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九节 激辩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二十九节 激辩


  政治局会议上的争论和博弈其实并非想象中的那么激烈,至少在表面上的云淡风轻外人是无法看出其中奥妙的。

  赵国栋的任职问题上一直是争议的焦点,从是否进入这一轮新晋的正部级干部序列中开始,伴随着赵国栋这个名字的就是争论,但是争论归争论,作为这个层面的角色,大家都能够更多的从理性角度来分析这个任命的得失。

  “我个人倾向于赵国栋同志到国家林业局工作,纵观赵国栋同志的成长经历我们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十六年工作经历中,只有短短的一年半时间在国家部委,如果把他在省直机关工作时间算上,也不过三年时间,这个同志在基层工作时间长,基层经验丰富,在国家发改委工作期间也能充分展示了他在开展工作的创造性,但是对于一今年轻干部来说,我觉得他还是需要更多的经历和磨砺,同样也需要增加一些在条条上工作的经验,这样有助于今后的成长发展,同时他到国家林业局工作也能给林业局带来一抹清新的空气,全面推动集体林权制度改草工作的有效进行。”诸贤态度依然是相当温和而坚决,表面上看起来对赵国栋情况的介绍分析圳日当有条理,与会的委员们也都凝神静气的认真倾听着这位对于干部任用有着相当发言权的中组部长的介绍和分析判断,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会认同对方的观点。

  能够拿到这个层面上讨论的问题,当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每一个问题都会引起大家的深思,尤其是在人事任命上,更是牵动着太多人的神经。

  一个人选的变动都会牵动着一连串人事变动,诸贤力图这一轮人事调整能够按照部里的意图来进行,虽然戈静不完全同意自己的观点但是在部务会议上,诸贤还是成功的主导了会议按照自己的意图来进行。

  只是这个方案递交到了副主*席那里之后却罕有的没有了声音最后副主*席也只是没有明确表态而是要求自己直接把方案送交政治局会议讨论,这让诸贤也有些诧异。

  苏觉华微微摇头,诸贤的观点并没有赢得大多数人的认同,而且反而暴露了诸贤在这个问题上依然在固执己见。

  一方面诸贤列举了赵国栋的优势和强项,也指出了赵国栋存在的弱点但是作为已经列入了这批人选名单上的干部,不苹他是否有不足,但是既然中*央已经明确决定要将他们放在这些岗位上,就不简单是成长锻炼那么简单了,这是要担任一方主官,无论走到国家部委局还是到地方上,都是要眉负起主责,而非协助。

  这个时候再来谈什么成长锻炼那其实就是在变相否定中*央已经有了定论的意见,认为赵国栋依然还不成熟,还需要锻炼磨砺,那么这些岗位难道还能轻言可以用来提供给人用来锻炼磨砺?

  “对于赵国栋同志的任用问题上争论颇多,我谈谈我的看法。我觉得争论是好事,至少说明这个同志做了不少工作才会引起这样大的争论,那么我们看看对这个同志的争论集中在哪些方面?我听了诸贤同志的介绍,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方面是关于赵国栋同志的年龄和工作时间问题,其实这就是一个问题年龄年轻也就意味着工作年限短,十六年工作时间,看起来是比我们其他这个层次的干部要短得多,但是可能大家也都注意到了,这个同志工作年限虽然不算很长,但是履历却相当丰富从基层成长起来,几乎每个职位上都留下了痕迹,而且也还在省直机关和国家部委里有工作经历,我觉得工作履历的丰富足以弥补在工作年限上的不足。”

  在政治局会议上钱越没有了平常那种极富漏*点的演讲式语气,显得平和恬淡了许多但也多了几分坦率和直爽。

  “诸贤同志提到了第二个问题主要是指赵国栋同志在滇南省委组织部长期间工作作风过于粗犷,缺乏工作艺术性,也引起了很多非议另外他在担任发改委副主任期间也有一些其他反映。”钱越一字一句的道,“我觉得这个问题要一分为二的来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非议和反映,这需要认真辨析清楚,非议和反映的究竟是什么问题,我觉得更需要辨明。”诸贤脸色如常,他知道钱越对赵国栋很欣赏,否则赵国栋也不会有机会直入发改委,钱越提出的这个问题也是争论焦点之一,在赵国栋出任滇南省委组织部长之前的表现的确走出类拔萃无可争议,关键还是在于他这两年的表现。

