结果却是陈英禄出人意外的担任了省委秘书长。

  齐华出任组织部长和龙应华进入省委常委都使得凌正跃的在省里边的话语权得到了极大加强,齐华是老资格副省长,担任省委常委也有几年,加上在省直机关和地方上也担任过主要领导,可以说是一个安原通,凌正跃成功的把齐华纳入了自己体系,加上陈英禄担任省委秘书长,树立了他在安原省委中的绝对领导地位,而同样是安原通的龙应华切入了省政府中,而且迅速进入省委常委,使得其在省政府方面也打入了一个有力的槽子。不愧是中组部常务副部长出来的猛人,这一系列组合拳使将出来,顿时就让整个安原政治格局为之一变,原来应东流留下的影响力基本上被化解到了最低,秦浩然同样也被置于一个相当尴尬的境地。

  一个杨劲光基本上翻不起什么风浪来了,他要折腾,也只能去和秦浩然去吆喝,让这两个不可能走到一起的角色相互制约,可以让凌正跃在省里边游刃有余,而从齐华、龙应华再到陈英禄,这三枚钉子一卡位,凌氏体系就基本成型了。

  下一步也许就是要动地市级的班子了。

  赵国栋琢磨着,难怪钟跃军、尤莲香和钟跃军他们都有些担心,这段时间里和自己电话联系也更为密切起来,显然是对后期不太看好。钟跃军在昨天的东寨机场航站楼剪彩仪式之后和赵国栋谈了一谈,称凌正跃开始逐渐发威,树立自己的个人形象。

  上个月在全省上半年经济工作会议上凌正跃严厉批评了永梁,认为永梁市委市府在这一两年中思想保守办法不多,经济发展陷入停滞,与前几年的发展情况形成明显落差,市委市府应该认真总结经验,拿出对策,言辞之激烈,语气之重,可以说前所未有,钟跃军在最后有些感慨的说,他看见永梁市委书垩记崔红安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连他都替对方觉得难受。

  与崔红安一起受到批评的还有宾州,凌正跃认为宾州基础条件较好,但是宾州市委市府没有抓住有利时机,促成优势产业形成,产业结构依然十分单一落后,要求宾州市委市府立即拿出实际行动来实现新的飞跃。

  言中钟跃军也是忧心忡忡,虽然宁陵经济发展速度依然高居全省首位,但是比起去年增速,宁陵今年增速显然放缓,这本来是在连续几年高速增长之后回归正常的合理表现,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会不会就此变成不思进取的罪状,也很难说。

  赵国栋也认为钟跃军的担心有些道理,虽然这其中的道理只要是明眼人都能明白,但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真要动你,那这就是一个最为有力的依据。

  这一次没有批评你宁陵,不表示年底你宁陵也能顺利过关,当然,要动宁陵这个局,想必凌正跃也要考虑得多一些,虽然钟跃军不比自己,但是毕竟宁陵现在已经当之无愧成为安原经济重镇,而且也吸引了内陆地区很多城市的目光,甚至连很多省份都来学习考察宁陵,而加上钟跃军人脉也不薄,真正要动他,那也得考虑到可能引发的反弹。

  但是如果凌正跃存了这份心思,那就如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高悬,对钟跃军和宁陵来说,只要一有差池,也许就要斩落下来,这份食不甘味睡不安枕的滋味简直就要让人崩溃。钟跃军实际上也就是在询问自己该如何来应对这种局面,这也是赵国栋在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