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节 棋局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节 棋局


  钟跃军和焦凤鸣的埋怨直指令天话题的核心,赵国栋当然心知肚明。

  这二人都担心凌正跃这是在预先做舆论准备要对永梁下手了。

  永梁前两年也是发展一直居于全省榜首,但是这两年慢了下来,虽然有其特殊原因,但是似乎凌正跃并不看这个,他只看结果。

  宁陵情况和永梁有点相似,就是前期都发展比较快,但是这两年宁陵增速在放缓,很难说凌正跃会不会揪住这个问题发难。

  印把子掌握在别人手中,真要把你给搁在一旁,你就是比囊娥还冤,那还不是既成事实了?

  所以赵国栋的对策就是大张旗鼓造势,让宁陵成为构建和谐社会这个命题平的一道风景线,这种情形下凌正跃如果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来下手,那他就要考虑会不会给中*央留下是在公开质疑甚至挑战中*央定下的构建和谐社会这一决定了。

  赵国栋相信以凌正跃的政治智慧不会不智至此。

  当然这只是一个治标的策略,短时间内能够奏效,只要凌正跃存着要动手的心思,宁陵班子始终要被刮入调整范围,一旦有机会他就会抓住实施,作为省委书*记,主动权始终掌握在他手中。

  只是就目前来说,赵国栋也只能想得出这样的策略来,唯一的变数就走到明年春浩然和苗振中离开安原,新来的省长和省委副书*记情况如何,这就是一个变数,只有利用这个变数来赢得转机。

  “好了,跃军,凤鸣,你们俩也不用在这里旁敲侧击了,我已经把路给你们指出来了凌正跃非等闲之辈,胸中一样沟整万千只不过因为各自所处角度环境不同,各有各的想法思路罢了,你们这样做符合了中*央意图,我相信凌正跃看到这一点也应该清楚现在对你们也只能唱赞歌,而无法考虑其他短时间内他只能如此,至于下一步,我想包括他凌正跃在内,谁也无法料定,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赵国栋不想在和这两个家伙打哑谜,笑着挑明。

  钟跃军和焦凤鸣也都有些不好意思,只是不从赵国栋那里听到一句实在话,他们心里始终放不下心来赵国栋挑明说在这种情况下凌正跃无法动他们,两人顿时心里就放下子一块石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赵国栋所说的一切他们就很笃定的确信,长期以来形成的信任习惯使得他们对赵国栋的每一句话语都确信无疑,他说凌正跃不会动他们那肯定就不会动他们。

  …………

  解决了这个命题之后三人之间气氛变得更融洽轻松,赵国栋留两人一起吃午饭,两人也不客气,能够多一些时间在一起也可以多了解一下中*央政策走向变化,也算是为宁陵发展提前探路。

  赵国栋身份不比以往,他现在提出来的观点都更具宏观指导意义,钟焦二人也知道赵国栋在国家发改委没有清闲过,从一上任到现在,几乎就处于风暴漩涡中,但是赵国栋还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多大影响。

  虽说外界对他也是毁誉参半,但是钟焦二人都奉行一个观点,不被人骂是庸人,不洗碗就永远不会打烂碗,赵国栋到国家发改委本身就是要去做事情的只要不是一边倒的咒骂,就算是成功了,而现在赵国栋显然干得相当出色。

  尤其是现在赵国栋负责的这一片工作可以说都是事关国计民生这本身就是对赵国栋的信任和肯定,这也更加深了两人对赵国栋的信任感两人也把近期宁陵的工作情况作了一个简要的汇报除了经济发展和招商引资方面的一些突破外,两人也谈了谈人事架构上的一些想法。

  虽然赵国栋目前的身份已经不适合来过问宁陵工作中的很多具体情况了,但是钟跃军和焦凤鸣都知道赵国栋对宁陵的感情,所以钟跃军还是打算把情况向赵国栋做一个汇报。

  这一年多来钟跃军基本上也是保持了萧规曹随的格局,未对宁陵人事方面有什么大的动作,但是这一次宁陵人事也有一个微调,那就是堑文魁即将升任怀庆市常务副市长,宁陵市委推荐了文彦华出任市委常委,已经获得了省委批准,而空缺出来的缺额副市长人选,钟跃军有意要,*集县委书*记贾平原来出任。