  尤其是在滇南担任组织部长期间。

  诸要也知道自己提出赵国栋在滇南表现一事肯定会引起滇南方面也就是蔡正阳的强烈反弹,也可能就会引起宁法的一些看法,在此之前宁法曾经和自己沟通过,但是谁也未能说服谁,所以他还是要按照自己自己的看法来谈自己的观点。

  何况实事就是如此,赵国栋在担任滇南省委组织部长期间的磉受到了很多抨击,这无可辩驳,自己也并没有任何添油加醋,不能因为事情过去了,他的位置也调整了,就一笔勾销了,现在是探讨他更适合哪一个位置,当然需要客观的加以分析。

  作为中组部长,他有责任有义务把遥一切摊开来,他诸贤也不是因为惧怕谁会有意见有看法就闭口不谈的人。

  “滇南的情况可能不少同志也清楚,滇南前几年由于格局所限,发展一直滞后,中*央西部大开发和西进南下战略出台之后,滇南成为我国打通与东盟和南亚的重要通道和桥头堡,可以说滇南也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在这种情况下,原有的格局和体制肯定不适合发展的需要,那么调整就是必然,蔡正阳同志在担任滇南省委书*记前两年也和风细雨润物无声的做了很多工作,只不过在刀2005滇南的人事动作稍稍大一些,可能在一些人事变动上滇南省委组织部未必像常态化那样按部就班,但我以为这需要实事求是的分析,目的和结果究竟如何,是否达到了预期目的和效果,事实证明,2005年滇南人事大动很有必要也很及时,2006年到现在滇南的发展情况足以证明这一点。”

  钱越不知不觉间语气又变得有些激扬起来,显然是在这个问题上他早就想要阑述自己的观点态度。

  “赵国栋同志在发改委的表现我不用赘言了,我在国务院里具体分管发改工作,我对赵国栋同志在发改委敢于啃硬骨头,敢于迎难而上的态度十分满意,而成绩也是有目共睹,而我们也看到了民间舆论对于我们中*央在这些领域的一些措施反应很好。我还想说一点的是,作为想要做事的干部难免会引来一些争议,尤其是你要主动开展工作,打破一些旧的格局,就更会引来一些反对声音,这很正常,关键在于我们要认真分析正确对待这些意见,错了,当然要纠正,如果是一些观点之争的问题,我想最好还是通过实践来证明。”

  钱越态度鲜明的立场也引起了政治局委员们的认真思考,尤其是最后几句话更是隐含深意,既然把这个干部用到这个位置上,说明就是对其在这个岗位上的一种信任,那么他做的工作就要给予支持和理解,不要听到风就是雨,不分青红皂白的加以批评指责。

  而钱越的态度表明他并不赞同赵国栋出任国家林业局局长,而是倾向于让对方到更重要更能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岗位上去。

  这个态度在这种时候就显得很微妙了,这一批即将调整的干部岗位中,有一些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意向,而有一些则还没有成熟的意见,尤其是在赵国栋这个不确定因素加入进来之后就让这个局面更为混沌,一些委员们的意见也很重要,所以诸贤也有些恼火,这相当于打乱了部里边前期的一些构想意见,而让部里边陷入了被动。

  总书*记温润的目光落在副主*席脸上,老人会意的点点头,抿了一。摆在自己面前的茶,搁下手中的笔。

  “我来说两句吧,关于赵国栋同志的岗位调整我感觉似乎是一直伴随着争议的,这不是坏事,这说明我们党内对于一个干部的认识看待也趋于多角度多层次来分析了解,这也证明了我们党在任用干部上的严肃性和谨慎性,刚才诸贤同志说得很好,一个干部的成长是需要经历多个岗位和一定时间的锻炼积累的,只有这样才能使其各方面的能力得到锻炼提高,观察一个干部是否成熟,是否能够胜任组织交付的担子,我认为还是要按照我党一条最基本的原则来衡量,那就是实事求是*……”

  呃,单章的效果似乎的确要好许多,但俺不打算单章了,一来也找不出那么多煽情废话了,二来也怕骂,但又惦念着兄弟们的月票,所以,呃,就请兄弟们把这段话当作俺单章了,把你们手中票箱检查一下,还有的话,砸给老瑞吧,俺觉得俺能这两天写的值得您的奖励,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