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八节 曙光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八节 曙光


  宁陵已经率先开通了六条航线,京城、沪江、羊城、深圳、杭州、沈阳,由于客流量远远超出当初预计,预计到今年年底还要增开南京、三亚、昆州和南宁四条航线。

  赵国栋他们一行人就是从深圳直飞的宁陵,飞机在东寨机场降落,然后直接通过贵宾通道被安原方面接到,负责接待的是安原省委书记凌正跃和省委副书记苗振中。

  姜华和凌正跃也相当熟悉,毕竟一个原来是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一个中联部副部长,都属于党内系统,平常在接待国外友好党派人士来访时,中联部负责联络协调安排,而中组部则要经常参加接见,所以姜华和凌正跃是经常打交道,现在一个身为安原省委书记,一个则升任中联部部长,相见之下也是相当亲热。

  “老姜,怎么会突然想到参观咱们安原?难道说沪江、深圳还不能让客人们感受到我们国家繁荣富强?非要到咱们内地穷乡僻壤旮旯里来考察一番才能明白我们国际的真实国情?”凌正跃虽然平素相当严肃,但是在和昔日的老熟人在一起时,却一反常态。

  他对缅甸客人怎么会选择参观安原,而且是点名参观宁陵有些不解,政治局会议应该明天就要召开了,这个时候缅甸客人们却大张旗鼓的来参观考察宁陵,如果不是他已经获知消息赵国栋在此之前就已经确定入围这一轮正部级干部名单,他几乎就要怀疑这是有人要替赵国栋刻意造势了。

  但是即便这样他也有些不太舒服,倒不是心胸狭窄见不得人来说赵国栋的好,只是这样点名道姓的要参观考察宁陵,却半句没有提安原其他城市,作为省委书记心里难免有点不是滋味。

  姜华微一沉吟才道:“这里边是有些原因,一方面是缅甸客人他们虽然对沪江和深圳这些地方的发展相当羡慕,但是他们也认识到现在要让他们去学沪江和深圳不太现实,所以他们希望寻找到一个能够从一穷二白开始,自力更生发展起来的典范,??????”

  “所以就选择到了咱们宁陵?中央可真是看得起我们安原。”凌正跃不动声色的道,赵国栋这家伙倒是挺会替他自己脸上贴金,想方设法都想要把宁陵这个范例给推出去,好手段啊。

  “不是中央的推荐,而是缅方主动提出来要看宁陵。”姜华解释道,“这其中还有一段插曲。”

  姜华把两年前吴迪率团来华访问时自己和赵国栋作陪考察滇南的情形介绍了一下,自己也给吴迪推荐了宁陵这几年的变化发展,吴迪对此大为感兴趣,所以这一次访华,才会提出要看宁陵。

  凌正跃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他是老组干了,自然也知道这其中背后的微妙,这一次人事问题在政治局会议之前就先行确定下来,甚至是通过电话和政治局委员们交换意见然后再在常委会上定案,这显然有些不符合常态程序,虽然没有确定具体位置,但是对于这一批青年干部的晋升却是定了案。

  是省长还是部长,现在还未有定论,但是作为一批六零后的青年干部的迅速崛起,还是让凌正跃感慨万分,尤其是这其中还有赵国栋,这就更让凌正跃百味陈杂。

  不过对于凌正跃来说,在复杂的心态也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对于他来说,怎样把握好自己的现在才是最为关键的,缅甸巩协代表团来安原考察也算是对安原工作的一个肯定,不管宁陵以前怎么样,毕竟现在属于自己治下,这一年多来宁陵发展也相当快,谁也无法否认这与省委的坚强领导密不可分。

  同一时间,赵国栋也在陪着吴迪一行与苗振中热烈交谈。

  缅甸巩协代表团一行来华参观访问不单单是来看经济发展,对于他们来说,怎样通过政治组织结构上的稳固健全,来实现对经济发展局面的牢牢驾驭,这才是他们希望获知的最重要一面。

