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五节 角力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五节 角力

  赵国栋当然不会对自己的命运走向一无所知,但是他也知道把自己名列那批“青年干部”名单中引起了很大争议,至今仍然没有平息,更谈不上定论。

  准确的说其他几名干部虽然被称之为青年干部,但是他们都是六零后,年龄大多都比赵国栋大五到八岁之间,其中一名和赵国栋年龄相差最近的也是六五年的,比起赵国栋要大上五岁,早已经过了四十岁,而另外两人一名比赵国栋大七岁,一名比赵国栋大八岁,无论是在工作经验上还是年龄上都要比赵国栋有明显优势。

  五年的差距就像一道鸿沟将七零后和六零后划分开来,也许在社会普通层面中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在决定一个国家命运的政治精英群体中,七零后在很多大程度上会被占据着政坛主流的四零后和五零后视为还不成熟的一个群体,或许六零后在他们看来可以在这一届里逐渐尝试着进入政治主流群体中,但是七零后显然显得太过于稚嫩了,也许下一届更为稳妥一些。

  但是赵国栋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自己虽然在工作时间比另外几位要短一些,但是他觉得自己在工作经历和履历上丝毫不亚于他们,甚至还有过之,长时间的基层工作经验和在省直机关以及两个国家部委工作的经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如此丰富的经历,而且他也觉得抛开在地方上工作期间的耀眼成绩,自己不管是在省直机关还是国家部委里边都应该是做出了一些拿的出手来的东西。

  安原省交通厅工作期间安桂高速和安渝高速两条高速公路的BOT提出,虽然有些年少轻狂率意的味道在其中,但是毕竟也是一笔首开纪录的实打实融资;能源部工作期间启动了国家能源战略储备计划施行,也是他最为得意之举,直到现在能源部依然还在按照当初自己的意见不断扩大战略能源储备:支持滇南省委组织部工作期间所取得的成绩一样有目共睹,纵然对那样一场调整风波还有这样那样的争议但是无可非议的是滇南人事格局摆脱了昔日*本土派和外来派之争,进入相对平稳的局面。

  至于国家发改委这一年多时间里是非自有公论,赵国栋更是底气十足。

  正因为如此,赵国栋觉得自己完全有资格去竞逐这样一份资格,哪怕是最后落败,但是终归也要在高层心目中留下一个深刻印象何况根据各方综合所得的信息反馈回来,他也不认为自己就没有一点机会。

  政治局会议召开在即,赵国栋知道这个会议就将决定自己是否能够名列那张令人瞩目的名单其中,其他几位和自己同处一张名单的青年干部基本上没有多少争议了,唯独围绕着自己的争议依然在进行。

  ……………………………………………………………………………………

  戈静也没有想到赵国栋这个人选问题上竟然会引起如此大的波澜,她原本以为像前面几位都已经顺利的入围,那么赵国栋似乎也应该问题不大才对。

  但是从几位常委那边反馈回来的情况都不是很好,除了委员长和副主*席两位态度较为明朗外其他几位常委似乎不是很明确,这让她也有些拿不准了。

  在她看来,至少钱越是比较欣赏赵国栋的,但是欣赏是一回事,钱越似乎更希望赵国栋能继续在发改委发挥作用,好像并不太赞同赵国栋到地方上去,或许他觉得赵国栋在发改委的表现相当出彩,赵国栋更适合在发改委里推动他觉得更为重要的工作?

  这似乎也不成其为理由吧?

  好在钱越也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在赵国栋的任用上应该要综合考虑,要扬长避短,充分发挥年轻干部的长处,使其能够承担起适合他的担子。

  综合考虑,适合他的担子?戈静对于这话也是琢磨良久,难以判断这些个领导们话语中的深意,难道说到地方上去就不适合了?

