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节 应手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节 应手

  又是一阵湖风袭来,带来丝丝雨意,星星点点的洒落在赵国栋胸前脸上,凉幽幽的感觉很舒服,尤其是在这样一个静谧的清晨,也让赵国栋头脑清醒了不少。

  些许睡意彻底消失在这一阵凉风之下,赵国栋舒展了一下身体,听凭拂动的窗帘一角在自己脸上掠过。

  很难说凌正跃会不会有要动一动钟跃军的心思。

  在赵国栋看来比较明智的做法是让钟跃军出任副省长,然后再让他自己的心腹出任宁陵市委书垩记,这是上上策。

  以宁陵市目前的发展势头和打下的基础,任谁在这个市委书垩记上坐上两三年,只要不是太差劲儿的角色,混个副部级干部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如果还想要来得更直接更干脆一些,挑选一个资历合适的人出任这个宁陵市委书垩记,一年半载之后就让他进省委常委兼宁陵市委书垩记也合情合理。

  如果自己是凌正跃,那自己肯定就会这样做,这可以让政治利益最大化,实现政治格尼最佳化。

  但是凌正跃没有选择这样做,而是让龙应华和杨少鹏出任副省长。

  杨少鹏的情况赵国栋清楚,戈静和他谈起过,这由不得凌正跃,这是中垩央的安排。

  杨少鹏在南华担任市委书垩记期旬将这个全省仅次于安都第二人。大市,也是全省农业大市搞得不错,虽然在经济上谈不上有多少创举,但是对方却成功的做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把这个几百万人口的富余劳动力输出工作做到了全国闻名。

  每年两百多万的外出务工人员不仅遍及沿海各省,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输出到了中东和俄罗斯,打造出了南华这个劳动力输出品牌,就凭他这份成绩,到省发改委担任主任不过是一个过渡,担任副省长也是中垩央早就定了的调子。

  而另外一个副省长名额中垩央是有意给予了凌正跃的自由裁量权,但是凌正跃不知道什么原因选择了从总工会把凌正跃调回来这一举动,虽然把龙应华安排进常委也是一着妙棋,但是毕竟落了后手。

  以钟跃军现在的地位和年龄,就算是凌正跃你也不能随便把他安排到省里边哪个部门当今一把手就能把他打发掉,就算是把他换防到其他哪个经济大市担任市委书垩记也一样说不过去”那样只会坐实他凌正跃心胸狭窄容不得人的口实,赵国栋相信他凌正跃不会那样不智。

  但是如果凌正跃真要一步一步消除应东流和自己在安原、在宁陵的影响力,那么钟跃军和焦凤鸣也许就是他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只要钟跃军和焦凤鸣这两个在应东流的支持下自己一手扶起来的书记市长还在宁陵,宁陵的经济还在继续快速增长,甚至要超越安都,那么安原省里边所有人就会随时想着这是应东流和他赵国栋的慧眼识人,这是应东流和赵国栋的功劳。

  如果他凌正跃真是一个心底无私天地宽的人物,那么他也不会计较一个宁陵市是谁在那里当市委书垩记市长,也不会在乎宁陵市经济发展起来最早是谁选拔的干部,要说只要作出了成绩,那都和他这个省委书记分不开。

  只可惜他凌正跃不是这种人物,龙应华杀回马枪,甚至进了省委常委,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那么结果就只有一个,钟跃军和焦凤鸣这两颗钉子迟早要给拔掉。

  怎样来应对这可能发生的一切?

  赵国栋也有些头疼,于公于私他也应当要帮钟跃军和焦凤鸣一把,为了宁陵持续发展,为了两个自己认同的领导干部能够继续在岗位上发挥他们的作用。

  雨小了下来,但在湖风的搅荡下飘进来更多,让赵国栋脸上和胸前都有些发凉,赵国练感觉到室内温度似乎都凉了一些,似乎听到一丝动静,转过头来看了看床上。

  床上的女人翻了一个身,将锦被压在了身下,身子翻向了另一面,整个流畅滑腻的**背面就这样呈现在自己面前。

  右腿蜷缩起来,斜跨在了身下锦被上,左腿却伸得笔直,右手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也许是在睡梦中寻找自己,搁在了枕头上,左手很随意的放在粉腮下。

  乌黑如缎的秀发微微有些凌乱,毫无章法的缠绕在颈间和背上。

  大半个ru房被身下槽叠的锦被向外挤压,显得格外肥硕,嫣红的乳首一点翘然生姿,纯粹是要把人的目光吸聚到那里。

  珠圆玉润的翘臀和大腿形成了一个相当诱人的角度,把浅浅沟整和茵茵莎草半隐半露的呈现出来,然人不知道目光究竟该往哪里看才好。

  这死丫头,即便是在睡梦中都不让人安生,纯心要人命啊!

