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节 功成身退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节 功成身退


  对干2006年年底来说,整个国内钢铁业绝对算得上是大事。

  京华钢铁集团与唐钢集团签署重组协议,正式拉开了国内钢铁行业整合的大潮:11月28日,宝钢与邯钢签署重组协议,确定冀中南北两大钢铁企业分属。

  虽然鞍本钢铁早在2005年8月就已经挂牌,但是鞍本钢铁的合并年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更多的流于形式,这也使得中*央对此相当不满,而2006年的京华钢铁兼并唐钢集团,宝钢兼并邯钢则明确了过渡期时间,要求企业兼并必须要进入真正融合。

  不过所有这些消息都远不及新齐鲁钢铁集团的成立来得震撼人心,12月8日,新齐鲁钢铁集团宣布挂牌成立,莒州钢铁与已经联合形成的齐鲁钢铁进行合并重组,组建新齐鲁钢铁集团,其中菩钢居于控股地位。

  这是国内大型民营钢铁企业受开先河兼并国有大型钢铁企业,在国内外都引发了极大的震动,在齐鲁钢铁集团旗下两大企业济钢、莱钢宣布重大事项停盘之前一个星期,两家企业股票在股市上便全线飘红,一个星期之内涨幅高达百分之三十三点八和百分之三十四点六。

  当日挂牌仪式上,**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苏觉华、国家发改委主任曾权军、齐鲁省委书*记郭道成、省长张广澜出席了挂牌仪式。

  伴随这这三大钢铁集团不断推进的重组步伐,国内企业钢铁巨头们也都意识到了问题的紧迫性,几天之内,沙钢、武钢、马钢等纷纷发布了各自的计划小,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是沙钢和复兴集团旗下的复兴剑龙合并重组事宜,这两家同属于华东地区的民营企业的联手也引发了无数人关注,本地区内的南钢、杭钢、宁钢动向都成为最大目标”尤其是宝钢更走向杭钢、宁钢抛出了绣球,武钢与柳钢”马钢与合钢、长钢的重组谈判也浮出水面,整个中国钢铁产业掀起了一波前所未有的重组**。

  …………

  “干得不赖!”,柳道源重重的在赵国栋肩膀上拍了一掌,满脸笑容的端起一杯酒来,“国栋,我敬你一杯”钢铁产业整合这项工作我听苏副总理和我都谈及过几次,烦觉棘手,中*央几番讨论研究,都未能下定论,这中间涉及国企和民企,中*央和地方,以及上下游产业链诸多问题,没想到最终还是在你手上做成了!值得浮一大白!”,赵国栋赶紧端起酒杯”恭敬的道:“柳哥,你千万别那么说,我哪有那么大的本朝那都是中*央下了决心定了调子,我顶多也就是跑跑腿而已,何况现在也远说不上什么大功告成,而是刚开了一个头而已……”

  “国栋,你别太谦逊了,万事开头难,这钢铁产业整合要打响第一炮最难!产业整合本来就涉及诸多利益的博弈磨合,别说作为基础产业的钢铁产业,就是黔南磷矿资源整合都把我弄得白头发多了不少,这还是省政府推动的工作,我不过是多关心的一些罢了,这里边水深水浅我深有体会,你这一仗打得不易,我清楚!”,柳道源摇摇头,很理解的道。

  赵国栋心中也是一阵感慨,从三月份到发改委开始,这钢铁产业整合一事儿就算是落在了自己手上,不仅仅是苏觉华副总理时不时要过问”连钱越副总理一样要亲自过问,甚至其间还有两次直接到总理那里去汇报,别的不说”但是这段时间在几位领导那里跑了个脸熟都值得。

  谁都知道这件事情不容易做好,就是选两个试点省份都是搞得焦头烂额,一个整合方案翻来覆去探讨研究,考察调研,对话交流,座谈沟通,十八般武艺都使将出来,可以说在这项工作上花的精力比起其他所有工作所耗费尽力要加起来都要多得多。

  尤其是从九月份开始到十二月,这四个月时间,其他工作只能说是带着走,一门心思推这项工作,到现在才算是勉强告一段落,开了一个好头,至于说后面怎么搞,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说不清楚。

