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一节 影响力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一节 影响力

  “当建委主任就算走到顶,老鲁,你这观点是从哪里钻出来的?”马元生大大咧咧的道:“想这个位置的人海了去,都削尖脑袋往里钻不得呢。”

  “哼,老马,像你我这些能到那个位置当然是睡着能笑醒,但对崔红安来说不一样啊,他是市委书垩记,而且也算是排位在咱们省里边前几位的经济大市市委书垩记,这一下子搁到建委主任位置上,你说这内心失落感有多强,一般人能受得了。”鲁能摇摇头,“所以这一手厉害着呢,就让你在这个位置上磨上几年,你啥雄心壮志都得磨平了。”

  “关键不走到什么位置的问题,而是崔红安这样不明不白的被调整,难以服人。”魏晓岚插话道:“永梁的变化我最清楚,仅仅凭永梁市委在解决污染问题上所下的决心和推动这项工作的力度,就足以证明崔红安的所作所为当得起这个市委书垩记,也对得起永梁这一方老百姓。”

  她也是担任了好几年的资深县委书垩记了,土城紧邻永梁的金梁县,永粱市委市府在调整结构上的力度很大,这几年效果也很明显,也的确对地方经济造成了一些影响,像彻底关停小水泥、小化工和一些高污染企业,永梁市委几乎是要求个下辖各县县委书垩记立军令状来解决这个痈疾,硬生生把这些经常死灰复燃的牛皮癣给拖制住了,可以说相当难得,但这一次崔红安却成了牺牲品,为此魏晓岚也是颇有感触。

  这一次些文魁升任怀庆市常务副市长之后空缺出来的副市长人选中,她原本是最热门人选但是钟跃军选择了贾平原,也引起了市里边不少人的不满,而魏晓岚也是相当失落,她原本以为候选人会在唐耀文和自己之间产生,没想到却是贾平原,感慨之余她也萌生出了想办法离开宁陵的想法,这一次来京里,她也就是想要和老上司谈一谈这方面的事情。

  赵国栋也没有对这个问题多表态,毕竟自己是从安原走出来的干部你就不好对目前安原省委的一些做法和要求表态,这样很容易引发不必要的矛盾。

  至于说崔红安的去向赵国栋相信也让凌正跃煞费苦心,既要让外人感觉到他本人不是那种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角色,又要腾挪出位置来好为他自己的亲信铺垫,赵国栋感觉他算是做的不错了。

  赵国栋注意到钟跃军相当安静,他有些奇怪,也看不出钟跃军情绪好不好,只是对方表现得不太像今晚的主人似的。

  “跃军,**今年下半年就要召开了,你们市里边参加**人选有没有确定下来。”赵国栋寻找着话题。

  “基本上确定了五月底省里召开党代会,到时候才能真正确定下来。”钟跃军点点头,“赵主任,听说在**之前各地也会有一些调整。”

  赵国栋瞅了一眼钟跃军,不动声色的道:“应该会有一些调整,安原前几年变化不大,所以这一两年变动大一些,不过去年你们省里边已经进行了大幅度调整,今年我估计变化不会太大了吧。”

  “可是听说秦省长和苗书垩记都有可能要走啊。”一直没有开腔的曾令淳插话道:“照理说他们俩之间肯定会有人动一动了秦省长是一直在咱们省里成长起来的干部,这省长干满一届,凌书垩记才来似乎省里边就没有合适位置了,而且传言秦省长要走也就好几年了,结果其他人都走了,唯独他还没有动,至于苗书垩记似乎也不可能再在这个位置上干一届吧。”

  “现在还说不清楚,中垩央的调整也需要考虑方方面面,苗振中这个位置很关键不好动,毕竟咱们安原省里去年变动太大了省委书记、组织部长、常务副省长都动了,如果秦省长再走的话这对省里边影响太大了,会对全省社会经济事业发展产生不利影响,我想中垩央要考虑这一点吧。”鲁能插话道。

  赵国栋也承认鲁能的观点很有说服力,这家伙天生是政治人,对于时局起伏政情变化把握很准,也总能踩着节拍分析问题,安原前两年变动相对较小,都集中在去年一年里,省委书垩记、常务副省长、组织部长三个重要人物都换了,如果今年又要换省长,那么省委副书垩记也要一起动,那几乎就是把整个安原省全部大换血了,这对于安原省发展不是好事。

