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八节 年轻化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八节 年轻化


  如果说副主*席只是谈及要大胆使用年轻干部到重要岗位上这话题,戈静倒也不至于如此敏感,毕竟赵国栋才从滇南到发改委,担任副部级干部也还不到三年时间,戈静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赵国栋的问题,但是当副主*席问及对前几天《对话》栏目中一些观点看法时,戈静心里也忍不住一动。

  赵国栋这小子运气未免也太好了一点!戈静打心眼里替赵国栋感到高兴。

  如果戈静连副主*席的言外之意都还听不出来的话,那也枉自在这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位置上呆着了。

  事实上副主*席在赵国栋到发改委任副主任这个位置上就发挥了作用,这一点戈静也隐隐知晓,诸贤对赵国栋这样快的调整是持反对态度的,但是最终还是同意了赵国栋的调整,想象得到,这种情况下能说服诸贤的还能有谁。

  这一轮的调整实际上在诸贤和自己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框架,政治局常委会议上已经隐隐有了一些意向性的东西,虽然还没有形成明确的东西出来,但是作为主管党务组织这一摊工作的副主*席对于中*央的意图理解得更为透彻,而诸贤和自己也已经提前从副主*席那里领受了任务,那就是提前为一些调整工作走前期的准备工作,以便在中*央一旦要进行调整时,能够最快时间内拿出合适的方案和人选来。

  在**之前,还会有一些地方上党政主要领导会进行调整,而把具有开拓精神的年轻干部使用到重要岗位上和《对话》栏目这个话题结合到一起上来考虑,很多东西就比较明朗了。

  三十七岁啊,赵国栋今年才三十七岁,就有可能要走上正部级干部岗位上,而且极有可能出任一省之长”可以说除了在草命年间有此可能,在改草开放以来更是尚未有过。

  当然这一次副主*席也很明确的提出了中*央的一些观点”要进一步加大干部年轻化步伐,就是要把一些年轻干部推上重要岗位,像一批六零后干部也要逐渐走上高端政治舞台,只不过赵国栋这化零后夹杂在其中未免也太令人瞩目了。

  ……………………………………………………………………………………

  赵国栋来到戈静办公室时已经是下午下班时间了,走廊里很安静”没有其他人,赵国栋和戈静秘书联系上,秘书把赵国栋带到了戈静办公室。

  “怎么,这段时间很忙么?”,戈静并意赵国栋入座,“连来我这里的时间都没牡”

  “戈姐,能不忙么?到发改委里来就没有轻松过啊。权军主任在做客新浪网和天下网时的意见也引起了很多争论,尤其是在成品油经营领域,国资、民资和外资现在博弈相当激烈”这本来是商务部的审批权限,但是关系到我国能源领域的安全,尤其是在外资跨国企业大举进入国内的时候,有些问题发改委也需要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商务部也对这个问题很慎重,希望和几个部门就这个问题进行探讨协商,我这段时间主要也就是干这活儿。”,赵国栋实话实说。

  “嗯,看来你在发改委还真是越来越有状态啊。”,戈静微微点头”“很喜欢这个工作么?”,“这要看怎么说,这里是学习和锻炼的好地方,能开阔视野,增长见识,能提升能力,磨砺锻炼,也能做一些自己原来一直想要做的事情。”,赵国栋目光有些悠远”似乎是在体味这快一年来的工作感觉,“做成事情的滋味很好,但是要在这里做成一年事情太难了,而且受到很多其他因素的制约,表面上你已经做成了,但是实际效果却未必能让你满意,尤其是落实责任的主体是在地方政府,所以有时候也会很失望。”,“这么说也算是有喜有忧?”,戈静反问了一句”“你自己评价自己在这一年干得如何呢?”

