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七节 生于忧患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七节 生于忧患

  赵国栋只是微笑着小口的抿着朗姆酒,却不言语。

  环顾四周,美洲俱乐部依然如故,京城生涯似乎总是距离自己很远,每每觉得自己似乎要融入到这个环境中去时,自己就该离开了,而这一去只怕会比上一次从能源部离开更久吧?

  赵国栋不喜欢长安俱乐部那副暮气沉沉的气息,也不太欣赏中国会的故作儒雅,倒是美洲俱乐部风格简约明快,受众也比较宽泛,来这里也不显山露水,很是满意。而美洲俱乐部经常举行的一些活动也很是符合他的胃口,比如嘉德讲堂有时候是钟表专题,有时候是书画专题,闲暇时在那里听一听,也算是增长见识,尤其是赵国栋本来就对古董文物这一类有些底蕴,碰上这一类的讲课,到也很合胃口。

  “你就在我面前尽情的装吧,我看你能憋得住多久,不就是想要在我面前显摆一番么?不就是希望我问问你胸中的宏图霸业么?得,我今儿个还真不开口,爱咋咋的,我今儿个就当一泥塑菩萨,眼观鼻,鼻观心,喝酒”雷向东似笑非笑的瞅着赵国栋,再不理睬对方,自顾自的喝酒。

  “向东,至于么?要损我也不至于照这样蹩脚的借口不是?”赵国栋摇摇头,笑了起来,“我啥时候表现出要挽袖大干的模样了?怎么,就许你接掌中投,我就不能回安原?”

  雷向东的国际开发银行行长职位并没有担任多久,中投公司刚刚组建完毕,国务院任命雷向东出任中投公司董事长,中央汇金公司成为中投全资子公司。

  本来赵国栋可能也要成为代表发改委成为中投非执行董事,但是鉴于赵国栋工作也在这一轮调整中要发生变化,所以暂时由傅泉代表国家发改委出任中投非执行董事。

  “本来以为你能出任非执行董事,咱们也可以在很多话题上寻找到更多论点,没想到你小子却要拆台,我和傅泉不太熟悉,真是可惜了,我倒是觉得你如果能继续在发改委工作一两年更合适一些。”雷向东沉吟着道:“当然,机会来了也需要把握住,这个时候下地方是祸是福还得要你自己把握,外人说的都不作数。”

  “我本来想如果你还在继续接掌国际开发银行,我们安原企业对外走出去是不是可以再沾沾你的光,看来这也指望不上了。”赵国栋也打趣道:“中投实力雄厚啊,打算怎么运作,我建议一条,真要觉得资本太充足了,买黄金,只有好处没坏处。”

  “中投不是央行,没有这个义务。”雷向东随口道,随即反应过来,警觉的问道:“你觉得会出现通胀,还是美元会大幅度贬值?”

  “现在通胀趋势还不明显么?仅仅是房价一项的变化就足以拉动通胀多少预期?至于美元贬值,这是一个长期性的趋势,随着美元贬值,大宗货物价格必然上涨,还会继续推动通胀压力进一步加大,所以我说买入黄金有好处没坏处。”赵国栋平静的道。

  “所以你不遗余力的推动资源型企业走出去?”雷向东点点头,“但是现在这样一窝蜂往外涌,也有风险。”

  “不走出去,日后付出代价更大,现在也许需要交一些学费,但是总体来看早一点走出去比晚走出去好。”赵国栋不想就这个问题多争论,雷向东还在抱着他国际开发银行行长的思路,担心国内企业大规模走出去对资金的需求使得国家开发银行压力也很大,担心出现风险,导致国家开发银行资金也出现损失,但你不走出去,今后的损失会更大。

  雷向东若有所思,他执掌中投也是面临巨大的压力,国家外汇储备一路攀升,也给外汇资产保值带来巨大压力,目前看起来似乎只能以美国国债为主,欧洲国家债券更不可靠,而这样庞大的资金不找一个合适出处,迟早要出问题,但到如今,国家也没有更好的策略应对。

  赵国栋所说的购买黄金这种贵金属也是一个办法,但是只能是很少一部分,否则以这样大的外汇储备一动,只怕国际市场贵金属价格便会应声飞涨,这只能是一个长期持续渐进的过程。

