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三节 垄断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三节 垄断


  柳道源带来的烦恼也只是困扰了赵国栋很短的时间,他越来越感觉到在发改委里工作给自己带来的巨大机遇,每天所要接触的知晓的东西都是在地方上所无法想象的,这份锻炼的经历可以说将成为自己今后一生最宝贵的一笔财富。

  “欧阳,十点钟之后有什么安排?”赵国栋搁下手中签字笔,提高声音问道。

  欧阳锦华疾步而入,“十五分钟之后,曾主任和您一块儿要会见中联油集团总裁祝裕民、国权能源矿业投资集团常务副总裁高锦川、天华集团总裁吴友德、印尼巴米资源高级总裁黄锦生一行,听取他们在印尼东固天然气项目上的汇报介绍。”

  “哦?我都差点忘了。”赵国栋拍了拍脑袋,他都有些忘了。

  房子全打来电话说这一次他就不以正式身份和自己见面了,他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印尼,脱不了身,为东吉——赛诺罗LNG项目奔波。

  最终决战已经在十二月见出分晓,国全能源矿业投资集团联手印尼巴米资源公司、中联油、印尼国家石油公司和天华集团五家企业联合体击败三菱商事和印尼梅科公司组成的联合体,获得了在东吉——赛诺罗LNG项目,五家公司将出资二十一亿美元,在苏拉威西岛上建立年产300万吨液化天然气工厂。

  获得胜出的关键还是把印尼国家石油公司拉了进来,这样印尼国家石油公司和巴米资源公司两家在国内影响力相加,顿时大增,加上中国方面的中联油是国内石油四巨头之一,而国全能源矿业投资集团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民营能源矿业集团,天华集团则是国内颇具实力的民营石油天然气批发零售企业,几家联手才最终从实力强大的三菱商事——梅科能源手中夺得这个项目。

  这个项目被视为中国与日本在印尼能源市场上争夺的一场完美的胜利,极大的鼓舞了国内能源行业走出去的信心。

  五家企业联合体充分向印尼国家能源部展现了他们各自的优势,印尼国家石油公司代表着印尼国有资本,而巴米资源公司则是印尼国内实力最雄厚的能源企业之一,而中联油则是中国国内能源行业四巨头之一,拥有丰富的海外投资和勘探开采经验,国全能源则早已落足印尼国内的煤炭开采业,在印尼国内和中国大陆以及中国香港都具有很宽泛的商业资源和融资渠道,天华集团则是国内最大的民营石油和天然气综合企业,去年在安原通城收购了安原省内颇具规模的一家地方炼化企业,并注资扩建了油码头,积极为大举进军长江流域成品油批发零售做准备。

  会谈很顺利,中联油方面介绍了东吉——赛诺罗项目的基本情况和草签协议的内容,在这个项目上五家所占比例不尽一致,印尼两家企业所占比例达到百分之三十九,中联油独占百分之二十五,国全能源占百分之十二,天华集团占股百分之二十四,五方按照比例出资,销售则主要由中联油和天华集团负责,天华集团有意将液化气输入到鄂省和安原,而中联油则主要将其所获份额销往粤闽两省。

  会谈结束,赵国栋代曾权军将一行人送到电梯门口,赵国栋注意到天华集团老总吴友德似乎有些愁眉不展的模样,而在进入电梯间时也是欲言又止。

  赵国栋若有所思。

  “赵主任,刚才天华集团老总吴总希望我把您的电话给他留一个。”欧阳锦华跟随着赵国栋进了办公室,小心的道。

  “哦?”赵国栋不置可否,“你给了他?”

