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节 倒逼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节 倒逼

  ……你说什么。”虽然有一此思想准备,但是听到赵国栋的建议。傅泉还是吃了一惊,“地方政府在整合战略上不介入,只负责协调……”

  “对,傅主任,我是这样考虑的,钢铁产业涉及太多利益,地方政府也有他们的难处,这一点我们也理解,但是现在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让市场经济法则来说话,行政手段即便是一时起效,但是最终却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我倾向于由现有效益好的、规模大的、机制灵活效率高的、具有良好矿石来源渠道的企业来充当整合主体,推进钢铁产业进行跨区域跨权属的战略整合,彻底打破行政区域界限,中*央可以根据企业提出的战略整合方案从经济安全、合并效益、发展前景等几个方面邀请专业评估机构进行评估,得出是否符合整合战略,这样我觉得更科学一些……”

  赵国栋提出这番意见也是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深思熟虑,在钢铁产业整合问题上也是他花心思最多的,耗费精力也是最大的,其中仅仅是和翼中、齐鲁两省政府领导和企业负责人座谈就已经搞了好几轮,己方心思都已经揣摩得差不多了,尤其是当中*央流露出丢开行政局域界限这一设想时,齐鲁方面就已经意识到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不再做决定,不但要陷入被动,而且极有可能也会对齐鲁本省钢铁产业有所影响。

  “你这个协调是指什么?”,傅集心里也慢慢平静下来,细细揣摩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

  “一是承担起行政责任,坚决压缩小高炉,明确责任,这一点不容含糊,我相信在意识到中*央这一轮整合调控态度的坚决性后,地方政府应该有一个决断。”赵国栋话语声也是掷地有声”“二是协调行政区域内金融机构为产业整合企业兼并提供资金支持,无论是谁整合谁,对于政府来说都是一样,要明白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个道理,不要拘泥于权属问题,要积极稳妥做好企业兼并整合之后可能带来的阵痛。”,“那么委里边主要负责什么?”傅泉沉声道。

  “政策指导,也包括协调金融部门支持,对整合后的企业提供产业政策引导,帮助地方政府解决好整合后企业可能面临的问题,包括技术、资金、政策以及人员裁并可能带来的种种问题。

  ……”赵国栋飞快的回答道,显然是早有思想准备。

  “国栋,看来你在这个问题上很下了一番功夫啊,冀中和齐鲁这两个省的试点准备你怕是心里早就有数,就等中*央下决心吧?”傅泉点,点头。

  “不瞒您说,从我一到委里边”这事儿就是我的主要工作,除了日常工作,基本上我的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这项工作上,地方政府领导,国营民营钢企的负责人和工人代表,产业界的经济人士和专家学者,包括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和委里边研究所的同志们,甚至还包括相关行业如运输、能源和钢铁产业上下游产业人士我都邀请他们来分门别类的进行过座谈”大大小小会议二三十次,光是座谈会议纪要都记了四五本,就是为了更细致的了解产业整合带来的影响,尽可能的减小震荡……”

  赵国栋的话让傅泉也烦为满意,至少赵国栋在这个问题上已经一反才来是有些急躁的心态,三番五次的座谈协调,做好各方面工作,就是为了更稳妥的让产业整合平滑顺畅的进行。

  “你心里有数就好,冀中和齐鲁加上辽东,加上迁出京里的京钢,囊括了我国北方主要钢铁产能,这一次中*央提出不设限”全国范围内只要优化产业结构,壮大产业规模,都可以尝试”地方政府可以牵线搭桥,但是坚决不搞拉郎配!”傅泉很坚决的道“这个原则确定无疑”你就按照这个原则来定。”

  ……………………………………………………………………………………

  中*央电视台新闻三十分和《人民日报》在这两天里都刊载了国务院推动全国钢铁产业整合的特刊报道,中*央电视台集中报道国内钢铁产业改羊开放后发展状况,《人民日报》则重点分析国际国内钢铁产业面临的挑战,尤其是在铁矿石价格飞涨情况下国内钢铁产业分散带来的不利因素,国家推动钢铁整合的意义和*的。

  洪焕贵拍了拍手中的报纸,面带苦笑的对任为峰道:“任书*记,看来中*央是下决心了,这舆论攻势一波接一波,咱们省里要再没动作,只怕过不了关了啊。……”

