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五节 安排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五节 安排


  第十九卷中流击水第三十五节安排

  曾权军站在窗前,注意到赵国栋那辆奥迪驶进了大院内,算了算时间,这才吩咐秘书去请赵主任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

  秘书有些诧异,以往都是打电话敦请,但是这一次老板怎么会突然改了性?他当然不敢多问,连连点头下去了。

  政治局会议的意见诸贤在第一时间也就转达到了他这里,作为发改委主任,而赵国栋是副主任,他当然有这个资格在第一时间知晓。

  他虽然不至于迫不及待的向赵国栋道贺,但是赵国栋出任安原省委副书记、代省长这一决定还是让他唏嘘不已,别人也许一辈子无法跨越的天堑,赵国栋只用了短短三年时间就跨越了,这就是差距。

  赵国栋已非昔日,如潜龙升天,这一跃出发改委这个龙潭,便是遇风云而真正化龙,回到安原,只怕就又是一片不一样的天地了。

  曾权军有时候都忍不住替凌正跃担心,他当然知道凌正跃的本事,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把这个位置坐得四平八稳的,但是凌正跃做到了,这也足以证明他的本事,但是曾权军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担心,难道是赵国栋回了安原还能力压凌正跃一头,这听起来很荒谬,但是曾权军确有这种直觉。

  赵国栋这个人有点顺毛捋的味道,如果说大家意气相投,在很多问题倒也不是没有商量余地,如果说大家本来就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态度,只怕这锅饭菜就不好做下去了。

  赵国栋也不是你一个以强力就可以压制的人,强行压制,那也就意味着他反弹的力道更大,安原真要出现两败俱伤的场面,估计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两个主要领导都是刚调整不久,赵国栋固然没有好果子吃,只怕凌正跃的政治驾驭力一样会被质疑,曾权军相信凌正跃应该明白这其中的奥妙,如何来化解这个问题,凌正跃想必也有自己的一套。

  赵国栋进入大楼之后显得很平静,这幢大楼里绝大多数人都并不清楚昨天政治局会议的结果,他们见到赵国栋时也只是点头招呼示意,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赵国栋也很享受这份身在其中的感觉,这份感觉的享受并不多了。

  办公室一如以往,欧阳锦华很快就把茶泡了上来,赵国栋最喜欢的竹叶青。

  虽然有时候他也喜欢改变一下口味,喝喝普洱或者碧雾山黑茶,但是常态化的情况下他还是喜欢喝绿茶,竹叶青,碧螺春,怀庆青针,都不错,龙井太淡了一点,所以就放弃了,据说绿茶有抗癌防癌的上佳疗效,赵国栋倒不在意这个,就喜欢那股子清单中略带一丝苦意的茶香。

  估计一会儿曾权军就会召见自己,想也想象得到,昨晚曾权军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也就意味着今天上午会有一个比较正式的谈话,作为自己现在的主官,他有权利在第一时间获得消息,何况这也并不是什么机密,一两天之内就会迅速传遍,然后形成正式文件。

  自己也该和欧阳锦华谈一谈了。

  赵国栋也不确定欧阳锦华的想法,但他希望欧阳锦华能够和自己一块儿去安原。

  相处这么久,赵国栋已经适应并喜欢上了这个秘书,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欧阳锦华都很符合赵国栋胃口,尤其是对方在工作上对自己观点心思的把握,对一些类似于灵感般的想法的捕捉,都相当难得,对于欧阳锦华的感觉已经超过了云睿,可以和令狐潮相提并论了。就到

  “欧阳,坐吧。”赵国栋招呼着欧阳锦华。

  欧阳锦华有些诧异,以往这个时候都是老板处理文件的时候,一般不喜欢人打扰,但是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莫不是老板真的要动了?

  作为赵国栋的秘书,欧阳锦华自然也经常要听到各种传闻,比如近期就已经传出来一些风声,最后变得很肯定,老板可能要到国家林业局担任局长,也有说老板好像要到黔南担任省长,这两种传言这段时间都一直在欧阳锦华耳朵里钻来钻去,但是有一点似乎可以肯定了,老板可能要升了。

  赵国栋可能要升迁当然是好事,问题是却给欧阳锦华摆下了一个大难题。如果说赵国栋到国家林业局担任局长,那当然没关系,反正都在京里,对于自己也没啥影响,跟着老板走就行了,可如果老板到黔南呢?

