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七节 偶然中的必然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七节 偶然中的必然


  ………

  “厉浑天那小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些什么仙酿,一帮子人喝得迷迷糊糊,用真气也逼不出酒意。”雷动干笑了两声,耸了耸肩膀道:“喝高了,拉拉扯扯的说要切磋,所以……不说这事儿了,婉言你那闯三关是什么情况?”兄弟是干什么的?那就是在关键时刻拿来卖的。雷动闲扯了几句后,立即转移话题。

  “那厉浑天也真是的,我记住他了。”丁婉言嘟嘻了一句后,又有些羞赧,又是隐隐有些兴奋:“在我们大定国,女孩子出嫁虽然得听从父母之言,但哼哼权在洞房花烛夜前,考验一下丈夫的能力。如果这三关闯不过,就,就可以不让你……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我只是觉得好玩而已。”

  雷动有些小晕,不过,也不能在这种时候怂了不是?遂强了下精神:“婉言你有啥招数,尽管使出来好了,为夫都接着便是。”

  “那好,我们大定国虽然以武立天下,却也非常崇尚文韬武略,先祖发明了一种战棋,在大定国内广为流传,如今已经流传遍整个康州天下。”丁婉言似乎有些怀念小时候在家下棋的感觉,遂道:“我特地制作了一副棋子,如果你能在战棋上赢我,就算你过了第一关。如果你过了第一关,会有些小小的奖励哦。”丁婉言眨着如丝般的媚眼儿,轻轻在他身上撩过。

  “原来战棋是你们大定国发明的?了不起的东西,我小时候经常玩那个。”雷动有些惊喜,小时候他不知道这世界有强大的修士。只知道当今大将军就是梦想,又或是开辟土地当帝皇之类。由此,对于据说挺能锻炼排兵布阵能力的战棋,自来是非常喜欢。有些类似于象棋,但更为复杂些。雷动可是非常擅长的。

  “既然那会,那最好不过了。”丁婉言取出了一副战棋棋子,笑得有些狡黠。

  “嘿嘿,让夫君来教训教训你,什么叫做下战棋。当年你夫君年纪轻轻,就号称雷家镇第一高手,寂寞难耐啊。”雷动一见到棋子,也是回想到了小时候,那些在战棋上叱咤风云的时光。也是隐隐有些兴奋的,搓着双手道:“来来来,速度开始。”

  一炷香之后,雷动额头汗水直冒。

  “大君,你的帅营被包围住了,是死战呢?还是投降?”丁婉言素手轻放棋子,笑吟吟道。

  “这局不算,为夫已经许久没玩了,难免有些手生。再来一局。”

  又是一炷香后,雷动擦了擦脖子里的汗,干笑不迭:“失误失误,今天为夫都被厉浑天害死了,那酒太凶猛了,头还晕乎乎呢。再来再来~”

  十局之后。

  雷动已经把黑袍脱了,汗水把亵衣都打湿了。眼见着帅营又是被攻破,代表雷动的主帅被擒。嘴角强扯其一缕笑容:“其实,为夫刚才被尿憋了一下,散了神。去去就来。”

  佯装出去撒了泡尿之后,雷动又开始摆棋子。倒是丁婉言。掩嘴直笑:“夫君,不如我们闯第二关吧。这关算你过了成不?”

  “开玩笑,你是在瞧不起我的棋艺么?”雷动眼珠子都有些红了:“不成不成,再来一盘。为夫一定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高手寂寞。”

  丁婉言下得都快睡着了,不过还是陪他继续下一把。谁想,才下到一半,屋外忽而一个细微响声传来。丁婉言下意识的一回头时,再转过来后,却发现自己的几个主力棋子全部消失不见了。而雷动,也是很豪迈的将他主力往其帅营外一围,一脸傲然道:“娘子,你输了。”

  丁婉言一阵无语,捂着嘴直笑:“夫君,这就是传说中的雷家镇第一高手的风范?果然厉害~”

  “哪里哪里,侥幸侥幸。”雷动诞着脸凑了上去:“娘子,该给奖励了吧。来,先让为夫亲个小嘴儿~”说罢,嘟着嘴,朝她那弹指可破,粉嫩嫣红的脸蛋上啵去。

  岂料,还没等雷动碰到她,丁婉言便陡然虚化,化作了一股缭绕的阴煞雾气,向后弥漫而去。饶是以雷动如今的修为,也只能看到朦脆的雾气,飞快的向整个卧室中消散。东一缕,西一丝。神念放大到极致,雷动也是没有发现丁婉言耳朵行踪。

