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五节 《对话》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五节 《对话》

  “国栋,自己好好掂量一下吧,委里边考虑了一下,觉得回避媒体不是办法,也需要正面回应媒体的一些问题,所以委里边同意接受央视经济频道的采访,央视经济频道《对话》节目可能要在近期邀请你作为本期嘉宾,届时你可能要央视演播室里坐上一个小时啊。”曾权军笑吟吟的道。

  赵国栋没想到“打击”来得如此之快,居然要让自己在央视的演播室里坐上一个节目,这让他顿时头大如斗。

  “曾主任,这恐怕应该是您去上台才好吧,我担心有些问题怕是太过犀利,难以回答啊。”赵国栋苦笑着道。

  他知道既然是从曾权军嘴里冒出来的话,只怕要让对方收回去,很难,而且多半是曾权军也请示了上边,否则无论是自己还是曾权军本人要去贸然接受这样的现场采访,尤其是近期经济领域风起云涌,涉及很多热点事件,弄不好都得要在这个对话栏目里给抖落出来,张口结舌不行,信口开河也不行,这其中的分寸可不好拿捏。

  “我也知道这一台不好站,但是我们却不得不站,而且只能你去站。”曾权军正色道:“《对话》栏目主持人小陈已经来和我们委里边前期进行了沟通,可能很快就要来单独和你交流沟通,这边估计问题可能不是很大,但是因为台下还有很多应邀而来的观众,他们可能也会有一些问题要问,这方面你倒是需要好好准备。”

  “曾主任,我知道,但是有些太过敏感的问题,我怕不好回答啊,说一两句诸如无可奉告或者不加评论这一类的外交台词行,可不能每个问题都有这些语言来吧,我估摸着人家栏目也不能答应,就像您说的,坐在上边,主持人那边好打发,可台下关注怎么办?谁能控制得住他们嘴巴?问了问题,你总不能支支吾吾,或者顾左右而言他吧?”赵国栋颇觉烫手。

  “嗯,国栋,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咱们得预先商量一下,或者说先来预习一下,划定一个范围,然后就近期涉及咱们委里边的一些工作话题来探讨或者琢磨一下,一旦问及这些方面的问题,你应该怎么回答,或者说怎么应对。”曾权军也知道这个活儿不好接,但是上边的意思是肯定要正面回应媒体,而且要以一种老百姓喜闻乐见而又宣传力度足够的方式来,《对话》栏目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曾主任,我们事先划定好的范围当然没问题,但是如果在现场有些超出我们确定的范围呢,或者有涉及具体事项问题的呢?”赵国栋吸了一口气,咧着嘴道。

  “国栋,这件事情我已经向钱越副总理汇报过了,他的意见很明确,大胆的回应民众的问题,即便是略略有些出格问题也不大,而且钱副总理对你的急智也很信任,认为你越是处于特定状态下,就发挥得越好,这件事情我看你就不要再思前顾后了,我们还是来商定一下具体要涉及的哪些方面的问题,好好琢磨一下该怎么回答更尽善尽美吧。”曾权军笑了笑:“国栋,用得着那么紧张么?又不是现场直播,也需要一个彩排过程。”

  “也是,不过曾主任,即便不是现场直播,我觉得有些话题依然很为难,我就担心台下观众们真的问出太多犀利的问题,我不好作答,给人感觉就像是刻意回避。”赵国栋耸耸肩。

  “国栋,我不是说了么?钱副总理的意思是可以适当大胆一些,尺度上把握你自己琢磨,另外我觉得你也可以艺术化的处理方式,比如可以多用一些个人看法,个人理解,个人觉得,等等类似于各人观点态度的语言,这样可以在一旦出现问题之后也有圆转余地。”曾权军也知道有些问题临场不太好掌握,你也很难说主持人和观众会不会完全按照你的意图来提问。

  苏觉华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洗了个澡,消除了不少疲倦,对于他来说,已经谈不上什么星期六星期天了,真正成了一切服从工作需要。

  坐在沙发上,今天是星期天,十点钟有《对话》栏目,这是一个苏觉华比较喜欢的节目,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他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观看这个节目度过这几十分钟。