  “老半,不是说咱们地方政府只负责协调么?企业可以自主谈判兼并事宜啊。”,任为峰一边看着手中文件一边随口道:“市场经济就由市场规则去决定,我觉得这也是好事儿,咱们省里只负责协调和压缩关闭小高炉,也省得操那么多心,老洪,你说是不是?”,“嘿嘿,任书*记,你说得轻巧,咱们不能和冀中比,他们情况早就明朗化了,京钢和唐钢早就在眉来眼去,宝钢和邯钢也早就打了亲家,就算是没有中*央推动,我估计京钢和唐钢,宝钢和邯钢,这两对合并也是迟早的事情,冀中省政府就是想要强行把省内钢铁企业扭和在一起也不容易,京钢和宝钢就得要告你冀中的状,说你地方保护主义盛行,行政干预企业决策,更不用说现在中*央更是明确不允许地方政府介入企业兼并,赵国栋虎视眈眈,据我所知和冀中两位领导在就整合问题上也拍桌子摔板凳,嘿嘿,初生牛犊不怕虎,任书*记,你这位老部下不简单呐!”,洪焕贵叹了一口气,“若是京钢或者本钢抑或宝钢把手伸到咱们齐鲁这几家钢铁企业里来,咱们该怎么办?不允许干预,那不是成了任予任取?那道成书*记和广澜省长还不得活录我的皮?”,任为峰放下手中文件,思索了一下。

  这个问题省里边也是争论激烈,洪焕贵和李博明原来是坚定的支持齐鲁钢铁兼并莒钢形成龙头再来考虑统合全省其他钢铁企业,形成一个全省性的钢铁集团,但是莒钢坚决反对,甚至向发改委反应情况,认为莒钢无论是从效益、运输以及铁矿石渠道资源和产品结构都优于齐鲁钢铁,认为莒钢兼并齐鲁钢铁才是符合市场经济法则之举,而且中*央整合方案中也明确提出了不以权属作为限制条件,相当的振振有词,让省里边也很尴尬。

  赵国栋和洪焕贵在交换意见时也明确提出来,中*央整合钢铁产业的目的是要形成产业优势,不是单纯的小知板焊成大船那么简单,整而不合,合而不强,那不如不整合,那甚至可能引发更大问题,整合的前提就是要以优整劣,扬长避短,要让整合后的企业实现优势互补,形成生产规模、管理机制、产销渠道、产品结构和原料渠道的全方位优势,这才是根本目的。

  洪焕贵当然对中*央政策精神吃透了,但是要让莒钢收购齐鲁钢铁,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何况齐鲁钢铁中的龙头济阳钢铁和莱山钢铁也实现了初步联合,在规模上已经超越了莒钢。

  只是赵国栋在和自己的交流中也相当尖刻的指出现在齐鲁钢铁不过是名义上的联合,而且不但没有起到联合的目的,反而制约了各自的发展,这种情形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洪焕贵也承认赵国栋所说属实,但是莒钢兼并齐鲁钢铁就有点蛇吞象的味道,中*央政策既然明确提出了不以权属问题作为兼并限制,也算是解决这个体制问题,那么是否吃得下?兼并之后莒钢和齐鲁钢铁方面在体制上的磨合是否能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怎样解决齐鲁钢铁职工身份问题,这都是摆在面前的现实难题。

  只是现在齐鲁方面步伐稍慢就已经引起了国内其他一些钢铁巨头们的凯觎,加上中*央政策的越发明晰,也让齐鲁省政府感觉到了压力,洪焕贵也意识到了目前是必须要下决心的时候了,否则对于自己来说就成了两头不讨好。

  洪焕贵瞅了一眼握笔沉思的任为峰,想要看看这位地位也日益明确的省委副书*记的真*实想法。照理说在这个问题上他不需要和任为峰多沟通,但是道成书*记吩咐他要多和任为峰多交换意见,话语中的含义也很明显,翻年之后道成书*记年龄就差不多要到了,退下来也就是等待中*央批复的时间问题,张广澜要继任省委书*记,任为峰可能就要出任代理省长,日后任为峰和自己就是政府工作这一块里的搭档了。

  和任为峰尽早形成工作默契很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