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六节 瞩目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六节 瞩目


  《对话》栏目的主持人风格相对严谨而不失轻松,在询问的方式上很富有技巧,但是选择的话题上却是丰富多变。

  “刚才赵主任在谈到化肥进口权问题上我注意到您提及到了国家化肥原料进口权机制调整是源于民营经济在化肥行业的异军突起,改变了目前国内的化肥产业格局,其实不仅仅是在化肥产业,通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民营经济从无大有,从弱小到壮大。现在根据有关资料的统计,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例已经超过了一半以上,正是民营经济在国内经济体系中的不断壮大,使得旧有的格局在不断被打破,但是我们也注意到,我们的政府行政机关在应对格局变化时做出一些改变的同时,依然有不少领域保持着相对静止,比如能源、通讯、公用基础设施等等方面,采取了行政禁入的措施,在一些基础产业方面,民营经济依然承受着政策上的歧视,在这一点上,我们想听听赵主任您作为国家发改委的负责人之一,对这些问题有什么看法和打算?”

  主持人的问话还算是客气,虽然隐隐指出了一些领域,但是却没有直接点到具体行业具体事件,这可以让赵国栋在回答的话题上要宽泛许多。

  “民营经济的发展在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的确呈现出方兴未艾的势头,刚才短片中和主持人也提到了一些数据,我基本认同这个观点,那就是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在日益提升,刚才主持人也说到了在一些领域国家行政机关似乎还欠缺一些变化,并列举了一些产业,我想就这个问题谈一谈我自己的看法。”

  赵国栋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他知道这个问题也回避不了,他甚至还得感谢主持人用这样一个发挥余地相对较大的题材提供给自己,呆一会儿,下边的观众肯定会有不少人还会就这方面问题有更尖刻更现实更具体的问题向自己发难,他有思想准备,但是能够提前就这方面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有助于给电视机下边的观众打下一个埋伏。

  “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了主持人谈及到的几个领域与其他领域的不同性,那它们都是事关国计民生、事关国家经济安全的基础产业,同时他们也是投入产出巨大的基础产业,在这些领域形成目前现有格局,既是我国发展历史的选择,同样也受到了市场经济法则的影响,国有资本在这些领域占据了主导地位,而民营和外资则居于从属地位。”

  “事实上我们也不认为目前的格局就是一成不变的,我国实行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在经济领域依然要奉行市场经济规律,市场经济规律的要求就是市场竞争,强者生存,弱者淘汰。”赵国栋侃侃而谈,“作为行政职能部门所需要做的就是营造一个相对平等公正的市场氛围,让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可以在各个领域进行公平竞争,通过竞争来促进发展。”

  主持人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赵国栋话语中的关键词语,“赵主任,我注意到您在提及营造一个平等公正的市场氛围时前面加了一个限制定于,嗯,是相对,我们怎么来理解这个词语的意思?”

  “嗯,这个词语我是专门加上的,因为我在谈这个观点时我就想过,我可以把这个相对二字去掉,听起来可能会显得更加大义凛然理直气壮,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加上,在座的都是我们经济领域的内行,我想说的这个相对是有其特殊含义的,市场经济法则我们要遵守,但是在特定领域和特定具体事件上,作为国家行政职能部门依然要行使比如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等方面的职能,举个简单例子,假如美国波音公司经营状况不好,我们中国企业有意竞购,波音公司股东们也同意出售,那么大家觉得美国政府会批准这桩交易么?同样也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则,但是在特定领域特定事件上依然不能实现,这对于任何体制的国家来说都是一样的。”

  “当然,我们不能以这个相对和特定来看待一切,这个相对和特定所指的范围毕竟属于很小范围,在绝大多数领域我个人认为我们依然要坚定不移的遵循市场经济法则。”赵国栋又补充道:“在这一点上,凡是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制约经济发展的体制都必须要通过革新改变来的道纠正。”

