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二节 观人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二节 观人


  张宏伟一直在仔细的观察着赵国栋和这帮安原干部之间的关系,准确的说应该是宁陵出来的干部,其中有两位已经不属于宁陵市的干部,一位是安原省委宣传部的副部长,还有一名则到了滇南生根发芽,担任了红山刚刚委常委、副州长,毫无疑问这帮干部都是从赵国栋主政宁陵是那个体系里成长起来的。

  按照惯例从一个地方离开的主要领导对原来所在地的影响力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持续时间通常不会超过一年就会开始大幅度衰减,三到五年之后就会基本衰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除非这个领导成长成为该地区所属行政区域的主要领导,或者对于这个地方的发展起到了其他人难以匹敌的重要作用,但总的来说,后者存在的影响力远不及前者,这是中垩国人县官不如现管的国情和心态决定。

  在他看来赵国栋当然只能属于后者,但是赵国栋对于宁陵这批干部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一般性理解,即便是赵国栋对于宁陵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像这样一个地区包括市委书垩记、市长以及两位市委常委在内的班子主要领导来京拜会赵国栋,就有点超出了一般性理解了。

  从他感觉到包括三位县委书垩记在内的所有人在内对于赵国栋的感情是混合着尊敬、认同和信任的,获得尊敬可以理解,毕竟赵国栋现在是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在这个位置上要获得尊敬不是难事,何况他还在宁陵担任了几年市委书垩记,这些人大多是在他任下成长起来的,于情于理都可以理解。

  获得认同和信任却不容易,尤其是后者。

  认同基于他们在工作观点和理念上的一致性,而信任却基于他们被赵国栋个人魅力的吸引折服,毕竟现在赵国栋已经不再是安原省委常委,也不是宁陵市委书垩记,虽然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这个位置很显赫,但是对于安原政治格局的影响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尤其是新任那位省委书垩记和赵国栋的一些观点明显有距离,他们还能表现出这样的姿态,在张宏伟看来,要么就是政治不成熟的官场生嫩,要么就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感情。

  在座几人中最起码都是处级干部中的县委书垩记,一样是在政坛沉浮了几十年的老手,很显然不他们不属于前者。

  张宏伟虽然对赵国栋的成长史有所了解,但是他还并不清楚凌正跃和赵国栋之间不足为外人道的暗战嫌隙,即便是在安原省里边这件事情知晓人也并不多。

  赵国栋能够做到这一点绝非偶然,张宏伟发现自己也是在这种潜移默化中被逐渐吸引的。

  如果说当初自己之所以主动向赵国栋靠拢源于对赵国栋的看好,但是后期和赵国栋日渐靠紧则是源于对赵国栋工作作风和态度所吸引,这是一个想做事又敢于做事的角色。

  当然敢于做事的前提是要有底气,张宏伟不否认自己和赵国栋走近部分原因是对方敢于做事以及其背后蕴藏的底气,但张宏伟觉得很正常,如果一个人不自量力去好高鹜远,那么这个人绝对不值得一交”赵国栋知道自己份量,选择自己想做,通过一番努力又能够做到事情作为目标,这才是智者所为。

  张宏伟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当他意识到自己在经贸司司长这个位置上想要在发改委里边再往上走的趋势很黯淡时,他就在开始寻找着属于自己人生轨迹变化的机会。

  初来的赵国栋看起来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看点,异以他没有多少犹豫就选择了向赵国栋靠紧。

  他并不在乎委里边一些同僚们怎样看待自己,在多达二十多个司局的发改委里边,张宏伟知道自己无论是从背景还是资历,抑或是所谓的能力和经贸司在委里边的地位来说,综合起来属于自己的实力绝对排不进前五,也就是说,三五年之内自己是很难进入高层视野。

  人生还能有几个三五年?所以他渴望着能够从发改委这潭深水中挣出去。

  很多人都盼望着走进发改委这扇门,因为这执掌着莫大的权力,项目、资金和审批权,想象无限好,只是不现实,每一个项目每一笔资金每一个权限背后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同样也有无数制约,而对于张宏伟来说他更希望看到自己所经手的东西通过自己努力变成现实,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项目,但是在发改委是体会不到这种感觉的。

