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节 妙法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节 妙法

  “你们的目米不要仅仅局限干一隅,要开拓思维,多收集民意,多揣摩民情,琢磨一下老百姓现在最关心什么问题,从他们关心的热点中来寻找我们工作的思路。”赵国栋有意提醒二人。

  “中*央现在已经把民情民意提升到了政治高度来看待,可以说这一次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就是要围绕民情民意来做文章,构建和谐社会也就是针对民情民意而来,医疗、教育、住房、社会保障体系、食品药*品安全、安全生产、社会稳定,这些都是民情民意关注热点,为什么会形成热点?这就说明我们党委政府在这些方面工作还做得不尽人意,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让老百姓不满意,那么构建和谐社会要从哪里做起,我觉得就是应该从这些方面来做起。”

  赵国栋说得很透彻,“有些问题不是地反数府能够解决的,你们可以搁一搁,但是有些却是地方政府理所应当承担起责任来的,那么你们就责无旁贷,义不容辞!”

  “赵书*记,我觉得我们在保障房建接上走到了前面,这一点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刀7?刀”钟跃军试探性的问道。

  “为什么不可以?当然可以!房价同样是热点,连续几年的房价高攀,让老百姓一样不满意,房价增幅大大超过了老百姓收入增幅,这就是问题,我们无法解决所有人的住房问题,但是至少我们可以做到解决对住房问题感受压力最大,需求最迫切那一部分人,低收入阶层,打工者阶层,这些人的住房政府就要义无反顾的承担起社会责任来。”

  赵国栋满意的点点头,钟跃军也开窍了知道在保障房上做文章了。

  焦凤鸣也会意的点点头,构建和谐社会这个题目很大可以做文章的地方也不少,赵书*记举例所说的教育问题,可以在下一步工作中来稳步推进,但是已经显现出效果的保障房工作则是摆在面前的成绩,正好可以借助这股东风来飘扬一番。

  “赵书*记刚才跃军书*记也说了,保障房问题上我们宁陵可以夸这个口,有你前期打下的基础,我们在全省走到了前列,而且把其他地方都远远甩在了后边,甚至连市里边也有不少人觉得我们太过于超前,但是跃军书*记和我都觉得,这件事情迟早都要做我们既然走到了前面,为什么不能保持一直领先?”焦凤鸣微微一笑:“现在看来好人有好报啊,这个时候正好就可以轮到我们来展示一下我们宁陵构建和谐社会上所做的工作,取得的成绩。”

  “对,赵书*记,宁陵房价也在稳步上涨,老百姓也有意见,但是比较周边地市我们感觉到我们宁陵房价还是比较平稳,尤其是在我们市里边经济高速增长,外来人口流量猛增的情况下,房价比起周边的宾州、永梁、唐江这些地市来都还是处于比较低的水平,不能不说保障房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尤其是低收入阶层,对于保障房的反应相当好。今年我们继续推进廉租房建设继续保持五千套的建设量,比起周边地市两三百套,三五百套的规模,我们宇陵可以说让安”为之汗颜。”钟跃军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说得起硬话的。

  当初赵国栋提出保障房建设时他其实还有些不以为然,但是赵国栋强行推动之后去年赵国栋就离开宁陵了,但是规刮却早已做出,钟跃军虽然心里边有点想要压缩缩减的意思考虑到这是赵国栋一力推动的,他一走自己就改弦易辙这有点不合时宜,所以虽然顾永彬强烈要求大幅压缩保障房建设规模,但是钟跃军还是没有开这个口子”只是当初赵国栋提出逐渐小幅递增也没有做到,而是维持原有规模。但即便是这样,宁陵保障房建设也是远远的走在了全省最前列,建设厅也早就把宁陵作为了典范,希望各地市都向宁陵学习,只是这种事情很多地市都是冷眼旁观,对宁陵的行径很不以为然,三年完成一万五千套的廉租房建设,其中虽然有相当一部分是和宁陵经开区各大企业联合建设,主要为企业骨干和资深职工准备,但也归入了廉租房系列,不但博得了好名声,同时也为企业营造了一个相当好的环境,赢得了企业的极大欢迎。

