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二节 接近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二节 接近


  柳道源和赵国栋用完饭准备下楼,刚走到走廊一头,对面也有几个人走了出来。

  前面一今年轻人,很迅捷的走了过来不动声色的把柳、赵二人隔在一边,三个人从对面走了过来,正很热切的交谈着,另外还有两名男子走在后边,看样子也是秘书模样的角色。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这种事情,还有人把自己和柳道源隔在一旁,显然是要为对面过来的三人让路,以便他们能迅速进入电梯。

  柳道源倒是心境很平和,被人一挡,也就停了下来,赵国栋本想推开对方,见柳道源微微摇头,嘴角也挂着一丝笑意,心里一动,也就停住脚步。

  对面三人大概是因为光线原因,而且谈兴也很浓,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边两人,径直就往这边来了。

  挡在赵国栋和柳道源前面的年轻人动作很专业,见到三人过来,身体微微前倾,没有多余言语,手一伸,示意刚刚打开的电梯可以进入,却把赵国栋和柳道源隔在了一旁,大概也是不打算让柳赵二人一起乘坐电梯。

  赵国栋有些恼火,这小伙子也太不地道了吧,自己两人先来,却把自己隔在一旁,让别人先上,虽说能理解到这里用餐的非富即贵,但是让柳道源和自己在这傻不楞噔的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上电梯,自己却要等着坐下一般,这也未免欺人太甚了。

  没有理睬柳道源的目光示意,赵国栋平静而坚定的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小伙子,“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是不是也该讲个先来后到?”

  被身后的赵国栋缓慢有力的一堆,正躬身恭请几位领导进电梯的小伙子禁不住往前一步,迅即有些愤怒的转过身来,锋利如锥的目光落在赵国栋身上,但是双手依然微分”保持责阻挡架势。

  赵国栋冷冷的回视对方,并不在意对方犀利而又略带阴冷的目光。

  “咦?小陈,不得无礼。”已经进入电梯的几人都一眼看到了赵国栋身后的柳道源”其中一人赶紧出来,制止了对方,“柳书垩记。”

  “哦,铁部长。”柳道源微微点头,和对方握手,后边两人也跟了出来。

  财政部的铁部长,而另一人正是红光满面的陶和谦,另外一人赵国栋却更熟悉。

  铁如山和陶和谦都落在了赵国栋身上,虽然铁如山对赵国栋并不熟悉,但是好歹都经常有工作往来,也见过几次面,笑着和赵国栋道歉握手,赵国栋也回笑表示没有看见三人”并和同样满面笑容的陶和谦握手,另外一人柳道源却不太熟悉”赵国栋替对方介绍,湘省省委常委、省会市委书垩记白一鸣。

  这种场合下,两边都是含笑点头,铁如山邀请二人一起乘坐电梯”柳道源笑着摇头表示另外一部电梯已经上来了,挥手道别。

  待电梯门关闭”另一部电梯也已经到位开门,柳赵二人这才上了电梯,两人都是默然不语,但是很显然刚才那一幕也都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

  回到家中的赵国栋也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柳道源的话给了赵国栋以很大的冲击,中垩央的意图这一句话让赵国栋就禁不住心潮澎湃,柳道源的点拨似乎让自己一下子从混沌中走出来,看见了更宽阔的天地。

  “怎么了?”刘若彤也觉察到了赵国栋情绪的变化,前一段时间赵国栋忙得昏天黑地,基本上都是回家上床倒头就睡,一觉就要到天亮,好容易这几天似乎工作告一段落,轻松了一点,怎么赵国栋又变成了这模样?