  谋发展当然重要,但是他们更希望借鉴中国**在基层政权组织的建设经验,怎样让巩协各级组织也能在缅甸迅速的实现从基层到中央的稳步发展起来,实现从军政府向民选政府的稳步过度,实现巩协从较为松散的社团组织向符合社会发展的现代政党的进化,实现巩协对国民经济和社会事业发展的推动促进。

  苗振中也介绍了安原省里边从选拔德才兼备的党内干部来负责经济工作,或者从擅长经济工作的能人中积极培养发展成为党员,通过两方面的工作来实现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同时党更多的是通过对重大政策和重要人事的影响来实现对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的领导。

  苗振中也还列举了几个典型事例,这让缅甸客人们也都相当感兴趣。纷纷通过翻译来和苗振中交流。

  到了宁陵之后赵国栋反而三缄其口了。

  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不再是宁陵市委书记,而只是作为一个陪客来陪着缅甸客人们参观视察,在这里凌正跃和苗振中才是主人,介绍宁陵的发展变化是他们的责任,自己不过是一个配角,而配角就要有配角的觉悟,不需要出头露面的时候就最好变成一个隐身人。

  苗振中也注意到了赵国栋的安静,他本来很想把赵国栋拉下水,让赵国栋来担纲主要介绍人,但是赵国栋随时躲得远远的,而有钟跃军和焦凤鸣在面前,似乎也不太好把赵国栋这个昔日的市委书记拉来当介绍人。

  “国栋,恭喜啊。”从喜来登酒店出来,苗振中和赵国栋并肩而行。

  “苗书记,同喜同喜,感谢您的关心了,只不过现在说这个是不是还是有些高兴太早了?中央的意见好像都还没有正式出来,一天没有正式出来,那都存在变数啊。”赵国栋挠了挠脑袋,说实话在苗振中这样的政坛老手面前,说一些虚伪客套的话只会引起大家的不愉快,还不如摊开来说也显得大方爽快一些。

  “嗨,什么变数,只要你自身不存在什么问题,其他都不是问题,也就不存在什么变数。”苗振中说得很富有哲理,面部表情也相当柔和,“

  赵国栋笑了笑,他当然知道苗振中所说的属实,政治局会议虽然尚未召开,但是意见却早已经沟通交换了,决策层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形成了一致,并不存在所谓的什么变数。

  现在困扰赵国栋的是自己究竟会在这一轮新晋人事变化中担任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是部长,还是省长?如果是前者,自己会到那个部担任部长,如果是后者,那自己又会到哪个省份?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赵国栋现在还是一无所知,就连戈静也同样对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中央前期的沟通也只是关于自己的入围问题,并未涉及到具体位置,现在和其他人一样,入围问题虽然解决了,真正具体去向,却是茫然无知,按照戈静的说法,可能会等到政治局会议上才会来进行沟通。

  这一轮人事变动中有多个省部级官员会调整,其中包括安原、黔南、桂省等省的政府一把手,也包括诸如国土资源部、国家林业局等几个部门的一把手调整,在这个时候,谁也无法确认谁会到哪个位置,或许有的人心中有一个模糊的感觉,但是对于赵国栋这个最后关头才挤进的入围者来说,的确一无所知。

  见赵国栋只是笑而不言,苗振中心中也是无限感慨。

  这个自己来安原时还只是怀庆副市长的家伙,短短十年间不到就走到了正部级干部岗位上,比自己的前途更为光明灿烂,你不能只用一个运气二字或者单纯能力等词语来一言蔽之,这是一个人各方面全方位综合能力的体现,同时也是包涵了机遇、人脉和背景等等诸多因素混合在一起发挥出来的真正力量,只有这样你才能解释得清楚他能够从短短十多年间从一个普通干部成长成为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

  这个时候苗振中已经没有了其他负面心理因素,对于在宦海中沉浮多年的他来说,现在他只有艳羡和祝贺的心思,并没有其他。

  秦浩然要走,他苗振中接替的可能性几近于无,而赵国栋到安原的可能性也很小,在苗振中看来赵国栋可能到黔南这样经济基础较为薄弱的省份担任省长,抑或是像国家林业局这样部局担任一把手可能性更大,当然这一切都还只是臆测,具体情况只需要等到两三天之后就能彻底明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