  赵国栋的引导极大的勾起了钟跃军和焦凤鸣的兴趣,他们俩也逐渐揣摩到了赵国栋的意图。

  那就是打造出成绩来,让宁陵不但要在经济上稳步高增,另外也环要在社会事业和民生事业上拿出属于宁陵的亮点来,只有让宁陵不断的有新的东西涌出来,让宁陵一段时间内一直保持着让人耳目一新的格局,才是钟焦二人最大的保护伞。

  再实力说话,要让凌正跃投鼠忌器,要动宁陵班子,如果不是明显升迁,何以服众?钟焦二人揣摩到赵国栋心中想法,思味再三,越发觉得这法子妙。

  宁陵经济已经上升到了一个高度,如果一味强求要继续保持前几年增速不现实,但是总的基础已经上来了,每年即便是百分之二三十的增速,一样稳居全省之冠。

  更重要的是宁陵财税收入构成和近两年包括安都在内的其他地市不一样,当其他地市的财政收入主要向预算外收入尤其是土地出让金倾斜外,宁陵在这方面的变化却不明显。

  虽然宁陵土地收益的总量在不断扩大,但是由于宁陵采取的是全力发展工商业,工商税收在整个财政收入占据绝对主体地位,反倒是对于房地产发展并不太热心,甚至在土地出让上还要兼顾保障房建设,这也是让很多原本看好宁陵房地产市场发展的房地产商们也大失所望。

  宁陵土地出让金的收盖现在在财政收入中所占比例也不超过百分之十,比起其他地市逐渐占到三四成的比例来,简直无法相提并论,同时这也让宁陵在土地政策上可以更少受房地产商们的影响。

  现在宁陵前几年的经济发展已经为宁陵市政府积累了相对充裕的财政保障,那么在随后的工作中,市委市府就可以用好财政收入,将这些资金用于赵国栋刚刚提及的老百姓关注的民生民情所系的热点现象上,解决这些热点现象所反映出来的深层次问题。

  像保障房建设上宁陵已经先行一步甚至几步,远远把省内其他地市甩在身后,即便是在国内也是走到了前列,只是当初宁陵经济发展相当耀眼,赵国栋和钟跃军思考再三,出于不愿意因为这一点而招揽一个哗众取宠卖直取忠的名头,市里边才没有刻意宣传,钟跃军也延续了赵国栋主政时期的这个政策,现在也就是该变一变的时候了。

  还有就像是赵国栋所提及的诸如教育、卫生、食品安全等很多热点问题,宁陵都可以根据本地实际情况来加以推进,在财政资金充裕的情况下,很多看似相当艰难的工作其实都会变得容易许多,在短期内抓一两项工作拿出鲜艳夺目的成绩来,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关键,钟焦二人心情也变得愉快起来,话语也随便了许多。

  “赵书*记,咱们也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凌书*记动作让咱们的确有些看不准,永梁这两年经济增速的确趋缓,但是也应当实事求是分析永梁情况,现在永梁树变绿了,水变清了,空气质量也从原来的三四级之间徘徊回到了二级居多三级次之的情态下,我们作为邻居到省里都要过永梁,感同身受,是有目共睹的。”钟跃军烦有感触的道:“这就是领导们的看法不一样,应书*记在时,一力强调老百姓健康幸福为第一要务,屡屡批评永梁,要求永梁调整产业结构上下功夫,解决环境污染问题,现在成绩出来了,应书*记却走了,来了凌书*记却说你经济滑坡,发展滞后,这让人无所适从啊。”

  “老崔也是被逼无奈,当初应书*记一年要去两次永梁,而且点名要到市区和几个工业区周边走一走看一看,就是要看你永梁产业结构调整得怎样,环境治理得怎样,老崔他能不下狠手么?”焦凤鸣也是嘘气摇头:“但是实事求是得说,老崔的确下手够重,但是也起到了相当效果,一些重污染企业要么彻底关闭,或者迁走,要么就是花大价钱上环保除尘治污设备,或者就是提升产业结构,彻底废弃原有落后工艺,这方面还是倒逼出了永梁经济结构的变化,我觉得永梁做得很不错,谁知道却不合上边的意思?”

  “我看也还是有些人作祟,永梁强行关了好几家规模不小效益不差的化工和建材企业,这些人都是有些背景来头的,利益受损,难免就要兴风作浪,尤其是现在应书*记走了,自然也就有人要谋求变天了。”钟跃军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