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一节 标杆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一节 标杆

  赵国栋搁下手中筷子,很诚恳的道:“柳哥,现在怀没有什么其他打算”我想中*央把我搁在发改委,总得让我在这里干上两三年吧?不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我就是适应能力再强,那也受不了啊。”

  “那是,任何工作都得有个熟悉过程,不过有些时候个人却需要服从整体。”柳道源琢磨着言语。

  赵国栋在发改委这几炮都打响了,化肥进口权这一改革举措在全国也震动不小,但是比起钢铁产业整合来说只能算是牛刀小试,钢铁产业整合从2004年开始中*央就一直在推动,但是2005年也只有鞍本钢铁这个架子搭起来,但并没有真正成为值得学习的典型,一直到赵国栋出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之后才算是真正把这项工作抓了起来,当然这也和中央下了大决心有关,实际具体操作中依然有相当多的问题和困难,但赵国栋也是咬着牙关顶着压力把这个硬骨头给啃了下来。

  苏觉华对赵国栋的表现赞不绝口,言外之意也是很明确,这是一个可造之材,值得培养。

  明年下半年**就要召开,这将是一个决定中国命运的历史性会议,政治精英们将汇聚一堂在这里决定中国未来几年的发展方向,柳道源不确定苏觉华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但是有一点很肯定,赵国栋在这两项工作上的表现相当优异”赢得了中*央的肯定和认同,这对于一个甫入发改委不久的年轻干部来说不容易。

  柳道源的话让赵国栋一惊”“柳哥,你好像话里有话啊。”

  “国栋明年就是**召开了,去年的微调不过是工作上的一些调整,原本你是没有列入调整人选的”但是后来却又把你从滇南调到了发改委”我估计中*央也是有意图的。”柳道源也不给赵国栋打哑谜绕圈子”径直道:“中*央希望你能多在不同的部门工作锻炼,提升你全面适应各项工作的能力,这一点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

  赵国栋沉吟不语,说实话”他也有些奇怪”从宁陵走虽然略显突然,比他自己预计时间提拼了半年到一年,他原本以为他还会在宁陵市委书*记任上干到05年初,最迟也该在04年下半年,没想到三月份就调整了,但也算正常,但是一动却让自己去滇南担任省委组织部长,这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

  他一直以为自己可能会走到某个经济较为发达省份干个常委副省长或者省会市的市委书*记”或看到某个经济较差的省里担任常务副省长的可能性也比较大,毕竟自己擅长的是经济工作。

  说实话他以为自己到昆州或者长沙担任市委书*记可能性最大,甚至也憧憬规划,过,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滇南省委组织部长。

  一年组织部长工作让他受益良多,也让他很快就忘记了当初自己的一些疑惑,而是全心全意扑到工作中去了,但是当滇南人事调整基本结束,政治格局日趋明朗化时,自己却又被调离了组织部长这个岗位,到了国家发改委,这真是有点让他兴*奋之余也有些郁闷。

  适应一个岗位不容易,尤其是在当时滇南处于比较特殊的政情下,他没少花心思来打开工作局面”但是上边调整总是来得这样突兀,根本就没有给自己多少思考余地”一些工作思路刚刚形成,就只有搁下交给下一任了。

  当然到国家发改委他内心还是相当高兴的”毕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和滇南省委组织部长虽然都是副部级干部”但在实际分量上还是有明显差距的,到国家发改委所能接触的东西也不是地方上当今领导所能比拟的。

  可以说到国家发改委搞上一段时间,眼界胸襟和看待问题的思维角度都不一样,以往你的视野更多的停留于一个省,顶多也就是在国内”而在国家发改委你首先需要考虑的就是整个国家的产业发展,同样需要考虑国际因素可能给每项工作带来的影响。

  今天柳道源突然提出这个问题来”让赵国栋不由得琢磨中*央这样把自己在两三年之内连续调整位置,如果真如柳道源所说是有针对性的,那么意义就非同寻常了,想到这儿赵国栋一颗心就禁不住噗噗猛跳起来。

  “怎么,难道说你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柳道源也有些讶异,照理说像赵国栋这样聪明的脑瓜子不会想不到这个问题吧?难道真以为中*央这样频繁的调整仅仅就是工作需要这么简单,还是觉得自己运气好,正好碰上发改委里边需要这样一个角色?