  似乎这也是一个不需要考虑的问题,作为秘书,自然是老板走到哪儿,秘书跟到哪儿,只要老板没有特殊安排,自然是以老板的意志为转移。不过欧阳锦华有一种感觉,如果老板真的要出京,恐怕会征求自己个人的意见,自己倒是没啥,去哪儿都无所谓,但是郭窈怎么办?

  郭窈和自己不一样,是土生土长京里人,她肯定不愿意去京里之外任何地方,哪怕是沪江都不愿意,更不用说像黔南这样天遥地远的地方了。

  欧阳锦华还在琢磨着明年就可以和郭窈办婚礼了,可现在却遇上这样的事儿。

  老板真要一去黔南,那肯定就不是两三年的事儿,弄不过十年八年都说不清楚,这才去担任代省长,选举转正,至少一届,之后也许就要按照惯例继任书记,这两届下来,自己当然不可能一直跟着老板当秘书,但是似乎也不大可能老板在黔南任职,自己还能回到京里来混个一官半职,多半也就只有留在黔南,那自己辛辛苦苦十年寒窗,有一番拼搏才留到京里边,岂不成空?郭窈会不会继续和自己延续这段姻缘,似乎也就充满了莫大的变数。

  这两天欧阳锦华都在琢磨这件事儿,可这种事儿既不敢问老板,也不敢和郭窈说,尤其是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究竟结果会是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作为秘书,口稳是最起码的要求,所以当委办公厅的同事有时候开玩笑问及自己时,欧阳锦华也只能是笑着摇头表示对此的确一无所知,实在问得紧了,他也只有自甘软弱的说自己不敢问老板这种事儿,怕挨尅,惹来同僚们一阵善意的笑声。

  赵国栋注意到欧阳锦华有些拘谨的坐下,比起以往多了几分紧张,心中也是暗笑,估计对方也是听到了自己一些动向的传闻,不过作为自己的秘书,欧阳锦华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提及过这方面的话题,这让赵国栋也很满意。

  “欧阳,是不是猜到我要和你说什么事情了?”赵国栋含笑问道。

  欧阳锦华心中一震,看来老板要动是真的了,而且看这副模样,去国家林业局不太像,这副口吻就有点像要离开京里的味道。

  “主任,嗯,这段时间听到传闻不少,都是关于您的,但都是捕风捉影的消息,我也没有好多问。”欧阳锦华咧嘴笑笑,觉得自己面部表情都有些僵硬。

  “哦?我怎么不知道?”赵国栋有些讶异,他还以为委里边应该对自己动向的猜测揣摩只存在于高层,像下边应该都比较模糊才对。

  “您平时怎么会关注下边人他们讨论的事儿,他们平时在有领导来的情况下也不会讨论这些,都是闲下来的时候大家喜欢八卦一下。”欧阳锦华觉得自己嘴里有些发干,老板越是这样,就越意味着距离自己猜测的结果越近。

  “唔,那他们觉得我可能要到哪儿?”赵国栋随口道,他在琢磨怎么来和欧阳锦华谈这事儿,他也知道欧阳锦华和他女友感情很好,可郭窈是一个很现实的京里女孩儿,她会不会同意欧阳锦华和自己一块儿去安原,还真不好确定,现在这小两口正是黏糊得紧的时候,要让他们分开,这话自己也有些不好开口,只能看他们自己了。

  “有说您会去国家林业局,也有说你要到黔南。”欧阳锦华顿了一顿,“主任,您是不是要去黔南?”

  “哦?为什么这么问?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去国家林业局?”赵国栋惊讶的问道。

  “您这样正式的来和我谈话,多半不是到国家林业局,要不你只需要和我说一声就行了,我自然会跟着您走,只有您要出京,又考虑到我和郭窈的事儿,所以才会有些犹豫。”欧阳锦华诚实的道。

  “唔,欧阳,我就是要和你谈这件事情,你猜得没错,我的确要出京,不过不是去黔南,而是去安原,所以我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愿意不愿意跟我去安原。”赵国栋不再绕圈子,径直道:“去安原,继续给我当秘书,如果你不愿意去,我也会给你安排一下,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过我本人希望,也建议你和我一起去安原,男儿志在四方,到下边去才能真正打拼出一番天地。”

  可否多给几张月票,太凄惨了,俺很努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