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节 旧部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节 旧部

  房间里气氛很热烈,赵国栋带着张宏伟和欧阳锦华到时,钟跃军等一干人都已经早早候着了。

  从钟跃军开始,焦凤鸣、曾令淳、鲁能、马元生、魏晓岚、简虹、唐耀文,再加上从滇南过来的霍云达,基本算得上是整个清一色昔日的赵系嫡系人马了。

  当然并不是说与赵国栋关系密切的人就只有这几个人,实际上像崔秀夫和周重和赵国栋也一直保持着相当密切的联系,而如huā林县县长葛成,同样也很得赵国栋看重,赵国栋还在滇南工作时,葛成就利用出差的机会曾经到昆州拜访过赵国栋,赵国栋进京之后,葛成也一样来过京里拜访。

  只不过像崔秀夫、周重以及葛成几人一来身份是县长,二来都属于后期进入赵国栋那个身边若隐若现的圈子里,无论是从感情还是关系上都还难以和这几个人相比,所以在来这里时,无论是钟跃军还是焦凤鸣都没有考虑过他们几个,就连魏晓岚、简虹和唐耀文三人也是焦凤鸣主动提出把三人叫上,钟跃军才首肯的。

  尤莲香和些文魁两人没有来,一个作为市长没有那么方便,一个是刚到怀庆担任常务副市长,同样脱不开身,些文魁还专门打来电话给赵国栋请假,足见些文魁的有心。

  “赵书垩记,还是喝咱们宁陵持产一加碧玉丵乳酒吧,孙长富厉害啊,这碧玉丵乳酒愣是被他在保健酒市场里砸出一片天地来,但是我要说还得原来麒麟观道家食品厂原厂生产的货色才够味,现在大规模生产,质量上虽然没有问题,但是总觉得口感上不及原来醇厚香浓了。”焦凤鸣掂了掂酒瓶,“这是存在驻京办里的老货,味道绝对正宗,还是别长富没有收购之前的存货,张司长,欧阳秘书,尝一尝,比起什么茅台五粮液三元红这一类的名酒来,只好不差。”

  “老焦,你就吹吧,这能比么?茅台五粮液三元红那是纯白酒,你这是保健酒,真正喝酒的,没几个喝这玩意儿,喝这个的都是些底气不足,但是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的,你瞧瞧酒量好的,谁喝这个?”鲁能打趣道:“价格不菲,干起杯来”大家伙儿也显得豪迈,是不是就图这个。”

  “老鲁,既然知道,你又何苦揭破。”焦凤鸣似笑非笑的瞥了对方一眼,“你的意思就是跃军书垩记舍不得辜台五粮液喽?要不咱们俩就不喝这碧玉丵乳酒了,茅台五粮液随你选,相信这里也不会卖给咱们假货。”

  钟跃军酒量有限,但是焦凤鸣却不弱,鲁能酒量虽然比钟跃军强,但是却不是焦凤鸣对手”被焦凤鸣这一逼,就有点接不上话了,不过鲁能从来不会在嘴皮子上输人”“老焦,我只是就事论事,今儿个咱们进京来是图个啥,不就是热闹么?难道还能贪图一杯酒不成?赵主任在这儿还没有发话呢,轮得到你开腔。”

  见鲁能态度软了,其他几人脸上都露出会意的微笑,再好的嘴才在实力面前都只能是折戟沉沙。

  赵国栋也看得大乐,鲁能这家伙嘴皮子不输人,但是焦凤鸣就简单的用单挑就足以把问题干脆利索的解决。

  “今儿个既然是大家伙儿到京里来,当然是尽兴就好,这碧玉丵乳酒我很喜欢喝,只要有机会,我宁肯不喝什么茅台五粮液三元红,而喝这个养生碧玉丵乳酒。”赵国栋摆摆手,“宏伟和欧阳可以为我作证。”,张宏伟和欧阳锦华都是连连点头表示属实。

  赵国栋这也是实话,在京里喝酒的时候免不了,可赵国栋酒量虽大,但却不太喜欢和高度白酒,所以这个宁陵产的养生碧玉丵乳酒就成了他的最佳选择,也算是一个最好借口,那辆奥迪车尾箱后边随时搁着两件碧玉丵乳酒,只要需要立时可以拿出来作为挡箭牌,倒也起了一些作用。