  “呃,柳哥,说实话,我还是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我以为?????”赵国栋也觉得自己这话有查,不合情理,但是自己似乎真的没有仔细考虑过这其中的奥秘,当时只是有些惊讶,后来就被巨大的激动所淹没,再后来到了发改委之后就彻底被一项接一项的工作所吞没”几乎所有精力都倾注到了工作中去”也没有多少心思来考虑其他。

  柳道源摇着头笑了起来,“国栋,你让我怎么说你呢?平时啥事儿你都精明无比,怎么在自己的事情上却有些粗枝大叶啊。你觉得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这个位置是不是只有你赵国栋才能坐得下来,或者钢铁产业整合这些工作也只有你赵国栋才能拿得下来?中*央就真找不出人来了?”

  赵国栋有些尴尬的摇摇头”“柳哥,我可没有这么狂妄自大,但我的确没有想那么深。”

  柳道源斟酌了一下言辞,这才慢慢道:“据我所知,事实上你在能源部工作期间就已经引起了一些中*央领导的注意,认为你思维敏捷”眼界宽阔,很有大局观,只是还欠缺磨练,但是宁陵三年的锻炼让你成长很快”中*央对你的表现很认可。”

  赵国栋没有牛声,他知道柳道源还有后话。

  “在滇南其实也是对你的一个考验加锻炼吧,你的表现虽然不能说是尽善尽美,但是作为刚刚上任的组织部长”表现出来的政治智慧还是可圈可点,滇南今年局面为之一振也和你的去年的表现不无关联,正阳也在一些领导面前高度赞扬了你的成绩。”

  柳道源虽然没有明确提到所谓领导指何人,但是赵国栋也隐隐知晓一些,自己这个角色在领导中大概也是属于很难划分的类别,但是能够引起诸多领导的关注,足见自己的表现是真正赢得了上边的认可,当然有认可自然就有非议,赵国栋也没有幻想自己可以做到面面俱到,让每方面前对自己满意,这不现实也非好事。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国栋你自己打算是继续在部委里边干下去呢,还是有意到重返地方上呢?”柳道源悠悠的问道。

  赵国栋心念急转,思考着柳道源话语中的意思,难道对方是代表什么人来了解自己的想法意图?还是带着某种其他的含义?

  十月份出访跟随苏副总理出访南亚五国”这也是赵国栋到发改委之后第一次跟随中*央领导出访,一路行来,苏副总理也对自己很关心”询问了自己的工作情况,赵国栋也如实的向苏副总理汇报了一些自己想法和观点”也就不少目前经济工作中的问题进行了探讨,苏觉华对赵国栋的一些想法也很感兴趣,双方谈得很愉快。

  苏副总理在不经意间也问及过自己对于自己今后有什么想法,当时话语语意很含糊,赵国栋一时间也没有能完全领会到其中内涵,只能表示希望在发改委好好干几年,多锻炼提高自己,苏副总理未置可否”只是说要抓紧时间把该抓的工作落实下去,多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不知道当时苏副总理的问话是不是隐含着一些其他意思在里边”即便是现在柳道源若隐若现的点醒自己,赵国栋还是有些拿不准。

  赵国栋知道柳道源和苏副总理关系一直不错,先前宁陵东寨机场项目过关也是通过柳道源牵线,自己才得以入门,但是赵国栋却觉得自己和苏副总理纯粹就是工作关系”谈不上其他”就像自己当初和陆建邦委员长之间那种比较融洽的工作关系一样,领导对自己更多的是一种欣赏和认可,但是现在赵国栋似乎意识到很多问题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柳哥,这似乎还不是我现在可以考虑的事情吧?”赵国栋谨慎的道:“委里边工作我也刚刚上道,虽然做了一些工作,但是也还积压了不少亚待开展的工作,钢铁产业整合这项工作算是走上轨道了,我也可以腾出手来做做其他工作,我对现在的工作也比较满意。”

  “国栋,既要埋头做事”也要抬头看路”明年**就要召开”中*央也会有一系列从政策到人事上的调整变化,我个人以为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意愿,目前中*央干部年轻化的步伐也很快,也需要个别标杆性人物来彰显我们党在干部年轻化上的有力,所以你没有必要顾虑太多,抓住机会也许就是另外一番风景。”柳道源几乎是一字一句的斟酌着把话语抖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