  “咯咯~”忽而,雷动觉得身后微微一寒,与此同时,传来丁婉言的娇媚笑声。正待他想回头之际,却是听得她低声浅吟般的呢喃:“乖,别动。”一对藕臂,轻轻从他腋下穿插而上,微微有些颤抖的,搂住了他的胸膛。脸颊,轻轻贴在了他宽阔的后背上,一副颇为享受的模样。

  雷动也是十分享受她的温存软抱,有些焦躁的心,也是随之缓缓宁静了起来,有些安详。

  蓦然,她的俏脸轻轻向上移去,檀唇,此时有些滚烫,轻轻的印在了雷动的脖子上,又是耳朵上。阵阵颤悸的感觉油然而生,雷动只觉得整个人飘飘然了起来。便是神魂之中,也是为之一阵悸动,仿佛是一道电流,快速淌过。

  雷动的血脉,一下子膨胀了起来,呼吸变得急促,转身过去捞抱丁婉言时。她却是又化作了一团袅袅煞雾,从雷动的指尖缝隙中飘走。随着那团煞雾向后缭绕而去时,又渐渐凝聚成了她修长而妙曼的身躯。面颊有些徘红,掩嘴轻笑不迭道:“夫君,只是一点小小的奖励。”

  雷动被她撩得有些口干舌燥不已,低声急促道:“那婉言,咱尽快进行第二关。

  “看把你急的?第二关呢,向来是考文采的。不过,婉言也知夫君向来不喜此物。遂赖下下皮,自个儿做主,让夫君直接过了此关便是,我们直接开始第三关。刚才婉言已经说过,大定国乃是以武起家,由此,民风较为彪悍,人人都欢喜来上那么几下子。便是连女孩子们,也会练上些花拳绣腿,以防万一。幸好,夫君你也是个好斗之人,这第三关,自然便是武关了。”

  “武关?”雷动愣了一下,急忙摇头道:“这不太好吧?咱们俩若是动起手来,这洞府都要给拆了。婉言你不如再做个主,饶为夫直接过了此关便是。”

  “夫君,哪里能带这样玩的?”丁婉言杏眸俏生生的一瞥,轻笑不迭:“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轻易过关呢?这场武关,夫君若是不愿闯,今夜就休想碰到婉言半根手指头。”

  “呃,那就来吧。”雷动心头苦笑不迭,自家这师姐兼媳妇可不是个简单人物。其实力非常彪悍,自己若会力动手的话,怕伤了她。但若不全力的话,估摸着很难赢:“不能在这动手,我们去天上打,打完再回来。”

  “无需那么复杂,就在这里动手好了。”丁婉言瞥了一眼装饰的精致典雅的婚房,以及各种各样的花瓶古董之类。便道:“我们来小斗,不过谁要是在小斗之中,打坏掉这房间里任何一样东西,就直接算输。”说着,她取出了一条链子,挂在了脖子上,下坠为一枚闪亮圆润的珍珠,刚好垂落在她挺拔的酥胸中央,又弹手点了炷香,见得她笑得狐媚之极:“夫君,这枚珍珠你看见了?在这炷香燃尽之前,夫君你要想办法从我这里取到这枚珍珠。否则,便算你输了,今夜就委屈你在床下打地铺过夜了。”

  这话刺激的雷动精神一阵,随着丁婉言接下来那一句,你若赢了,人家便随你怎么样都行时。他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整整个人如鬼魅一般的朝她掠去,抬手便是一爪,疾若闪电的朝她酥胸撩抓而去。丁婉言娇笑一声,身形一虚向后倒掠而去。虽然她此时没有直接化成煞雾,但她的动作依旧快而飘逸,带出了一缕氤氲。

  接下来,这对夫妻,便在这并不算宽阔的洞房里。极尽腾挪折闪,你追我感。雷动不得不承认,纯以修为而言,自家师姐超过了自己不止一筹。也亏得自己对鬼影遁修炼从不懈怠,才能勉强跟得上她的节奏而已。然而,在那炷香都快燃了一半时,雷动依旧是连她的衣角都没碰上半缕。

  心中不免暗自焦急,好端端的洞房花烛夜,真的不会打地铺过夜吧?不过也说不好,自家师姐可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说不好,还真的会干得出来。雷动不敢懈怠,幽冥**施展开来,周身缠满了缭绕鬼气,心念转动间,阵阵黑气化作几条黑带,如触须一般,灵活的向她缠绕而去。

  绕而丁婉言,似乎并不想这么轻易投降,妩媚一笑。阴煞之气同样涌现,化作几道煞刃,连连疾旋,轻易剿灭着雷动的黑色触须。如此一来,又是几次三番的交锋下,雷动眼睁睁的见着那炷香快要燃烧到了尽头。

  情急之下,计上心头来。鬼魅般的身法突然一凝,整个人僵在了半空之中,砰得一身,硬摔到了地上,与此同时,满脸痛苦而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