  岑常委那里戈静打算专门去跑一趟了解一下对方的看法在这个人选上如此大的争议难免也会引起岑常委的关注,政治成熟这一条对于一个高级干部来说是必须具备的条件,但是单单从赵国栋的年龄来说,恐怕很难说服其他人,所以戈静必须要通过赵国栋的表现来说服其他人包*常委在内。

  “戈部长,诸部长请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秘书走进来,注意到戈静似乎在思考什么”悄声道。

  “哦,我知道了。”,戈静轻轻叹了一口气”要面临的问题难度很大,最起码在诸贤这一关就很难过,诸贤他本人的态度很明确,赵国栋无论是资历还是在经验上都不适合,比起其他几位同志有一定差距,不适合在这一批部级干部中推出来,为此戈静已经多次和诸贤交换意见,但是并未能获得诸贤的认同。

  诸贤思想不通,那么就不得不huā更多的努力通过其他渠道来达到目的,戈静也觉得有些头疼。

  好在关于赵国栋的争论并非一边倒,有强烈反对的,自然也就有旗帜鲜明支持的,这一点上赵国栋这一年在发改委里的工作为他赢得了不少分,而其中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因素,那就是安原近十年来成长起来一批高级干部也使得赵国栋颇多裨益,就像苏觉华和宁法都已经是决策层中的人物,而赵国栋迅速成长起来的重要推手现在的津门市委书*记应东流也即将进入这个层次,谁也无法忽略这一点。

  ………………………………”………………………………………………,戈静为赵国栋的事情头疼不已的时候,诸贤一样对这个问题颇感棘手。

  和戈静了解常委们的意见相对应,诸贤更多的是关注其他政治局委员们的态度,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宁法似乎也和以前的观点有些不太一样,认为赵国栋这两年成长很快,政治已趋成熟,在滇南和发改委表现可圈可点,可以考虑赵国栋的问题。

  苏觉华和宁法在一个人观感上如此一致的确不多见,赵国栋才三十七岁,工作时间不过短短十六年,政治成熟?能成熟到什么程度?当了几年市委书*记,再在滇南省委组织部长位置上染一水,发改委里来搅合一年,就算是成熟了?这也未免太儿戏了。

  诸贤也对戈静在这个人选上固执己见有些恼火。

  在他看来戈静本来是一个相当冷静理性的人物,在常务副部长这个位置上的表现也是相当精明能干,其他啥都好,唯独不知道什么原因对赵国栋的观感怎么会这么好,这让他很是费解。

  当然,赵国栋是在戈静担任安原组织部长期间成长起来的干部,双方关系密切他也能理解,谁都不是圣人,人情世故也都正常,有几个自己欣赏偏爱的干部也合情合理,但是在诸贤看来赵国栋的升迁已经相当快了,从一个市委书*记几乎是火箭般的爬到了现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这个位置上,对于其他人来说几乎是难以想象的,而现在竟然又要考虑晋升正部级干部,他觉得这就有些超出原则底线了。

  但是他也不能不考虑戈静的态度。

  在常委们态度扑朔迷离的情况下,就需要更慎重的考虑这个问题。

  他原本很想要说服戈静,但是他很快发现这是徒劳,就像戈静也一门心思想要证明她的观点是正确的一样,几番争论探讨下来也没有任何结果,在这个问题上诸贤不知道是自己究竟有了先入为主的思维定势,还是戈静真的被个人观感所左右,总之两人要想在这个问题上达成意见一致很难。

  就在戈静叹气的同时,诸贤也忍不住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关于赵国栋的工作情况部里边早就进行过认真摸底调查,厚实的一本调查报告,就搁在自己桌案前。

  能够引起如此多的领导的关注,仅此一点他也足以自傲了。

  看来这个人的问题最终还是要拿到政治局会议上来定案,这是诸贤不希望看到的,他原本希望能够在会前通过部里边的充分协商沟通,就这一批人选和各位委员们达成基本一致的意见,这样可以避免矛盾突出化,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意图要落空了。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自己和戈静意见对立,常委们和委员们在这个人的观点上也是分歧很大,而相当大一部分委员们对于这个人也不是很了解,所以看来最终还是得拿到政治局会议上来当面锣对面鼓的摊开来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