  看了看表,已经是十点过五分了,苏觉华把电视频道调整到经济频道,电视画面里看样子是在播放一部短片,苏觉华看了看,应该是概述民营经济发展历程的。

  他想了起来,傅泉和自己提及过,央视,嘉宾据说最初邀请的是曾权军,但是最后却让赵国栋上了栏目。

  他兴趣一下子浓了起来,短片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央视这个栏目把这个短片气势做得很足,加上激扬的音乐,很是振奋人心的味道。

  画面回到了央视的演播室里,主持人和嘉宾斜对而坐,一身略显成熟的西装,赵国栋看上去比平时要大几岁,一下子就有点四十出头的味道了。

  《对话》栏目的风格苏觉华很喜欢,尤其是对方很擅长把一些短片夹杂在对话中,使得氛围更热烈,如果观众的积极性更高一些,提问的话题更犀利一些,那就更值得一看了,苏觉华很想看看在这一期的《对话》栏目中,主持人和赵国栋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今天到场的客人们不少都是我们民营经济界以及从事民营经济研究或者和民营经济有某种联系的人士,可能大家都觉察到了,今天我们的话题可能就是要围绕到民营经济这个词语来展开,而今天我们有幸请到的嘉宾是来自国家发改委的赵国栋副主任,欢迎您,赵主任。”

  ??????

  “刚才大家都已经看了那部短片,短片内容简单介绍了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民营经济从无到有的飞速壮大过程,尤其是在92年小*平同志南巡之后,更是掀起了一波???????”

  “根据一些部门和单位的统计调查,目前我国内资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例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五十,如果加上外资和港澳台资投资经济,所占比例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六十五,可以说民营经济撑起了我国国民经济半壁江山丝毫不为过,??????”

  “??????,赵主任,我们注意到从去年以来,发改委陆续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的具体措施,并由发改委亲自推动试点,比如像化肥进口权的调整,民营企业获得了和国有大型企业一样的进口资格,又比如在对海外投资项目上,由于化肥进口权的调整,民营企业爆发出了空前的热情,根据我们了解,仅去年下半年,在化肥行业,民营企业赴海外投资项目就多达四个,涉及金额高达十九亿美元,合计一百六十多亿人民币,这创出了化肥行业海外投资新高,而发改委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了大胆放行的策略,我想请问一下,发改委在这方面政策上出现的一个巨大变化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苏觉华也被主持人的发问所吸引住了。

  虽然很多情况他了解得远比电视中人要清楚,但是由于工作太多,在具体行业中的具体问题,他并没有做过专门的统计了解,而主持人问话中不但列举了事实,而且直接问及核心问题,什么原因使得发改委在这个问题上态度转变,而在这个场合下,如果仅仅是几句冠冕堂皇的官话是很难让人满意,而且很容易让人对回答者产生反感情绪。

  电视画面中的赵国栋显得很沉静,甚至还略略带着一丝很自信的微笑。

  “我很惊讶主持人所谈及的在某个具体领域民营企业赴海外投资的具体数额,看来我们的主持人是早有准备要在某些问题上挖根究底,这让我很担心不知道的我回答能不能让他满意,但是我还是要说,我很愿意就这个问题和大家交流一下我们国家发改委的想法。”

  温文尔雅不是赵国栋的性格,但是在演播室里他不得不扮一扮。

  “化肥进口权的机制确定是根据国内农业生产以及配套化肥生产企业需要而确定,当初是为了避免因为进口渠道庞杂引发经济秩序的混乱,但是随着我国农业化肥需求持续增加,而国内化肥生产企业的结构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准确的说就是地方民营化肥企业的异军突起,取代了前些年国企占据垄断地位的格局,所以鉴于此,国家发改委在征求了该行业领域各方面人士意见,才作出了调整决定,事实上证明,化肥进口权机制调整,有助于平衡国内需求,有助于减轻国内化肥生产企业原料成本,有助于保障农业生产需要,更重要的是有助于减轻普通农民在农业生产中的成本投入,这是我们发改委最看重的一点。”

  苏觉华心中微微一动,这小子,不简单啊,最后一句话紧扣农民迫切需求和民意,寓意深远啊,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在看这个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