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一节 冲击波 1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一节 冲击波 1


  茶盏微微一荡,茶水溢了出来,流倘在桌案上,凌正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茶盏搁下,蝎力想要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半静一些,他知道自己有些着相了。

  对自己的这番心情激荡他自己都很不满意,至于么?不就是有些出人意外而已,赵国栋出任省委副书垩记、代省长又能怎么着?一个三十多岁的毛头小子,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能扛得起这份重担?凌正跃下意识的有些恼怒,中垩央究竟是在怎么考虑安原的格局?!

  其实当赵国栋入围之时,他就知道赵国栋恐怕不会到中垩央部委那么简单,即便是诸贤态度再坚决,即便他是中组部长,但是在正部级官员上,中组部长也只是政垩治局委员中一员,顶多也就是在人事问题上他比其他委员稍稍多一些影响力而已,但是作为正部级官员的任用,一般说来的是要政垩治局里形成一致意见才会获准。

  这一次人事变动有些不同寻常,首先是赵国栋的入围争议颇大,在凌正跃看来,即便是赵国栋真的获得了最高层的信任和欣赏,真要下地方,他也认为赵国栋最大可能性走到鼻南,如果说高层再高看一步,到秦省出任代省长亦有可能,但是像安原这样的经济大省,凌正跃认为可能性很小,但是恰恰是赵国栋回安原了。

  怎么会这样?赵国栋为什么会回安原?中垩央这样的打算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诸贤在电话里作了一个通报,理由看上去似乎也很合情合理,苗振中有可能会在**之后离开,安原人事变动过大,需要一个对安原情况熟悉的同志来担起重任;赵国栋人年轻,从政经验上还有些不足之处,自己可以好好带一带他。

  凌正跃有些不太椎信。

  据他所知”赵国栋如果不走到中垩央部委局”应该走到黔南的。

  诸贤虽然力主赵国栋到中垩央部委局,但是凌正跃知道很多人不太赞同诸贤的意见,不少人都认为赵国栋的风格更适合到地方工作,到地方更能发挥赵国栋的强项,包括钱越和宁法等人的想法似乎都认为赵国栋到黔南这个经济基础比较差,但是这几年已经打下了一些基础的省份担任省长应该是一个上佳选择。

  会不会是自己在安原这一年多时间里的表现让中垩央不是太满意?

  凌正跃扪心自问,自己在安原工作期间还是比较顺手的,中垩央给予了自己足够信任,从龙应华到齐华和陈英禄的工作调整,中垩央基本上都同意了自己的人事安排意见”去年一年安原发展速度也不算慢,基本上稳住了现有位置,总体来说情况也还算良好,似乎不太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那是什么原因?

  还有一种耳能,那就是中垩央要刻意培养像赵国栋这样的一批年轻干部,井以特意要将他们放到重要的岗位上来,一方面是加担子,一方面也是考察磨练。

  这家伙运气好啊,但单单只是用运气来解释也太违心了,凌正跃还不至于如此,但是不能不说这家伙在很多时候都踩到了节拍上,而且也的确有足以自傲的资本。

  但是为什么会放到安原?其他几位和赵国栋同属年龄层次的干部,要么是在部位担任主要领导,要么就走到黔南、西海和甘陇这样的经济弱省担任政府主要领导,唯独赵国栋却摆放在了安原这样的经济大省上”真是因为安原这一年多里干部调整幅度太大,需要来一个熟悉安原情况的干部,还是因为赵国栋在宁陵的表现太过耀眼,中垩央还是寄希望于他在这方面能够再有所发挥?

  凌正跃判断恐怕还是后者因素居多,这让他也有些不太舒服。

  宁陵局面是不错,但是这一两年经济增速下滑很快,今年估计就要滑到百分之二十以下,当然依然算是比较快的,不过通城和建阳今年增速明显提速”这让凌正跃颇为得意,他很希望像通城也能复制出像宁陵这样的一个增长模式,连续几年的高速增长,也一样可以打造出另外一个通城虎。

  凌正跃对卢卫红很欣赏,而卢卫红的表现也没有辜负凌正跃的期待,让凌正跃很满意。

  思路飘忽了一阵,又重新回到了赵国栋身上来,真是没想到,自己和这个家伙还是没有摆脱一段渊源啊,三年前他还在为副省级干部苦苦挣扎,现在却一跃华丽转身,以省委副书垩记身份杀了一个回马枪,要出任代省长,这中间反差未免太大了。