  “没什么。”赵国栋索性穿起睡衣靠在床头上坐了起来。

  刘若彤更为吃惊了,赵国栋鲜有这种情况,很显然是被某件事情困扰住了。

  “难道还不能和我说说。”刘若彤语气很平和自然,就像在正常不过的聊家常一般。

  赵国栋瞟了对方一眼,两人的关系又恢复到了昔日那种平淡如水的状态,这一段时间刘若彤出差时间也少了,两人相处显得那样熟悉自然,但是却总是缺乏一种曾经绽放过的漏*点,仿佛那份漏*点经历了短暂的释放便彻底消耗完毕了一般。

  不过赵国栋却觉得两人这种关系似乎才是最正常的,而自己心中所藏的问题,似乎也只有刘若彤可以交流。

  他把今天柳道源和自己的谈话简单的叙述了一遍。

  “你觉得他说的隐藏着什么意思?”刘若彤也有些疑惑。

  “不太清楚,或井他觉得我在地方上工作更能发挥吧。”赵国栋勉强的道。

  “这么简单。”刘若彤一边琢磨思索一边若有所悟的道:“国栋,也许你现在才算是真正接近了我们国家的政治核心圈子了。

  “核心。”赵国栋身体微微一震,这个词语听起来很是陌生,也从未有人提及过这个此语,包括蔡正阳和柳道源,甚至也包括戈静,但是这个若有若无的存在其代表的分量,去让赵国栋忍不住忤然心动。

  **就要召开了,新一届中垩央班子就要成型,一批老的同志要退下去,一批年轻的同志将要成长起来,其蕴含的意思就在其中么?

  “祝贺你,国栋,你的表现和成绩已经获得了中垩央的认可,也就意味着你????所以??”刘若彤没有说后半截话,柳道源话语中的含义还隐藏着其他一些意思,只能赵国栋自己去体味了,从政治家族中走出来的刘若彤虽然不清楚其具体情形,但是也隐约知晓一些。

  赵国栋轻轻吁了一口气,他当然知晓这背后隐藏的含义,虽然在吃饭时候他都还有些模糊,但是当走到走廊里,看见铁如山、陶和谦以及白一鸣他们言谈甚欢的走在一起时,他明白了。

  即便是为了国家富强人民史居乐业这个大目标而努力奋斗的大群体里,一样存在对这个国家发展的战略方略有着不一样的看法的各种观点,而这样自然也就形成了各种形形色色的小群体,山头圈子也好,利益阶层也好,精英群体也好,每个群体、阶层、行业、地域都有他们的代表,有他们的具体主张和意见,他们都力图通过党内民垩主的方式来实现各自的观点和意见,让自己的观点意见成为主流。

  那么在自己即将要步入的这个代表十三亿人的精英群体中的时候,自然免不了就会引起同样来自这个群体中的成员们的瞩目,自己又该如何来面对这渐渐在自己面前越来越现实的一切呢?

  …………………………

  “你怎么就能确信我和老柳不是一路人呢?或者我们都存在同样的想法呢。”熊正林肥胖的脸上浮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熊哥??”赵国栋全身一震,目光也是一亮。

  “国栋,很多事情你会逐渐明白的,所以在发改委这段时间对你很重要,既然你是按照你自己心中的想法和意见来做到这一切的,那你有何须担心顾虑那么多?老柳和你也不过就是最正常之间的同僚交流,你们之间现在勉强算得上是同僚吧。”熊正林摇摇头微微笑道,“你啊你,真是觉得你起来得太快有时候未必是好事啊。”

  赵国栋若有所悟,默默点头。

  “老柳也是一家之言,但是并非坏事,就像我和你说的也是一样,我相信你有你自己的判断力,有些时候多做少说更有力量,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是按照你自己认为的观点去做事,那就行了,其他不要考虑太多,发改委是政策的规划者和推行者,在政策出台之前,自然也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我相信你自己心里有杆秤,好生掂量着就行了。”

  熊正林当然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儿陷入沉思的男子会真的对一切一无所知,也许他只是没有意识到他自己如此之快就开始步入了某个层次,而下意识的感到有些紧张和惶恐,他还没有完全做好这方面的思想准备,但是以他本人的悟性和适应能力,熊正林相信那也就是很短一段时间里他就可以调整好自己的心理,坦然面对那一切。

  年轻就是好啊,看着赵国栋油黑浓密的头发,再看看自己灰白的两鬓,熊正林心中也涌起无言的感触,一代人成长起来了,自己这一代人却在渐渐老去,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数百年不敢说,数十年也许却是不争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