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二节 冲击波 2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二节 冲击波 2


  蒋蕴华注意到紧挨着自己而坐的杨劲光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神情似乎有些怔仲复杂,走神了好几秒钟,既像是有些欣慰,又像是有些自我解嘲,一种很复杂而又微妙的情绪,但是只是短短一瞬间,这位常务副省卡就从那种情绪里摆脱出来了,重新恢复了谈笑风生的自然。

  全省金融行业信用体系建设座谈会是在翡翠堡酒店碧海厅举行,会议由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杨劲光主持,省委副书垩记苗振中、省人大副主任秦坚、省政协副主垩席蒋蕴华以及驻安所有金融、保险、证券行业机构负责人以及部分地市分管金融商务工作的政府分管领导参加此次会议。

  蒋蕴华已经卸任了省委统战部长,成为政协专职副主垩席,他联系财经这一块,所以这一次会议也也就轮到他来参加了。

  人民银行安都分行行长正在发言,蒋蕴华和杨劲光比邻而坐,他注意到杨劲光在接了电话之后好像很有些感触一般,一支笔也在手指间随意的旋动,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一般。

  杨劲光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旁边蒋蕴华的目光,三分钟之间他才得到消息,今天下午的政垩治局会议已经确定,赵国栋将出任安原省委副书垩记、代省长,这个消息让杨劲光颇为震动。

  杨劲光也有些说不出听到这个消息是什么滋味,既不是纯粹的高兴喜悦”也不是满腹牢骚心怀不满,夹不是愤怒或者失落”呃,怎么说呢,细细品来,似乎有点艳羡嫉妒的感觉,更多的却是感慨触动。不过实事求是的说,这个时候赵国栋杀回安原,对于自己这个常务副省长来说还真不好判断是福是祸,凌正跃对自己并不怎么待见,从省委秘书长位置上到常务副省长,自己走出这一步,估计凌正跃也是采取冷眼旁观的姿态,既希望自己能替他腾位置好安排他自己的人选,另外却也对自己出任常务副省长这个不同寻常的位置有些警惕。

  这一年时间里秦浩然显得很潇洒,对于手中的工作放得很开,也许他是知道他自己很快就要离开”不希望和凌正跃在工作上弄得太僵,但是这样撒手却把自己这个常务副省长弄得很狼狈。

  很多工作秦浩然现在都不明确表态,或者直接就签给了自己,让自己自行安排或者操作,可很多工作他这个承头者撂挑子,就把自己给陷住了”工作情况和结果一旦不合省委那边的意,都得由自己直接来和省委那边协调沟通,这种情况下,自己所承担的压力可想而知。

  凌正跃还稍稍含蓄一点,苗振中可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一些话丢过来,也很是让杨劲光有些难堪,弄得不是很愉快。

  准确的说这段时间省政府这边有点群龙无首的感觉,而省委那边手也伸得有些长,很多本来是政府的具体工作,省委那边也有些指手画脚的意思”加上龙应华和省委那边走得很近,可以说杨劲光还真有点精疲力竭捉襟见肘,盼望着能够这一轮人事调整能够早点敲定。

  秦浩然要走是早就明确了的,包括省政府里绝大部分人都是心知肚明”就连秦浩然自己有时候也不掩饰这一点,但是谁来接任却一直是一个迷”外边传言版本很多,潜在的候选人至少不下五个,但有一点大家都很明确,那就是省长人选会从外边来。

  赵国栋入围部级干部人选也让杨劲光颇有些艳羡,他在和应东流的电话里也开玩笑说要让赵国栋先到津门请客,然后再回安原请客,最后再在京里好好请一顿儿,但是无论是应东流还是杨劲光都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赵国栋杀回马枪到安原,这比起上一次z四年赵国栋从能源部杀回马枪回宁陵其难度简直不知道要高多少倍。

  但是往往你觉得不太可能的事情却会变成现实,赵国栋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要回来了。