  如果说冀中的钢铁产业整合自己还算是借力打力,巧用央企的力量来引导对冀中南化两大板块钢铁讲行整合,进展也比较顺利的话,那么齐鲁的钢铁产业整合无疑就是真正的硬骨头了。

  仅仅是为了撮合莒州钢铁和齐鲁钢铁集团的搭桥,赵国栋飞齐鲁就不下五次,去莒州不下三次,在济阳主持召开协调会座谈会更是多达七八次,甚至在济阳一住就是一个星期,弄得自己倒真有点像齐鲁省发改委主任的味道。

  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齐鲁的这个试点终于还是步入了正规,莒州钢铁和齐鲁钢铁合并成为新齐鲁钢铁集团这一方案终于敲定落板。

  仅仅是为了解决老齐鲁钢铁旗下两大上市公司和莒州钢铁股份之间对价就花了整个一个星期,为了说服两大上市公司的公众股东,赵国栋也是不惜抛头露面现身说法,同时这边还得要说服莒州钢铁着眼长远,在这一次难得的战略机遇面前先行做出一定程度的让步,为日后的发展打下一个良好的公众基础。

  “柳哥,钢铁产业整合事关我国今后长期发展战略,如何既要实现规模优势,同时又要建立现代化企业制度,另外还得考虑产品结构互补和产业链井合,中间牵扯问题很多,我可以说虽然目前的整合方案是我们自己认为最优的,但是中间一样存在很多问题,而且很多问题也还会随着整合步伐迈进涌出来,这都需要在今后融合的过程中来一个一个解决……”赵国栋想了一想才又道:“我想只要是秉着以市场经济规律来行事,就算是有问题有困难也是可以解决的克服的。

  柳道源看着眼前这个坐在饭桌前谈笑自若指点江山的男子,你能想象十多年前他还只是一个派*出所的小民警么?而现在呢,和自己也只是一线差距,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从他手上流过的每一件每一项对于一个地方的发展都是举足轻重,您能想象得到么?

  即便是当初自己认定这个家伙非池中物,但是也绝对想象不到他境遇竟然是如此的不同凡响,十来年前就走到了巅峰之境。

  难怪钱越和苏觉华都如此看好他,能够扛起钢铁产业整合这副重担并且还真正的把这项工作推动起来,仅凭这一点呢,足以夸口自傲了。

  几杯酒下去之后,赵国栋也有些疲倦之后的兴*奋。

  钢铁产业整合这项工作算是在自己手上走出了一个良好的开局,后边的工作还很多,但是只要这项工作推动起来,就如同历史车轮一样再也不会停下来,更不可能回头,冀中和齐鲁这两个基本上可以囊括现今国内钢铁产业形态的典型范例都已经启动了步伐,那么其他省市在这项工作上也就可以按照这一条来推行整合。

  开弓没有回头箭,赵国栋可以预期得到这个结果。

  “国栋,就像你说的,钢铁产业整合已经告一段落,即便不能说是告一段落,但是对你来说主要工作也算是结束了,下边更多的是整合企业自己的事情了,你下一步又打算推动哪项工作?”柳道源略带打趣的口吻含笑问道。

  “柳哥,你这是在寒碜我不是?委里边日常工作一样繁杂,中心工作那也得看上边和委里边统筹安排,我哪儿能做主?”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有些事情是我想去做,但是各件却还不成熟,有些则是现行体制下难以解决,只能做一些前期工作,比如搞搞调研,写点文章,酝酿酝酿吧……”

  柳道源微微点头,收放有度这才是成熟的表现,过高估计自己能力那就很可悲,不要以为推进了一项工作,就以为其他工作都一样可以如法炮制,难题也可以迎刃而解,中国国情,每一项工作都有其差异性,你的掂量看来。

  “看样子你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打算就在发改委里边安营扎寨了……”柳道源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赵国栋瞥了柳道源一眼,似乎在揣摩对方话语中的含义,“柳哥,我才来发改委不到一年,谈不上安营扎案吧?但呆在这里的确能学到很多新东西,这是在地方上工作难以接触到的,说实话我很珍惜这个机会。”,“噢,你到发改委来是更多的是抱着学习态度来的?”柳道源很随意的加了一筷子菜,搁在自己碗里,“学习了提高了,又有什么打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