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七节 动向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七节 动向


  电话响了好一阵,赵国栋一直未曾发现。

  他一直沉浸在刚才姚文智和自己所谈的话题里,不能自拔。

  姚文智带给他的消息让他震惊,虽然他早已经有一些思想准备,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这场风暴来势如此凶猛。

  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联手在八个省市同时采取行动,三天之内抓获了二十二名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犯案人员,其中有两人为两人为澳大利亚籍、一人为日籍,其余十九人均为中国籍。

  涉案人员中均为钢铁业界人士,其中绝大多数人都在几大国营和民营钢企中担任一定职务,京钢国际副总裁萧春阳赫然名列其上,引发整个钢铁业界巨大震动。

  而涉案的两名澳籍人士亦是两拓高管,日籍人士则是三井物产的一名负责铁矿石贸易的主管。

  这一案几乎是同时发动,京城、沪江、津门、冀、鲁、苏、辽、鄂八个省市国家安全部门和公安机关在同一天内陆续抓获二十二名涉案人员,并以危害国家安全罪予以刑事拘留。

  让赵国栋感觉到一丝安慰的是李永刚并未在这一次抓捕行动中被涉及,但是姚文智很快又打破了赵国栋的一丝幻想,国家安全机关和公安机关随后还会有一系列行动,估计还会有不少人员会被牵扯进来。

  赵国栋不知道李永刚和萧春阳、齐连成等人搅得有多紧,但是他可以肯定李永刚怕是难得脱身,即便是不会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来定性,但是泄露国家秘密罪这一条罪名只怕是难得甩掉。

  其实在姚文智出任商务部副部长之时赵国栋就和姚文智分析过铁矿石谈判中中国谈判小组屡屡受挫的原因,两人都一致认为中国谈判方在谈判中步步被动,三大矿企对国内各大钢厂以及码头存量、钢厂铁矿石存量甚至连焦煤存量都是了如指掌,这使得中国谈判方每一次谈判都像是赤身**在和对方谈判。

  两人都觉得问题很大程度存在于内部,尤其是在国内钢材市场明显不振的情况下,三大矿企依然咄咄逼人,底气十足,这不能不让人们深思,姚文智把这个情况在商务部内部进行探讨之后,商务部决定向有关部门反应,而赵国栋提供的一些情况就作为了最重要的线索,而国家安全部门和公安部门也早就接到了一些反映,只是苦于没有明确线索,这种情况下,国家安全部、公安部和商务部联手对此事展开调查就成了姚文智就任商务部副部长之后的第一件事情。

  没想到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一介入调查很快就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通过各种侦查手段获得的线索迅速反馈回来,一个巨大的覆盖整个中国钢铁企业的间谍情报网络很快就浮现在国家安全部门和公安部门眼前,三个月时间的调查,足以获得太多够份量的证据,所以才会有前两天的雷霆行动。

  这个消息事实上已经不算秘密,而且迅速成为各大媒体的焦点,国家安全部门和公安部门的发言人已经出面证实了这个消息,但是具体情况却没有对外宣布。

  这对于还处于艰苦拉锯战中的铁矿石谈判也是一个巨大冲击,而被抓捕的人员中至少有三人都是本年度谈判和前两年谈判小组中方成员,这种事情的发生简直比悬疑电影还要令人不可思议。

  电话执着的震动着,赵国栋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似乎被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所以赶紧收拾自己的情怀,这种事情事实上自己也早就有心理准备,只不过没想到这一波风暴刮的如此猛烈而已。

  拿出电话才发现是戈静来的电话,赵国栋赶紧按下接听键。

  “戈姐,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注意到,??????”