  身旁的蒋蕴华和赵国栋关系很密切,杨劲光也知道,而赵国栋要杀回安原这种消息瞒不了多久,估计今晚省里边消息稍稍灵通一点的人士就得都知道了,所以他也是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就压低声音道:“蒋主席,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哦?好消息?”蒋蕴华有些莫名其妙,杨劲光和他没多少交情,但是他也知道赵国栋和时任省委书垩记的应东流以及当时还在担任省委秘书长的这一位关系都很莫逆,不过这杨劲光嘴里说有好消息不知道是指什么,难道说赵国栋谋得了一盒好位置?蒋蕴华同样根本没想过赵国栋会有机会回安原“大喜事儿啊,国栋要回安原担任省长了。”杨劲光淡淡的道:“今天下午才定下来的。”

  “啊?真的。”蒋蕴华又惊又喜,“消息准确么?杨省长,怎么和原来传言的不大一样啊。”

  “准确不准确今儿晚上估计就能明朗了,应该错不了,这种事情,你说会有人听错么。”杨劲光打趣道:“要不你问问国栋,不过没准儿他现在也和咱们一样,心里没底,你问他也是白搭。”

  蒋蕴华冷静下来,杨劲光说得没错,像这种事情都是政垩治局会议定下来的,估计大家获知的消息都是私下传出来的,虽然说不上是什么绝密,但是毕竟现在还没有正式官方消息出来,即便是知道铁板钉钉的事情,在没有见到官方消息时,那都还存在理论上的变数。

  “呵呵,杨省长,如果是真的,那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咱们安原也的确需要一个善于创造性开展工作的角色来扛旗,算来算去,赵国栋这小子现在看起来还真是最合适的,尤其是咱们安原这一两年里人事变动如此之大的情况下,中垩央选一个既熟悉安原情况,又有冲劲儿闯劲儿敢于拼搏进取的角色来安原,可谓英明抉择啊。”

  蒋蕴华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虽然他已经仕途上没有啥奔头了,但是能够看到自己昔日的子侄辈部下有如此造化,如何能不敢到欣慰和兴垩奋。

  “嗯,真希望国栋这小子能早一点过来,这段时间我可是真有点要被折腾得崩溃的感觉了,他来了我也可以松一口大气。”杨劲光微微笑道。

  “杨省长,赵国栋这小子虽然很有干劲儿,但是经验上还欠缺着呢,没有你的帮扶”那我看他也是玩不转,还得全靠杨省长你们几个替他张罗吆喝才行呢。”

  蒋蕴华也觉得有些异样,毕竟杨劲光原来也算是赵国栋领导,现在却一下子逆转过来,这种心态要调整过来,也需要一些时间和过程,但愿杨劲光能够迅速调整好心态。

  杨劲光似乎也感受到蒋蕴华目光中的一些意思,淡淡一笑,“,蒋主席,现在咱们还能称呼一声国栋,再等几天,国栋过来正式就任了,咱们就得改改口了,至少也得在国栋两个字后边加上省长两字才行,你说是不是。”

  蒋蕴华眼睛一亮,杨劲光这是在变相的表明态度呢,以前是一回事儿,私下是一回事儿,现在又是一回事儿,公事上也同样是另一回事儿,这一点他分得清楚。

  …………………………………………………………………

  奏浩然将自己的头靠在沙发背上,默默的静丵坐了许久,这才睁开眼睛来环顾四周,周围这一切是如此熟悉而又陌生,自己在这里一呆就是几年,甚至连空气中都有那种熟悉的味道,现在,是该自己离开的时候了。

  他也知道自己从去年开始就有点放松自己了,总有一点不想干事儿的懒散劲儿,这并不完全是凌正跃到来带给自己的压力,而是一种长期在一个环境里呆着带来的疲劳感,自己从工作就在安原从县长县委书记一直干到省长,就没有离开过安原,甚至连到中垩央部委里去过渡染一水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一步一步默默走着,安原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他都了如指掌,现在终于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他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大楼正面大门,忙忙碌碌的人们来来往往”唯有自己这个时候却是说不出的轻松和寂寞,或许他们也得到了这个消息,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接替自己那个的新来者身上了,自己的一切都将慢慢变成过去式了。

  赵国栋,还真是一个人物啊,不知道凌正跃此时如何着想,是无可奈何的懊恼,还是很有点期待较量的跃跃欲试?秦浩然嘴角浮起一抹笑容,自己离开了安原,安原才会迎来更热闹的一局,真正的大戏才算是缓缓拉开帷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