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节 隐流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节 隐流

  关于关停小蝶矿、小高炉、小造纸、小化肥企业的意见中*央已经三令五申,这也是压缩淘汰落后产能,保护生态环境的一个果断举措,但是我感觉效果不太好,从各地省政府反馈回来的情况来看,似乎各省都在切实兑现政策,但是我觉得这其中可能有很多流于形式,或者地方政府根本就没有下决心来抓这项工作,甚至从心底深处不想抓这项工作……”

  傅泉井语音时高时低,显得抑扬顿挫,“如果中*央出台的政策地方政府阳奉阴违,拒不落实,那这样的政策不止是不落实那么简单,甚至有挑战中*央权盛的嫌疑,我不能不说开了这样的头,会对今后的工作有很大的负面作用,所以我的想法是呈请国务院组成督察组对全国各省市落实文件精神进行一次督导,根据督导情况,要对违规者进行处理,同时建议对违规严重的省市要暂停他们上同类项目的审批。”,傅泉此话一出,立即引起了一阵议论,连曾权军都有些意外。

  国务院整顿四小企业的文件已经发了有几年了,但是关而不停也是一个老问题,督察组来,装模作样的走走形夹,关几家反应太强烈,问题太严重的企业作为样板,其他企业则是能保则保,能掩饰则掩饰,敷衍而过就行了,各部委都是心知肚明,所有下边也有人说这是小傻子哄大傻子,大傻子哄总傻子,其实这哪里是什么傻子哄傻子,都是些聪明绝顶的角色。

  “傅主任,这种现象的确存在,但是各部委每年的例行督察也在进行,我觉得情况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各省也有各省的现实情况”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也要一分为二的看待问题,不能因为在某些方面工作出了偏差”就通通一棒子打死。”,童立国心里一百个不痛快,环资司交给傅泉分管不久,傅泉就提出如此尖刻的问题来,显然是对委里边在落实这项工作上存在问题,这也就是变相的认为自己工作存在问题了。

  傅泉没有理睬童立国”“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也已经传达到了委里边,上个星期权军主任也组织大家学习了,要求大家各自对照各自手中工作来检查,我自己也对我分管的工作进行了一边梳理,四小企业的整顿看起来只是一项普通工作,但是我觉得这折射了很多地方对于中*央政策的阳奉阴违现象,我的意见是此风不可长,国务院办公厅和监察部转过来不少反应环境污染、违规用地、高耗能、资源浪费的问题,都集中在四小企业中,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突破口,以前各部位各自为政,这一次我们可以考虑几部委组成联合督察组,进行一次深入细致的督察,发现一处,整改一处,通过暗访和回访制度”切实解决这个问题。”,会议室里显得格外安静,傅泉的话并没有带有多少意气用事的味道,而是很平和的在阐述着他自己的观点,但是赵国栋知道这一次练泉之所以在主任会议上如此坚决的表态也和近期发生的一些事悄有关。

  近期国务院通报的两次水污染事故和一次重大安全事故都集中在了小化工和小煤矿上,国务院主要领导批评中*央一些政策在地方上落实不力,有关部门在检查督导上流于形式,敷衍了事”导致了本该早就彻底清理关闭的四小企业死灰复燃,甚至比清理整顿之前更加疯狂。

  但是仅仅是这个因素么?赵国栋有些拿捏不准。

  自己前段时间和傅泉交换意见时也谈及到了在很多领域委里边政策落不到实处,地方政府对中*央政策精神置若罔闻,很多工作要么就是推拖搁置,要么就是在实施过程中变味走偏,这种现象已经相当明显,傅泉当时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赵国栋感觉到对方对于自己提出的这些看法还是相当重视的。

  自己当时也表示想在主任会议上提一提加大力度对各省市执行中央政策上走偏现象的督察”尤其是在一些单项工作上的督察,没想到便泉竟然会抢先一步在会议上把整顿四小企业这个老大难题给揪了出来”而且上升到了这样高的高度来。

