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四节 波起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四节 波起


  自从和柳道源与熊正林一席话之后,赵国栋觉得自只似乎连思考问题的角度和纵深都一下子变得更丰富起来,先前考虑很多问题的时候总是首先考虑自己可能会遭遇来自哪些方面的阻力,上级领导会怎样看待,以至于给自己也很大压力,但是现在他有一点豁然开朗的感觉。

  就像熊正林说的那样,很多问题是人为的把它弄复杂了,按照自己的想法意见摆出来,只要走出于公心,只要是为了工作,没有什么觉得会得罪人或者弄得谁不愉快,既然让你坐了这个位置,就是让你来干这个工作的,你要真觉得这也不合适那也不妥当,那你才会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

  有些事情你做了,会得罪人,但是即便是他对你不满甚至惮恨你,但是至少你在他心目中有分量,不敢轻视于你,而你如果不做,他只会鄙视你,甚至就可以把你忽略不计了。

  吴友德面临的问题是国内很多民营能源企业同样面临的问题,只不过都不及吴友德面临的问题这样迫切而现实罢了。

  中石化和中石油这两大巨头在国内的影响力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能源行业这么简单了,准确的说它们甚至可以影响着共和国血脉的跳动奔流,它们的影响力甚至可以让它的主管部门国资委,或者政策管理部门如商务部或者发改委一样不敢轻举妄动以前像天华集团这样的企业只能仰人鼻息,在中石化和中石油这样国企巨头们的夹缝中芶延残喘,但是现在有一点不一样了,2006年已经过去了,跨国能源巨头们蓄势待发,壳牌、BO和埃克森,还有道达尔,这些跨国巨头们早就垂涎国内市场,只不过被政策挡在了门外,现在伴随着wFO制度的兑现”跨国巨头们绝对不会甘于浅尝辄止,现在他们要光明正大加入进来,和国企巨头们一起平起平坐的争夺市场,目前中国特殊国情让他们一时十刻还难以真正融入,但如果有了本土企业的加盟合作,尤其是它们一旦收购国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民营成品油经营企业,那么他们的在国发展速度内的速度耳以一下子跨越好几大步。

  这又是一个艰难的选择,赵国栋知道自己如果过分在这些本不属于自己份内工作的问题上提高声音,效果并不好不说,而且也会引来很多猜疑和反感,所以虽然明知道自己应该发出一些声音,但是理智却告诉他需要考虑策略。

  有时候喉咙太过粗大是不是也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呢?赵国栋有些抑郁而又自我解嘲的反问自己。

  自己和曾权军的关系介乎于一种很特殊的关系中,既不像想象中的那样糟糕,但是绝谈不上多好,曾权军看待自己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把自己当作了一个外来闯入者,自己闯入他的领域一跃成为他的副手,这个结果让他很吃惊和意外,但是他很快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自己为何而来,中垩央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把自己搁在这个位置上,他不能不反思,也许这是一种变相的提醒,发改委的工作并不是那么令人满意,至少有高层是这样认为的。

  正是基手这个原因曾权军在很多问题上他还不得不和自己采取和合作的态度,就像化肥进口权问题上。

  钢铁产业整合问题上同样如此,曾权军也是犹豫不决,但是这人很明智,当他领会到了上边的决心时,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无条件支持自己,而且做得相当漂亮,这也赢得了上边的嘉许。

  所有人都不得为自己的前途考虑,面临今年下半年的**已经明年三月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召开”每个人都需要考虑自己的何去何从,而政治表现是一个最重要的参考因素。

  所以赵国栋必须要赌这一把。

  曾权军用一种说不出的目光注视着赵国栋离开的背影,一直到对方背影彻底消失在自己办公室门外。

  这个家伙似乎从来不知疲倦,天生就是好斗的种,一波接一波的掀起事儿,但是你不能不承认,这个家伙的嗅觉灵敏程度无人能及。

  对方来开门见山就挑明了来意,谈到了吴友德事情。

  他不清楚吴友德怎么会找上赵国栋,或许是这一段时间赵国栋已经把自己树立成了一个民营经济发展的大力倡导者,或许是赵国栋的,安源背景让他感觉到赵国栋值得信赖,总户吴友德这个家伙喇蜘病笃乱投再似乎还找准了门道。