  赵国栋看看表,只经是五点四十分了,再有一个小时天就要亮了,这个时候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窗外黑尴魅的山势轮廓和树林模糊的颜色。

  随手合拢窗户,然后把窗帘拉好,赵国栋走到床边。

  昨晚疯了半夜,久早逢甘霜,对于谁都是这样,这丫头也不知道哪来的疯劲儿,比小鸥还要厉害,连赵国栋自己都都觉得自己恨不能把对方折腾得欲丵仙欲死,可这丫头一会儿又能恢复元气,卷土重来。

  似乎是在睡梦中感觉到了一点什么,侧卧的女人又翻了一个身,翻向了自己这一边,一对傲然耸立的翘乳白生生的,如豆的两点,平坦如玉的小腹下一抹暗影,修长的双腿蜷缩起来,好一副睡美人图。

  赵国栋下意识的探手握住那丰挺的鸽乳,乔珊的这个部位没有小鸥那样坚挺,也不及罗冰那样豪硕,甚至连蓝黛也不如,但是入手之后的细腻光滑委实令人难以释手。

  也许是被赵国栋有些凉意的手掌所刺激,睡梦中的女人睁开朦脆的睡眼,梦呓般的呢喃着探手来接住赵国栋虎腰往床上拉,“几点了,怎么起来了?再睡一会儿吧。”

  温柔乡是英雄冢,可谁都喜欢呆在英雄冢里。

  赵国栋滑进被窝,乔珊火热的**立时迎了上来。

  被赵国栋冰凉的身体一刺激,乔珊忍不住“呀”了一声,睡意顿时褪去不少,“你上哪儿去了?怎么全身这么凉,也不怕感冒?”

  “没事儿,睡不着,起来在窗前站了站。”赵国栋手游荡在对方胸前,一对落蕾就在赵国栋手掌间不断变幻着形状。

  “站在窗前干啥?”乔珊疑惑的道。

  “想些事情。”赵国栋随口道。

  “工作上的事情?”乔珊很知趣的将自己身体把赵国栋贴得更紧,双腿更是盘在了赵国栋一条大腿上,毛耸耸的私处紧贴在赵国栋腰际。

  “唔,工作上的事情。”赵国栋觉得自己又有些心猿意马的感觉。

  “那你不知道就躺在床上想,还去吹冷风?”乔珊心疼的埋怨道。

  “死丫头!”赵国栋觉得自己有些按捺不住了,探手在乔珊丰臀上狠狠抽了一记,脆响声入耳,在初秋雨夜里显得格外动听,“就你这样我还能想事情?”

  “那就做完了事情再来想事情。”乔珊这句话以出口也禁不住一阵脸热,这种话也只有古小鸥才能说得出口,现在自己和小鸥在一起久了,荤素不忌,有时候小鸥还故意和自己探讨与国栋哥做丵爱的技巧,甚至还故意在童郁面前说这些不知羞的疯话,弄得童郁也只能捂着耳朵跑掉。

  被乔珊这一句话立时搅起无限风雨,锦被滚落在地,两具身体绞在一起,立时融为一体。

  风雨之后,乔珊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肌体都沉浸在一种说不出酥软之中,就像是悬浮浸泡在水中,此刻的她只想紧紧抱住身旁的情郎,相依相偎,不管做什么,都是无上的享受。

  男人在事前总是猴急无比,但是一旦事毕充溢在脑部的血液便会迅速消褪,思维也会迅速回归正事儿,赵国栋一边爱抚着还出在**余韵之中的女孩子,一边思路也重新回到先前尚未考虑成熟的问题上。钟跃军和焦凤鸣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主动出击。

  但是主动出击该从哪牟层面哪个方向出击?

  现在钟跃军和焦凤鸣要去讨好巴结凌正跃已经毫无意义了,他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如何树立起自己的形象,要让凌正跃暂时不敢动或者说不能动他们。

  虽然凌正跃很强势,但是他毕竟才来安原半年,省级班子刚刚调整结束,估计到明年**之前省级班子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了。

  **前后肯定还会有变化,秦浩然和苗振中估计都会离开,届时谁来担任这个省长和省委副书垩记都很关键,如果能够拖到那个时候,也许就有希望。

  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凌正跃在这一年时间里不能动宁陵的班子,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但是也不是全无办法。

  一些想法在赵国栋脑海中慢慢浮动,黄金周一过,中垩央就要召开十六届六中全会,现在已经有一些风声出来了。

  这一次六中全会调子有所变化,强调发展仍然是主流,但是这个发展不完全是指经济发展,社会协调发展提升到了一个相当高的高度,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一点?而又有多少人意识到这一点可能带来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