  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主旨就是要构建和谐社会,而构建和谐社会范围涉及很广,但是归根结底就是倾听民情民意,解决工作中生活中老百姓最关注的问题,而环保和安全问题历来就是焦点,四小企业不仅在资源浪费上是罪魁祸首,而且很多在环保和安全上都存在重大缺陷,但是四小企业却是很多地方政府的财税才撑来源,尤其是在部分地区产业结构调整困难,招商引资缺乏效果的地区,就更为明显。

  要挑起这个担子那就要承担起比自己先前推动的化肥进口权和钢铁产业整合更为巨大的压力,来自地方政府的反弹往往会让很多工作都无法开展下去,不知道傅泉怎么会突然如此坚决的要从这个堪称最为烫手的问题上下手。

  会议最终还是按照绎泉的意见形成了会议纪要,决定把发改委意见上报国务院,促请国务院组成一个检查督导组对全国四小企业整顿进行一次高规格严要求的检查,切实启动问责机制,维护中*央政策权威性。

  ……………………………

  ,“小题大做!”童立国“把手中文件丢在案桌上,“拿起鸡毛当令箭,老傅我看也是临老头发昏了!”

  “我看未必。”张应宝摇摇头,在委里边张应宝这牟秘书长也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物,但是低调归低调,能坐上秘书长这个位置,自然有其不凡之处。

  “哦?”童立国一怔,重新审视对方话语中的含义,“你是说老便这一次突然跳出来是想出风头,意义何在?”

  “我记得之前赵国栋前一段时间曾经谈起过钢铁产业整合和蝶矿产业整合两个问题,他提出钢铁产业整合除了要促进大型企业联合兼并战略外,还要下大力气整顿小型高炉,彻底关闭资源浪费大、环境成本高、民情民意反应强烈的这些小钢铁,地方政府为了自己财政利益而罔硕大局,需要从问责制度上来落实,只有提升到事关地方政府领导乌纱帽问题的高度上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张应宝似乎在回忆当时赵国栋的观点,“他在煤矿整合问题上一样持这种态度,安全设施达不到要求的一律坚决关闭取特,要从问责制度上启动对地方政府主要党政官员的监督体制,只有这样才能落到实处。”

  “哦?他口气这么大?”童立国有些轻蔑的请哼了一声。

  “我当时也笑着说,这有点像法家治国,通过严刑峻法来推行政策,赵国栋当时说关键在于我们现在制定的制度落实不了,尤其是对于地方政府各级责任人太过迁就,随便什么问题,都可以找出一堆理由来解释,于是乎就下不为例,抹平了事。”张应宝沉吟了一下,“也不能说赵国栋的观点一点道理没有,他也说了这其实还是中*央对地方政绩考核机制有问题,核心是这个。”

  “哼,既然他也知道根子在哪里,还在那里大放厥词?”童立国目光变得有些阴冷。

  “呵呵,可以理解嘛,年轻人都有一腔热血,把问题看得过于简单化。”张应宝轻描淡写的带过对赵国栋的评价,“但是这一次老傅也如此旗帜鲜明的提出要整顿四小企业,这让我有些意外,难道是前段时间文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不点名批评让老便坐不住了?”

  “有那么简单?老绎都是百炼成金的角色了,总理几句话就能把他吓到?这本来也是地方政府的主责,我们有多大责任?”童立国也渐渐冷静下来,“他们俩这一前一后的遥相呼应,还真是有点蹊跷。”

  “童主任,我感觉中*央这段时间可能对咱们委里边的工作不是很满意,尤其是一些领域出现的情况也值得引起重视,这次整顿四小企业我感觉也是有针对性而来,环资司那边你得和老简说说,让他认真对待,不要觉得老傅年龄大了,可以随便糊弄,我总感觉他好像有点无所谓的样子。”张应宝善意的提醒:“老傅平时虽然不怎么发火,但是一旦认真起来,只怕也不好办,让他得悠着点儿。”

  童立国悚然一惊,张应宝说得没错,简公略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这家伙有本事有能力,就是有时候在工作态度上不太注意,这段时间似乎也有些放敞鸭子的感觉,或许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