  赵国栋的到来为门禁森严的发改委带来了一丝清新的空气,有些另类般的崛起也映证了他背后的实力。

  张宏伟一直认为赵国栋不会在发改委里呆太久,从性格和作风上他都更适合在地方担任一地主官,张宏伟坚信这一点,发改委不过是他的一个磨刀石,少则两年多则三年,赵国栋就会下到地方去,到某个经济偏弱的省份去担任一省主官,这是张宏伟的判断,他希望自己可以能够借助和赵国栋建立起紧密的联系,加入到这个序列中去。

  在他看来,钟跃军的表现似乎也是在为和自己相似的目标在努力。

  …………………………

  饭局终于散了,但是并未结束。

  “云达,在红山干得还算顺手吧。”赵国栋捧起热气腾腾的茶杯,有些关心的问道。

  “还行,李庆这个人虽然古板了一点,但是在工作上还是比较放手,说实话,他和原来的吴书垩记关系不睦,我倒是觉得很大程序是因为他们性格差异太大造成的,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深层次的矛盾,现在他依然在沿袭这原来吴书垩记定下规划,基本上没有做多少变化。”,霍云达啜着茶水,细细的品味着这京城里的普洱和滇南的普洱究竟有何差别。

  “唔,这就好,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后悔不后悔留在滇南。”

  赵国栋问了一个自己最想问的问题,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在滇南干上两三年,那么霍云达如果能够干出一番成绩来,自己也可以帮扶一把,帮对方扶上一个更高的台阶,但是没想到自己只在滇南呆了一年时间就离开了,虽然商无病和自己关系不错,但是对于一个副厅级干部来说,那就完全是两码事儿了,而蔡正阳只怕也很难在滇南呆过**。

  霍云达笑了起来,赵国栋一提这个话头子时,他就知道赵国栋想要问什么问题。

  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曾经多次反思过,虽然现在自己和李庆之间关系也还是不错,在红山这边的工作也比较顺手,但是远离故乡的那种孤寂感时不时还是要冒出来,尤其是在潘巧也调回了安原之后,这份感觉更浓。

  “赵主任,这个问题我想过,但是扪心自问,当初您走时我还是有些后悔,尤其是潘巧也调回了安原,有点子自己一个人被抛在了他乡的感觉,还好,有个向军和我搭伴儿,但是后来我也反复思考过,我为什么非要想到回安原呢?男儿志在四方,红山这块土地老百姓淳朴善良,还有无数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有时候到下边去考察调研,看到那些个充满期盼的眼睛,我都觉得自己背负的责任有多大。”,霍云达有些感慨,“想到这些,我就为自己有时候的些许私心感到脸红,人这一辈子图个什么,古人说,人死留名,豹死留皮,咱们这为官一任,总得要给老百姓留下一个好名声吧?我希望至少在我某一天离开红山时,红山的老百姓会这样评价一句话,姓霍的还是在咱们红山为咱们做了一点实事,有这样一个评价,我就满足了。”

  赵国栋被霍云达有些质朴的话语深深触动了,做点实事,对,就是这句话,当官就是要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听起来似乎很俗,也有点谄媚邀宠讨好老百姓的味道,但是转念一想,你当官不讨好老百姓,那该讨好谁?讨好老百姓有错么?

  现在大家都言必称政绩,政绩是什么?政绩就是让老百姓满意的事情,增加收入也好,改善生活环境也好,到造就业也好,那就是讨好老百姓的活儿,只要你是实实在在的做到了讨好老百姓,那就是政绩。

  很多人更看重上级领导的观感,在赵国栋看来这也没错,如果上级领导的态度和老百姓的需求有所偏差,那么怎样来促成和引导这二者的协调,那就是考较你这个领导能力的时候。

  上级领导的考虑自然有他的角度,而实际老百姓的需求则更现实,怎样来实现这其中统一协调,其实也就体现了一地领导干部的能力,但是当二者不可调和时,赵国栋觉得这就是考验领导干部政治素质的时候了,而他觉得霍云达所说的已经证明对方在这一点上过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