  赵国栋心平气和的听着钟跃军介绍着贾平原在曹集的表现。

  要平原出任曹集县委书*记不过两年多时间,虽然工作业绩很出彩,曹集县面貌比起铁明出任县委书*记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赵国栋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要论工作能力和业绩,魏晓岚差了?唐耀文不如贾平原?钟跃军的这个安排不能不说有些感情用事,焦凤鸣之前就舍蓄的和赵国栋提及过这个问题,也委婉的向钟跃军表示在这个副市长人选问题上魏晓岚和唐耀文感觉更合适一些,但是钟跃军没有接受焦凤鸣的意见。

  不痛快归不痛快,赵国练并没有形诸于色,甚至也没有质疑钟跃军的意见。

  在他看来,钟跃军既然作为市委书*记,他自然有他的用人观,曾集这两年时间里的确发展得不错,中草药基地总算名副其实了,贾平原也算得上居功至伟,当然还有作为县长的崔秀夫,如果一个市委书*记连一个副市长人选都不能决断,那也太无趣了一点,在这一点上赵国栋即便是有什么想法,就目前这种情势,他也只能保持沉默了。

  贾平原也的确不错,只不过在自己眼里似乎魏晓岚和唐耀文更合适一些,但谁又能说这不是自己的感情倾向呢?想到这一点赵国栋也是哑然失笑,所以钟跃军的决定他不评价更不会过问。

  见赵国栋态度平和,钟跃军心里也踏实不少,在贾平原推荐为副市长人选问题上他也知道市委里边意见不太一致,他也知道自己还没有达到昔日赵国栋担任市委书*记时期那种随心所欲驾驭全局的地步,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他先期更是和不少常委进行了沟通,以求获得大家的理解支持。

  反过来能把贾平原推上位,也能更进一步巩固自己在宁陵市里边的地位,钟跃军觉得在这个问题上他必须要坚持。

  ………………………………”………………………………………………,这个黄金周对于赵国栋来说本来是个难得放松时机,但是从钟跃军和焦凤鸣来自己这里开始,他就知道这个假期怕是休想清静。

  韩度要到沪江,现在暂时还没有走,但是已经去沪讧市委报到了,赵国栋问了问韩冬,韩度现在还在安”自己怎么着也得去井会一下。

  韩度对于自己的帮助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么些年来记忆中除了自己请过韩度一顿简单路边小吃外,似乎就没有真正和韩度好好吃过一顿饭,虽然说一顿酒饭代表不了什么,但是至少也算是一个心意。

  盘算一下韩度这一走,加上前期的应东流和任为峰也已经离开,安原省委一帮人里边也就没有多少值得自己留恋的了,除了杨劲光。

  杨劲光出任常务副省长,自己也该去恭贺一下,只是他出任这个常务副省长只怕也没有那么轻松,在这个位置上他能干出一番什么样的成绩来,还要等他自己真正深入到政府工作中才说得清楚。

  蒋蕴华那里赵国栋也打算去拜访一下,现在蒋蕴华已经卸任统战部长,只担任了政协副主*席了,算是真正喝清茶了,一门心思扎在文物收藏事业中去了,在电话里和自己聊起这方面,那眉飞色舞的味道即便是隔着千里都能感觉得到。

  他要来京里,自己少不得要陪他到潘家园那边去遛一遛,回安都了,到蒂花街那边一块儿去晃荡晃荡也是难得的放松。

  王甫美那里自己也得去坐一坐,宽慰宽慰,这种事情上出了状况,赵国栋也不好多说,五十步笑百步,只不过自己侥牵没有出问题罢了,但是王甫美出的问题也算是给自己敲了一个警钟,即便是这只是一个借口,但是毕竟你给了别人借口,人家才可以乘势拿下你。

  过了这个黄金周,又该一头扎进委里边的事物中去了,苏副总理会在十月出访缅甸、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自己也要跟着出访,这一趟出访可能也要涉及到对外合作方面的一些事宜,与南亚地区的经济贸易分量也越来越重,而南亚诸国错综复杂的政经关系也是考验中国大国智慧的一个最好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