  “赵主任,我们注意到从去年开始发改委也在着手进行一系列的新动作,首先是化肥进口权的变化,然后前一段时间里又是引起很多人关注的钢铁产业整合问题,据我们了解国家发改委在钢铁产业整合方案上曾经几易其稿,最后的结果虽然尚未彻底敲定,但是我们都已经看到了一些原来出乎我们意料的变化,首先是冀中南北两大钢铁板块分别与京钢和宝钢签署了重组协议,这颠覆了最初不少人的看法,另外让我们更感到意外的是莒钢成为新齐鲁钢铁集团重组整合的主导者,而在此之前,很多人都对民营钢企成为钢铁产业的主导者一直持怀疑和悲观态度,但是我们看到了这一令人鼓舞的变化,我们想请您作为钢铁产业整合主导者之一谈谈您的想法和感受。”

  ??????

  苏觉华想得没错,这一夜观看并关注这一期《对话》栏目的人不仅仅只有他,实际上当这一期《对话》栏目内容和邀请嘉宾预报出来时,就引起了很多经济界人士的关注,尤其是民营经济界许多人士对此极为感兴趣,在受邀作为观众参加这一期《对方》栏目时就有不少人主动联系要求作为观众参加。

  相较于主持人的有度,观众们的问题就要犀利尖刻许多,有些直接问及到了诸如统一石化和天华集团面临困境的体制原因,有的则直接问到在电力领域打破垄断的时间表,还有的则质疑通讯部门化行政权力为企业利润来源。

  在最后结束的时候,主持人也提及到了国资委领导前期在接受采访时的一个讲话中谈到在能源、通讯领域良好的竞争局面已经形成了,不存在垄断现象,问赵国栋这个提法怎么看。

  这个问题前所未有的尖刻,包括台上台下以及电视机前不少人都都对主持人的这个问题相当关注,连苏觉华也很想听一听赵国栋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

  “我觉得垄断既是一种现象也是一种趋势,垄断也不仅仅是因为有几家企业形成了所谓竞争局面就不是垄断了,我个人对垄断的理解和意见时,如果你是通过市场竞争形成的垄断,那么我们职能部门有责任和义务通过培养更多竞争者来实现良性竞争,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的消费者受益;如果你是通过行政权力和制度而非企业市场竞争力来实现垄断攫取高额利润,那么我个人认为则有必要纠正修改制度,收回这些权力,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环境来打破这种格局,让其他同行可以公平的参予竞争,让更多的老百姓消费者受益。”

  这番话一出口,立即引起了台下观众一片热烈的掌声。

  就在苏觉华为赵国栋这番不软不硬暗藏机锋的话叫好时,也同样有不少人在关注着赵国栋的这番表态。

  老人若有所思看着电视画面上,微微颌首。

  赵国栋表现相当优秀,尤其是最后这一番话既没有回避对方提出的问题,但是也没有直接反驳对方列举的国资委方面所阐述的观点,而是用一种颇具哲理的辩证法原则来对垄断进行了剖析,然后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态度鲜明,观点坚定,相当有水准。

  对方在到发改委里工作这段时间里成长很快,不但很快适应了委里边工作,挑起了大梁,而且创造性的开展工作,解决了几个相当棘手的难题,像钢铁产业整合方案早已经从2004年开始就提了出来,但是始终未能有一个既能确保国家产业政策精神贯彻,又能让地方政府能够接受的方案,赵国栋在这项工作上做得比较成功,虽然省里边肯定都还有些不太满意,但是这已经是一个相当难得的结果了。

  他也注意到了对方在几个问题上都提出了优先考虑普通群众的利益问题,将这一点列为了政策变革的首要依据,这是不太引人瞩目的变化,但是却紧扣了六中全会上中央提出的和谐社会主旨,普罗大众的利益高于一切,在这一点上很多人还没有能够真正领悟到,或者说没有真正把这个观念贯彻于自身日常工作中,而赵国栋却能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并且将之灵活运用到了自己工作中,不管这是不是一种作秀,但也足以证明对方在这方面的成熟。

  想到这儿,老人下意识的思考着翻了年即将开始着手为迎接十一大召开的各省党代表大会,省一级班子里也同样应该考虑一些观念新思想活跃的领导干部来挑起重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