  但是苗振中在安原也是一呆快十年了,这个省委副书垩记位呈对于他来说实在太大了一点,中垩央也许也要考虑这一点,所以这中间有太多不确定因素。

  “省里边的变动也不是你我能够考虑的,跃军,凤鸣,还有晓岚、简虹和耀文你们几个,现在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工作才是正经,宁陵去年的发展速度依然保持了一个相对较快的增速,距离安都的差距也就是一步之遥,但是我觉得你们可能要认真学习体会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这其实就是为**预定了调子,把握住时局走向,切实结合本地实际情况搞好工作,随便什么人来,也能拿得出来一份踏踏实实的政绩和。碑来,在我看来,老百姓的口碑就是最好的政绩,这一点我希望你们都要有意识的调整自己目前的思想观念。”

  赵国栋这番话言有所指,钟跃军和焦凤鸣都明白。

  上一次见面之后,宁陵市委市府也在有意识的调整工作方向,保障房建设不但推进和落实上进一步加大了力度,而且在制定保障房发展和管理制度上也形成了一系列制度,并送交到了市人大进行讨论,这也在卒里边引起了相当热议。

  尤其是市委市府创造性的提出了要把外来务工人员也纳入宁陵本市人口一样对待并要在教育和医疗等方面前给予平等对待的目标规划,市里边也要有针对性弥补和完善这方面资源的不足而采取措施,以求适应城市发展变化的需求,这一点也引起了各界媒体的关注。

  社科院一个调研组也在上月专门来到宁陵即兴调研,了解宁陵市委市府在创新外来人口管理和服务上的做法,要作为一个专门课题进行研究,省委宣传部部长郝梦侠亲自作陪参加调研,鲁能全程参加了调研。

  针对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各地也在组织学习,但是像宁陵这样在如此短时间内率先作出反应的却不多见,尤其是像宁陵这样以经济发展闻名遐迩的新兴城市突然调整风向,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热议。

  宁陵去年发展增速依然保持了百分之三十五点四的增速,虽然下滑幅度明显,但从GDP增量来看依然相当骇人,已然紧紧咬住了安都的尾巴,如果今年增速继续能保持在百分之二十左右的增速,没那么超越安都成为全省第一经济强市就成定局。

  宁陵市GDP高速增长也为宁陵市财政猛增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其他地方略略有些差异的是宁陵税收在财政收入中比例相当高,远远高于周边其他地市,这和宁陵在土地出让问题上采取了较为谨慎的步伐有很大关系。

  宁陵房地产市场波澜不兴,被房地产商们誉为最无发展空间的市场,无论是在地段还是为所占比例上,保障房所获得土地都在每年的宁陵土地市场上占据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这直接冲击到了宁陵房地产市场,也引起了房地产商们的极大不满。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相较于周边如宾州、唐江、永梁等地的房地产市场,宁陵普通商品房市场依然处于低位徘徊,房价甚至低于经济远不及宁陵的通城,不管是江东新区还是河南新区,抑或是西江老城区,普通商品房价格都是波澜不兴,但是宁陵市里房地产市场也出现了分化局面,一些高端商品房价格高攀,和普通商品房价格明显拉开了距离,但是这一细分化板块对于整个宁陵普通老百姓来说却影响不大。

  宁陵市政府在推进与宁陵几大支柱企业所建的员工宿舍这项工作上也是为房地产开放商们诟病不已,在他们看来,这一部分群体中原本有相当一部分是可以被挤进商品房市场的,至少可以通过按揭方式来解决,但是现在宁陵采取这种方式兴建了大量不同层次的员工宿舍,既满足了部分管理阶层的需求,也满足了大批企业务工人员的需求,极大的挤压了宁陵市的出租房市场,使得宁陵房地产更趋平淡。

  原来宁陵方面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大作宣传,主要就是考虑到省里边对这个问题上态度模糊,不是很支持,大概也是考虑到宁陵特殊性和其他地市因为房地产市场兴盛而获得的土地出让金上的巨大收盖有冲突,但是在赵国栋提醒了钟跃军和焦凤鸣二人之后,两人猛然开窍,开始在这方面做文章,立时就引来了众多新闻媒体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