  吴友德的问题不属于发改委主管,这一点赵国栋很坦率的说明了,但是赵国栋也谈到了发改委在这个问题上也并非没有一点发言权,如何鼓励和引导民营经济的发展这个问题在去年《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三十六条》里有很明确的规定,发改委首当其冲,但是现在民营成品油经营企业面临国企和外企的双重夹击,更面临来自行政体制的绞索勒紧,在这个问题上曾权军当然看得清楚。

  问题在于这个问题涉及太多敏感点,一旦引爆,可能就是熊熊大火,会不会烧死人都很难说。

  但是赵国栋提出的问题也一样很吸引人,国家发改委现在太沉寂了,这很容易给人以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需要一些具有创意和新意的东西来赢得民意民情的支持,否则刀刀刀。

  他不能不承认赵国栋抛出的问题太具有诱惑力了,他也不得不承认赵国栋点中了自己的死穴,他也同样明白赵国栋这个陷阱式的意图想要把自己拖下水。

  赵国栋没有掩饰他自己的想法,这一点倒是让曾权军很欣赏,但欣赏是一回事,真正要做那是另一回事。

  他需要好好考虑在这个问题上挑起风波可能带来的到弊得失。

  赵国栋那一句暮气沉沉让曾权军心中也为之一惊,实际上这个问题他早就想过了,赵国栋到发改委来就是一个信号,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何丽芝到发改委也同样是一个信号,何丽芝在她分管的工作中一样式大刀阔斧,锐意求新,只不过她的光芒暂时被掩盖到了赵国栋搅起的风浪中了,而相较于这两位自己是不是太低调甚至给了上边一个保守的印象?

  虽然不至于在一两件事情上就能把自己的印象给定型了,但是熟谙体制内情况和人心的曾权军却知道一旦有了某种印象,这种印象就会以飞快的速度沉淀叠加,如果不想办法迅速改变扭转,越到后边,你就越难以改变。

  当然自己位置不一样,有些事情上必须要谨慎,但走过犹不及,曾权军觉得似乎自己现在就有点步入这个境地。

  叹了一口气,赵国栋这小子太奸猾了,看准了这一点才会找到自己,**还有九个月就要召开了,谁都要为自己的前途考虑,民情民意,说得好啊”谁要违背民情民意,那就是自取灭亡,曾权军掂量着赵国栋换了一个时代可以说是诛心的话,也许自己真的该做点什么才行。

  只是自己这一发声,只怕就要把自己架在火山上烤了,但不烤一烤,的确也难以引来上边的关注,不是还有更会搅事儿的赵国栋陪着自己一道么?曾权军略感安慰的想道,赵国栋你想把我推上去,自己脱身事外,天下哪有这种好事情。

  赵国栋轻轻将手中的电话搁下,笑了起来,曾权军还真是不放心己啊,随时得把自己揪着,不过自己从来也没有想过要下船,自己所希翼也就是对方的明确表态,自己摇旗呐喊吹号擂鼓的事儿,自然有的是人来干。

  曾权军作客新浪网、天下网接受两网联合采访,谈到了近期国家发改委的一些大举措,比如医疗体制改革、产业整合,也谈到了如何贯彻执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三十六条》的贯彻,他提到了去年十二月国家放开成品油批发经营市场之后国内油品零售市场这个具体领域,明确提出国家将采取有力措施促进民资进入这个领域,实现国资、外资和民资良性竞争,在对待国资、外资和民资原油、成品油生产经营上一视同仁,打破垄断局面,让民众受益。

  这一表态在全国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曾权军的表态更多是务虚层面的态度,并未涉及到具体规则的变化,但是他明确提出打破垄断,让民众收益这一提法还是引起了广泛关注,这似乎是一个标志性风向转克一时间这些媒体都向国家发改委提出要采访曾权军主任,让曾权军倍感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