  “嗬,我还以为你这两天怕接电话,谁的电话都不接呢。”戈静电话的永远是那么沉静,即便是埋怨的语气也是那样亲和。

  “嘿嘿,这两天的确电话多,但是也不敢不接电话啊。”自打那一期《对话》播出之后,赵国栋发现自己的电话频率至少增加了三倍,尤其是欧阳锦华拿着的那个电话,更是几乎没有多少时间是空闲的,即便是他这个私人电话也一样没有消停过,来自经济界的,媒体的,还有一些企业界的,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会通过各种渠道和自己联系,这让赵国栋觉得自己真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

  “呵呵,谁让你在央视里边说真话呢?”戈静也难得的打趣了赵国栋一句。

  “戈姐,难道说说真话也是一种罪过?”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戈静不会无的放矢。

  “说真话当然是好事,但是有些人讳疾忌医,就不愿意听真话,尤其是真话还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心态就难免失衡啊。”戈静语气平静,但是话语里显然是有所值。

  赵国栋也隐约感觉到戈静话语里所指什么,《对话》栏目那位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的确太过犀利,而自己的回答很显然触及到了很多人利益,尤其是这种有点针锋相对的回应,很容易让人感觉自己是刻意为之,但是处于那种环境下,赵国栋不想违背本心,何况自己的观点是否属实,是否正确,是非自有公论。

  “戈姐,我有思想准备,权军主任让我上电视时我就有思想准备,我不打算打些哈哈,说些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话,那就失去了意义,我只是本着我自己做人的原则谈一些我自己的看法,绝大部分观点,我都是和权军主任交换过意见的,只是最后一个话题,我没有和权军主任商量,但我对我自己说的话负责。”

  赵国栋语气相当坚定而沉重,听得戈静也是忍不住在电话里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国栋,搞得你好像有点犯了弥天大罪的味道,至于么?也就是一个观点之争而已,何况我不觉得你的观点有什么不对,我也相信赞同你观点的人不在少数。”

  赵国栋也琢磨出味道来了,戈静话语中并没有什么责怪或者批评的味道,先前不过是一些调侃味道,这个时候赵国栋才算是略略放下心来,毕竟在这个层面上说错话,也许就是政治问题了,即便是自己认定自己观点没错,但是在那种场合下说出来是否合适,赵国栋自己事后也有些后怕。

  “好了,国栋,不用再为已经过去的事情担心了,你在哪儿,如果可以的话,你到我这里来一趟吧,我有些话要和你谈一谈。”戈静安静的道。

  “现在?”赵国栋吃了一惊,“很急的事情么?”

  “倒也不急,不过我想早一点和你谈一谈,我心里也好有一个底,马上就是年底了,事情太多,一拖也许就要年后了。”戈静没有绕圈子,“是关于你的去向问题。”

  “我的去向问题?”赵国栋大吃一惊,自己这才到发改委不到一年,难道说又要调整自己,这未免太儿戏了吧?

  “嗯,现在这个问题还不确定,你先过来再说。”戈静不再多说。

  搁下电话戈静陷入了沉思,说实话她同样也没有想过赵国栋的去向问题,但是上午在像副主席汇报工作时副主席和自己谈到的一些情况让戈静若有所悟。

  副主席谈到了干部年轻化的问题,谈到了培养年轻优秀干部要用到刀刃上的问题,也谈到了勇于开拓创新的问题,和副主席接触这么久,如此密集的谈到年轻干部使用问题,戈静还是第一次。

  副主席并不健谈,很低调谦和的一个人,但是每一句话都很有份量,戈静对副主席相当尊重,这位老人长期在书记处工作,对于政治思想工作和干部队伍建设把握很准很深,这个时候和自己交待年轻干部使用问题,不能不让戈静有些疑惑。

  还是副主席主动打破了戈静的疑惑,谈了他的一些想法和观点。

  翻了年从四月到六月是各省参加**代表的选举时间,也就是说在两个月之内,各省要完成参加**的代表选举,而在此之前,一些预先性的布局调整也要进行,各省一些主要领导也因为年龄或者轮换的原因要在这期间进行调整,而中央有意在这一轮调整中有一些幅度比较大的新动作,其中提拔任用一些思想开放思路开阔善于创新的年轻干部到重要岗位上就是其中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