  这中间有很多人在帮赵国栋使劲儿,戈静,当然可能还有诸如应东流,宁法和苏觉华这些人物,想到这里赵国栋心中也是微微一禀这家伙说他头重脚轻根底浅还只能说是表面,真正从惶敷和人脉上来说,还不能用这句话来形容,这家伙背后依然有很多大人物的身影闪动。

  这个家伙要到安原,自己恐怕也需要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境划战略了,在很多问题上还需要再认真斟酌和考虑,唉,毫无疑问,赵国栋的到来就会为安原原本四平八稳的局面平添许多变数,也不知道中垩央在这个问题上考虑到这一点没有?

  不过这个时候再来腹诽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现在更重要的是摆正心态平和面对这一变局。

  龙应华得知这个消息时几乎是半晌没有回过味来,一直到从凌正跃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里坐下”他依然没有从这个消息的冲击中反应过来。

  赵国栋要出任代省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不是说他要到国家林业局担任局长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从凌书垩记嘴里冒出来的话肯定不会有什么偏差了,政垩治局会议虽然尚未结束,但是龙应华估计这件事情基本上已经敲定了凌书垩记才会告知自己,可怎么会突然有如此大的变化?

  想到赵国栋这个昔日在竟争安原省委常委位置上击败自己的对手,又要回来担任自己的上司,龙应华就不知道自己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虽然说愿赌服输,成王败寇,自己既不能算输,更谈不上为寇,但是命运却是如此的捉弄人,非要将两个冤家捏合在一块儿,让你不得不每天面对这样的尴尬局面”实在让人很无语啊。

  门轻轻响了一响,龙应华没有理睬,又再度响了一响,龙应华没好气的道:“进来。”

  “龙省长,贺市长过来了。”秘书小心的观察着自己老板的脸色,第一道敲门老板没有搭理,换了别人他也就打住了,但是贺市长是老板老下属”关系相当密切,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第二道敲门,老板心情似乎不太好,但愿贺市长过来能让老板心情好一些。

  贺洪是永梁的常务副市长,是龙应华的老部下,龙应华担任永粱市委书垩记期间,贺洪是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即便是龙应华到全国总工会之后,贺洪依然和龙应华保持着往来,算得上对龙应华保持着不离不弃的忠实部下了。

  龙应华杀回安原之后,贺洪在今年初人代会上当选副市长,出任永梁市常务副市长,也算是永粱地盘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

  “龙省长,晚上有没有安排?囊书垩记让我问问你,看看你有没有空,窦书垩记今天想请您和环保局袁局长坐一坐。”贺洪在龙应华面前没有那么多顾忌,说话也很随便,但是他很快就注意到了龙应华气色似乎有些不正。

  “窦再远他不知道给我打电话,要你来请?我今天没心情,改天吧。”龙应华瞥了一眼贺洪,实再远才去永梁不久,正在一步一步熟悉情况,贺洪和市长蓝光不太融洽,但和窦再远关系还不错。

  “怎么了”龙省长”上午开会我感觉您心情还不错啊,又有谁招惹你了。”龙应华在担任市委书垩记期间,贺洪作为市委秘书长就和龙应华关系相当密切,很多东西也不太避讳,现在龙应华回了安原之后,跟凌正跃很紧,而贺洪也跟着龙应华参加了几次有省委凌书垩记参加的酒会,所以也隐约知晓一些东西,“莫不是在大老板那里受了气。”

  龙应华吐出一口浊气,有些寡淡的摇摇头:“春省长马上要走了,咱们省里要换省长了。”

  “哦?”这不是什么新闻,春浩然要走早就传了太久时间了,但是谁来却一直没有定准,一直说可能会是团中垩央第一书垩记过来,也有说是淅省常务副省长过来,但是都没有确定可靠的消息,贺洪听得龙应华这样一说,再根据龙应华的表情神色,感觉到只怕这个省长人选不是很让人高兴,“谁来?”

  “嘿嘿,一个恐怕谁都想不到的人。”龙应华淡淡的道。

  贺洪心念急转,他先前也从龙应华那里听到一些东西,但是听得龙应华这样一说,一个名字立时浮起:“赵国栋。”

  月票萎靡”俺不单章,但是渴求有单章的效果,兄弟们支持几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