  “我把您的办公电话给了他。”欧阳锦华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感觉他好像有些心事,可能会找您。”

  “唔,我知道了。”赵国栋点点头,吴友德在能源领域算是民营企业中的第一人,倒不是说他的资产有多么惊人,而是他是第一个敢于质疑国内石化四巨头垄断地位的民营企业,早在两年前天华集团就联合了各地不少民营炼化和成品油经营企业成立了民营石化行业协会,他担任会长。

  他的天华集团是通城第一大民营企业,从事煤炭采掘、精细化工、农产品加工和成品油经营四大产业,同时也是通城市第一家上市企业——现代农科的最大股东和控股方。

  赵国栋大略知晓吴友德的一些心事,根据WTO协议,国内将开放原油、成品油批发权,国外跨国能源企业已经开始大举进入国内,而天华集团在前一两年和中石化、中石油两大巨头关系不佳,在获得油品的渠道上受到极大遏制,目前仅靠中海油的一些渠道苟延残喘,这一次之所以破釜沉舟加入中联油为首的军团出海,未尝不是有要和中联油拉近关系的意图。

  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同属于一个婆婆——能源部的两大石油巨头的力量,能否借这个机会和中联油拉近距离现在还很难说,至少据赵国栋所知能源部和国资委都已经在向商务部施加压力,要求收紧国内原油和成品油批发经营权和进口权,虽然未必是针对天华集团,但是天华集团也绝对是其中的一颗眼中钉。

  在这个问题上,赵国栋也很犹豫,房子全和自己提及过这个事情,但是这不是发改委的管辖范围,这属于商务部,就像铁矿石进口谈判问题一样,那属于商务部的管辖范围,发改委虽然属于关联方,但是发改委的意见对于商务部来说只是作为参考,并不能起到决定作用。

  欧阳锦华注意到赵国栋目光沉郁,注视窗外远方,面色却是阴晴不定,知道自己老板肯定也是在考虑一件重要的事情,不敢吭声,想要悄悄的退出去,但是却被赵国栋招呼住了:“欧阳,不忙走。”

  欧阳锦华见赵国栋似乎想要做出一个决定,但是却一直无法下决心一般,心中也是略感诧异,跟了这位老板快一年了,赵国栋虽然年轻,但是做事却是绝不拖泥带水,一旦下了决心,便是毫不犹豫,雷厉风行,像化肥进口权问题上,引发国内化肥行业无数非议,甚至一些情况都直接反映到了国务院,但是赵国栋却是丝毫不乱,依然有条不紊的就把工作布置下去,试点一推开,收到的效果立竿见影,国内钾肥价格应声而跌,各省农业部门都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欧阳,你说这能源行业完全垄断在国家手中,是不是真的因为国家经济安全的需要?而国家经济安全的需要是不是要求能源行业必须要牢牢掌握在国家手中?”

  赵国栋突然无头无尾的问了这么一句。

  其实欧阳锦华也隐隐猜到了赵国栋在为什么而踌躇不决,这种问题本没有他发言的机会,但是赵国栋既然问到了他,他却不好不回答。

  “赵主任,我觉得掌握在国家手中是必须的,毕竟像石化行业关乎国计民生,国家如果对这个行业失去了控制力,那肯定相当危险,问题在于这个国家控制力是不是一定要通过国资企业垄断来实现,这一点我觉得很值得探究,更何况根据WTO的规定,我国在这个问题上实际上是要对外资开放的,而根据《成品油经营企业指引手册》的规定,一些对于民资经营企业是难以逾越的壁障条件,对于国资巨头们和跨国企业们来说却是小菜一碟,这实际上有压制民企的嫌疑。”欧阳锦华缓缓道。

  这个问题实际上赵国栋和欧阳锦华也曾经探讨过多次,只不过没有像今天这样说得这么透。

  “现在商务部对壳牌兼并统一石化迟迟没有表态,看样子也是进退两难,国内民众情绪反应激烈,对外资兼并,尤其是对我们国内具有一定影响力品牌企业兼并持很强烈的反对态度,其实我觉得应该呼吁的不是外资并购我们企业的问题,而更应该呼吁机遇外资和民资乃至国资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做得还远远不够。”

  欧阳锦华这番话颇合赵国栋胃口,不管对方是不是有意讨好自己,能归纳出这样一个观点就不简单,赵国栋点点头,“在这些问题上,委里边不应当囿于门户之见而闭口不言,我觉得有些态度还是表明更好。”

  这个话欧阳锦华不好搭腔,毕竟话题太大高度太高,不是他能发表意见的,试探性的问道:“那如果吴总打电话来求见您,您看??????”

  赵国栋想了一想,似乎是作出了什么决定,缓缓道:“暂时推一推,我需要向权军主任汇报之后再做决定。”

  还有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