  “嗯,喜忧参半吧”我觉得自己干得也还行,至少还是做了一两件踏踏实实的工作。”,赵国栋语气中颇为自豪,“不枉到发改委里来走一遭,所以我希望在今年还能做成一两件事情,哪怕是一件,也满足了。”,戈静能够理解赵国栋的心情,他就是想要踏踏实实做点实事,他甚至也不是很在乎同僚和上司的看法,他只是想做一些他认为值得一做的事情,这是戈静最为欣赏赵国栋的一点,人如果没有了对理想追求上的执着进取,那么这个人就真的只是一个政客一个官僚了。

  赵国栋不是那种官场老油条,具体事情上的成败已经很难掀起他们心中的波澜了,他们追逐的是上边的看法,戈静不知道他们这算是成熟冷静加上现实,还是完全丧失了工作漏*点,缺乏对理想的追求,总之她不太喜欢这种干部,哪怕他们经验再丰富,履历再详实,如果干工作没有一番理想,那一切都是枉然。

  “国栋,你在发改委里边经手的工作的确让人热血澎湃,从宏观层面上来推动这个国家经济领域方面的变草,这份成功感恐怕是很多人无法感受到而又梦寐以求的,但是我感觉你似乎总还是对地方上的工作念念不忘,不知道我这份直觉有没有错?”,戈静的话撕破了一直萦绕着赵国栋心中那层若有若无的薄雾,赵国栋心中也是一震。

  戈静的观察力和直觉感委实惊人,就能从和自己的接触中觉察到自己对地方上工作的渴望,也许自己有地方情结,换了一个人也许对能到国家发改委这样的口岸上甘之如诒,自己虽然也觉得很充实,但是始终有一种粱园虽好却非久恋之家的感觉,他更渴望能够到地方上一手一足的去打造和改变一个地方,使之变成一块乐土。

  赵国栋不知道这份渴望是不是每一个领导干部都有如此想法,但是他的确如此,就像宁陵一样,看到一个边荒之地在自己治下变得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看着老百姓笑逐颜开安居乐业的景象,看着一条条公路铁路建设起来,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看着商场市场内丰足的货物,他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他甚至觉得是自己是不是有一种封建时代那种自诩父母官的情结,但他不认为自己这种情结有什么不好。

  “戈姐,我不想隐瞒什么,虽然我觉得在发改委干得很顺手,但是就像您说的,我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种想要回到地方上去甩开膀子大干一番的冲动。我承认发改委这一年工作对我极其重要,可以说脱胎换骨不为过,就像在滇南一年对我自己工作能力短板的弥补一样,都对我今后的工作有着难以形容的裨益,但是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在为我*日后下地方做准备,真井,我有这种感觉和渴望。”,赵国栋言出至诚,脸上也是有一种深思熟虑之后的升华表情,弄得戈静也是唏嘘感慨不已,命运总是垂青有准备之人,谁说赵国栋只知道埋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路?

  “国栋,这样就好,我也不打算瞒你,但现在这个消息也还只能说是一个动向趋势,还远谈不上具体安排,我想让你提前有一个心理准备,假如,记住,我说的是假如,哎,本来这种事情戈姐都不该提前透露给你,也许会搅乱你的心思,但是我觉得你这几年连续调整了几个地方,心理素质也该有一定适应能力了,所以我还是决定告诉你。”,戈静话语少有的出现了一些混乱,大概也是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考虑成熟,顿了一顿之后,才下了决心一般道:“昨天副主*席和我谈到了在使用年轻干部上的一些观点想法,应该是代表中*央高层的一些意见,主要是着眼于年后的**代表选举和紧接着而来的**,中*央打算在干部年轻化上加快步伐,培养一批政治素质过硬、工作能力和实绩突出、思维视野开阔、用于开拓创新的年轻领导,让他们走上重要岗位,我感觉副主*席对你很看重*……”

  “副主*席对我很看重?!”,赵国栋吃了一惊,有些惊讶的张大嘴巴半天合不了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职务变迁居然是源于副主*席的观点。

  “当然,不仅仅是你,他对像你这样的一批年轻领导都印象颇深,但是我感觉他似乎对你印象特别深。”戈静微微一笑,当然不排除副主*席知道自己和赵国栋关系不错,流露出来的一些表象,或者是自己的心理暗示影响,“现在中*央只是有这个意向,但是尚未正式确定下来,我估计会在年后政治局会议上定下来,究竟你能不能入上边法眼,还不清楚,但我希望在这方面有一定思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