  “国栋,你这一趟回安原,有啥打算?”雷向东转开话题。

  “说实话,现在两眼一抹黑,啥情况都不清楚,也就谈不上什么打算,不过有一点我有感觉,原来的发展模式和工作重心可能都需要有适当调整,不太适合现在的国情民情了,不过我估计这难度很大,未必能为很多人接受。”赵国栋脸上露出一抹深思,“但有些事情必须要做到前面,我只能尽我的力。”

  “你太悲观了吧?好歹你也是省委副书记省长,难道连一点自主权都没有?”雷向东有些惊讶,他感觉赵国栋似乎有点底气不足一般,这可很少见,这还没上任,就先给自己泄气,难道说赵国栋也意识到了他这一趟回安原坎坷不少?

  “嘿嘿,自主权当然有,但是要看什么事儿,有些东西,认识上如果不到位,你就会面对无数反对者,他们一样振振有词,一样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这也没错,关键随着时代发展,认识也要随之改变,举个简单例子,环保和发展,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环保都是橡皮图章,一切围绕发展大计,发展才是硬道理这句话横扫全国,但是现在看来,发展这个词儿需要加上一个修饰定语,可持续的科学的发展才是硬道理更为妥当。”赵国栋显然是想起了一些什么,所以才有感而发,“但现在中央发展的思路并没有完全调整过来,或者说在观点理论上已经开始调整,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依然按照惯性思维再走,所以观念之间难免就会发生碰撞,就会产生矛盾。”

  雷向东点点头,认同赵国栋的观点,观点看法需要随着时代发展不断调整修正,就像外汇储备和贸易顺差一样,最初人们也是觉得多多益善,但是随着经济发展,外汇储备猛增,贸易顺差居高不下,带来的负面作用也开始显现,内需不振,外汇储备保持压力巨大,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反倒成了摆在中央面前一大难题。

  “看见那两位没有?”高鼻蓝目的中年男子手中握着雪茄,淡淡的道。

  “唔,看见了,怎么?”另外一位年龄略小的白人男子讶异的扬起眉毛。

  “你认识他们俩么?”中年白人略带美国南部口音的腔调听起来鼻音很浓,但是并不影响什么。

  “噢,不认识。”年龄略小的白人男子有些尴尬的摇摇头,“在我眼中,这些黄种人模样都差不多。”

  “呵呵,的确如此,想必他们看我们也差不多,那一个年龄稍大的男子,算是中国金融界最有权势的男人之一吧,中国国际开发银行行长,但是这已经是过去式,现在他是中国中投公司的老总,中投公司,听说过么?中国人刚刚兴办的类似于淡马锡的国有控股公司,不过和淡马锡不一样的是,它拥有雄厚的资本,希望通过投资来实现它们资产的保值。”白人男子目光眯缝起来,似乎是在琢磨两人,“另外一个好像是中国国家发改委的副主任,据说他会很快到地方上去,是中国政府内一个很有些呼风唤雨能力的人。”

  “你是说那个鼓励中国资本向海外投资,同时又极力鼓吹反对外来资本进入中国企业的家伙?”年轻一些的白人男子显然对赵国栋有些印象,“这个家伙对民族主义情绪表现很浓厚,我听说中国这一次钢铁产业整合引发了铁矿石风暴,就和这个家伙有关,他坚决反对国外资本进入钢铁产业,米塔尔阿赛洛想要进入莱钢,好像就遭到了他的反对。”

  “你说错了,决定这些事情的是商务部,不过你也说对了,这个家伙在其中发挥了很大影响力。”白人中年男子满意的点点头,“和这些中国官员打交道既要硬也要软,他们很好面子,但是又爱占便宜,不管是官方还是私人,都是如此。”

  “这个家伙也是如此么?”年轻白人男子多问了一句。

  “唔,??????中年白人男子显然被问住了,从各方面来的情报显示,这个年轻的中国官员很难对付,尤其是有着天生的警惕性和排外性,好在这个家伙据说要离开发改委了,这是一个好消息,他耸耸肩,“这个人有点不一样,但是好在他不会给我们制造麻烦了,为庆贺这个消息,我们今晚可以多喝一杯。”

  兄弟们,月票很不给力,那可否在推荐票上支持一下老瑞,新的一周开始,俺希望明早兄弟们的推荐票也像粽子一样让老瑞甜甜蜜蜜

  祝兄弟们端午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