  热菜很快就上了来,按照赵国栋的意思大家伙儿在一起吃饭就是吃个味道环境,没有必要讲什么排场格调,选个合适的场合,味道要地道,环境要清静,仅此两个要求,作为宁陵驻京办自然安排得妥妥帖贴。钟跃军和焦凤鸣都注意到了赵国栋来赴宴带着的张宏伟和欧阳锦华二人,欧阳锦华就不说了,赵国栋的贴身秘书,那算得上是赵国栋的贴心人,但是这位张司长,钟跃军来了两次,两次都有这位张司长出席,上一次说不得了,还有另外一位处长,可以说是碰上了,这一次不一样,那是提前甄约了,而且从两人之间的态度钟跃军也能揣摩出一二,这位张司长看来很得赵国栋信任。在商言商,在仕言仕,一群仕涂上打拼的人,兰句话不离本行,自然也就免不了谈到当前的中心工作和一些安原政治格局的变化上来。

  崔红安在年前调任省建委任主任,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办公厅主任窦再远出任永梁市委书垩记,这看似一个不错的安排,但是赵国栋却知道窦再远是自己走之后不久就兼任了省委办公厅主任,这是一个相当关键的位置,可以说如果在这个位置上干得好又能得领导信任的话,三四年后当今副省长甚至直接升任秘书长都不意外。

  窦再远担任省委办公厅主任刚到两年时间就被下派地方,看似是出掌一方,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主要领导需要窦再远腾位置,陈英禄出任了省委秘书长,那么这个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办公厅主任就也要一个可靠的人选来担任。

  “老窦出掌永梁也算是人尽其用啊,崔红安一走,永梁有点群龙无首的感觉,蓝光现在也很郁闷,如果老崔能够在坚持两年再走,他未尝没有接班的可能,现在可好,老窦被发配下来,这一呆还不知道几年,蓝光要想上进,那就得考虑往外走的问题了。”

  鲁能现在担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比起钟跃军和焦凤鸣等人来都要潇洒许多,说话也没有那么多顾忌,就像他自己说的,宣传部这点活儿,他每天用两个小时就能处理好,郝梦侠和他处得也还算融洽,交给他的工作他也不给郝梦侠拉稀摆带,尽心尽意干好。

  “崔红安算是安排得不错了,我一直以为省里边会打发他到环保局担任局长呢。”焦凤鸣淡淡的道:“秦省长表扬永梁在节能减排方面工作做得好,要求在永梁开现场会,我都感觉到这简直是在给崔红安架在火炉上烤,还好,老崔到建委也算一个安慰。”

  “哼,你也别把别人的政治智慧想得那么简单,崔红安在永梁干了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龙应华在永梁时候干得风车斗转,难道说就没有崔红安一份功劳,应书垩记任上主抓环境治理,永梁列为重中之重,他崔红安能不接招?那应书垩记早就把他给撸了。”,鲁能不以为然,他没有焦凤鸣那么多顾忌,在赵国栋面前也更放得开。

  “可谁都知道永梁的产业结构是什么,他要调整,就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当时我记得应书垩记也明确指出对于各地区经济发展要实事求是的区别对待,不要黄鳞泥鳅扯得一样长,《安原日报》还专门把永粱产业结构的调整作为一个典范来推广,可这主要领导一换,味道就变了,当然领导也有说的”给了你永粱几年时间来调整,难道你还没有调整过来?莫不是要一直调整到**召开?”,“大家都是明白人,永粱的变化摆在那里,把崔红安安排到哪个旮旯里,能让人心服口服?我看安排到建委才是一着妙棋,至少堵住不少人嘴巴,不至于让人觉得太过绝情吧,但对于崔红安来说,只怕心里却是一片灰暗吧,他的仕途之旅是不是也就算到顶了呢。”

  鲁能话语相当尖刻,对于他来说,他脑袋上是早就被打上了赵系人马的烙印,凌正跃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现在还好有郝梦侠这个屏风在前面挡着”他在安原也是憋屈得紧,夹着尾巴做人,也只有在昔日的老同僚老领导面前才可以发泄一番。

  钟跃军一直默然不语,崔红安调任省建委主任很似很平常,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当市委书垩记的却是寒意森森,把省直机关和地市之间这样来回挪移,让你无话可说,但是重要性却不言而喻,八丵大军区司令都可以换防,难道说你一个市委书垩记就不能动了?

  省发改委主任位置一直空悬,据说凌正跃一直没有选到合适的人选,这让钟跃军心中也是暗自打鼓,发改委主任这个位置看上去位高权重,但是对于钟跃军来说却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现在宁陵市委书垩记这个位置上可以说是自己最好起飞的位置,如果平调到发改委担任主任,那无疑是就是一个最惨痛的失败。

  现在钟跃军也是最为担心此事,为此他也曾小心向已经担任常务副省长的杨劲光求证,杨劲光也说省委在这个人选上一直未选定,凌正跃很看重这个位置”所以很慎重,杨劲光还打趣的说如果钟跃军愿意来,他当然欢迎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