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八节 平静进入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八节 平静进入

  几天里赵国栋都处于一种类似于亢奋的状态中,他不想这样,但是络绎不绝的同事朋友拜访,几乎要打爆的电话,加上平素往来密切的下属们的登门道贺,这一切就构成了赵国栋在发改委最后几天工作的主旋律。

  连曾权军也专门给赵国栋留出足够的时间来张罗应付这一切,毕竟这也是发改委走出去的干部,多少也能让发改委里边添几分光彩。

  赵国栋很想抽出一点时间来了解一下这几年安原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另外也要就安原现实条件,考虑一下安原面临的问题和需要解决哪些最为棘手的困难和问题,这是作为候任省长首先需要考虑的,否则走马上任,却是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那样被动的被人指挥着旋转的事儿,他赵国栋肯定受不了,也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只是这几天里委里边事情实在太多,一方面要整理一些自己的想法观点形成书面性东西,他要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呈交给曾权军,至于说采纳不采纳那是曾权军的事情,就冲着曾权军临别前和自己算是交心的一番话,赵国栋也觉得自己有这个义务把自己的一些观点和盘托出,他相信曾权军会权衡利弊做出选择。

  另一方面他也要把自己手上的工作做一个整理,留待下一任接手自己位置的人物,这也同样很重要,摆在手中还有不少刚刚起头尚未来得及真正铺开的工作,也只有留待下任了。

  安原方面和赵国栋联系的都不少,但是他们比想象的要冷静和理智,无论是钟跃军、焦凤鸣还是鲁能、曾令淳,赵国栋这一回去就有一种泾渭分明的划线,凌正跃会怎么看?会有什么举动?这一切都如巨石压在所有人身上。

  赵国栋回安原从长远来说当然是令人鼓舞的,但是在短期内,尤其是最近这一年半载里,却是危险的,两巨头的实力显而易见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凌正跃已经完成了他的整合布局,而赵国栋离开安原两年多时间,虽然在宁陵根基尚存,但是对于整个安原省来说,他的影响力还相当单薄,这一点谁都看得到。

  当然,没有人会轻启战端,这不是封建领主之战,而是在一个共同目标下的观点和利益以及形成的格局之争罢了,谁都会选择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进行斗争,同样谁都会尽量避免不利于自己的局面形成。

  赵国栋也一直在琢磨自己该怎么去面对安原这一切,杨劲光曾经是对自己帮助很大的领导,现在却要成为自己的助手,而像苗振中、丁森、齐华这些都曾经是自己领导,陈英禄,还有康仁梁和齐华,这些人形象都一下子从模糊变得清晰起来,日后这些人都要变成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

  这种同事,还不仅仅类同于当初自己只是省委常委兼宁陵市委书记那么单纯,那个时候自己算是一个小字辈,这些人在自己面前都可以有优越感,自然可以和睦相处,但是现在,作为省里二号人物,一切却需要重新定位,稍有不慎,也许就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而这种心理的调整,也是一大难题。

  所以说,自己回安原,利弊皆有,从某种角度来看,更是弊大于利,但是这种利弊因素也并非无法转化,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心理上的不适应也会逐渐淡化和恢复平静,进而变成惯性,只不过这一段时间里自己确需要好生把握才行。

  晋升正部级官员的考察其实早就开始了,各级后备干部也有一套专门的考察程序,每年都需要进行评估考核,由于赵国栋之前这两年连续调整,无论是中组部还是中纪委,都对赵国栋本人的情况了如指掌了,赵国栋本人的情况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赵国栋的家庭成员情况却不能不列入中组部和中纪委的视线范围。

  作为赵国栋的三个弟弟和一个姐姐,以及他的父母,不能不让中组部和中纪委负责考核的干部感到心惊。

  赵国栋早在到发改委之前,就已经让自己的父母逐步退出了天孚集团的股份,而将其剩余股份转让给了三兄弟和大姐,当然在分割上有所侧重,不过也算是一个了断。

  其实这样对于天孚集团股权的退出对于天孚集团来说并没有多大影响,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一家公司股权太过于集中并不值得庆贺,尤其是旗下还有上市公司的情况下,较为分散的股权结构对于公众股东来说更让人放心。

  但是赵氏三兄弟的情况还是足以让中组部和中纪委负责考察的干部为之侧目。

  赵长川和赵德山两兄弟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名列福布斯榜上人物了,虽然由于沧浪集团是非上市公司,而且对外宣传一直保持着低调,所以外界对于沧浪的情况并不多,除了知道沧浪是国内矿泉水行业的霸主之外,也就只知道沧浪在近几年在保健品和药品行业发展很快了,其他就很模糊了。

  不过作为赵国栋的弟弟,他们并不属于赵国栋的直系亲属,只不过上升到这个层面,再加之这三兄弟的特殊情况,不能不特殊加以考虑,将其纳入审查范围。

  对于这种事情赵国栋倒也不太在意,沧浪公司发家于九十年代初期,那时候自己还不过是一个小警察,后来也不过是在县里的一个开发区工作,而沧浪却是落足在宾州,其发展委实和自己牵扯不上多少关系,在这一点上中纪委自然可以有办法了解清楚。

  事实上从晋升副省级干部时,这些情况就早已纳入了中组部和中纪委的信息库中,这么几年来赵国栋刻意和这一切拉远距离,也就是不想沾个瓜田李下的嫌疑,而中纪委也一样没有放松过对于这些副省级干部的监管,只不过对于这些事情,如果谁要真有心要规避,一样是有漏子可钻。

  2007年4月24日,中央免去赵国栋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任命赵国栋为**安原省委副书记,与此同时国务院免去了赵国栋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职务。

  2007年4月26日,安原省十届人大二十五次会议上,秦浩然辞去省长职务,而赵国栋被任命为副省长、代省长。

  与赵国栋一批任免的还有相当大一批干部,其中以国家部委和中西部省份的省长居多。

  20第二十七次会议上,秦浩然被任命为交通部部长,正式宣布了安原省政府一把手的换人结束。

  从政治局会议结束到安原省十届人大二十五次会议召开赵国栋当选副省长、代省长,其间也不过一个星期时间,犹如迅雷疾风掠过,也在安原省里引发了阵阵余波。

  固然有人欢呼雀跃,也一样有人冷眼旁观,同样有人咬牙切齿,同一个任命,带来的巨大变化冲击也是因人而异。

  赵国栋是在中央正式宣布他任安原省委副书记的第二天乘飞机返回安都的,与赵国栋同机而到的还有中组部副部长郭敬强,一个老组干,戈静出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同时,他也由中组部部务委员升任副部长,此次到安原也就是由他来陪同赵国栋走马上任,足见中央的重视。

  他并不担心第二天的选举,无论凌正跃是多么不希望看到自己到安原来,也不会在这些细节上出问题,何况只是人大一个普通会议,基本上就是程序会议,副省长,代省长,然后自己就算是名正言顺的主持省政府全面工作了。

  结果也是如赵国栋想象的一般,会议进行得异常顺利,没有任何悬念,甚至平静自然得让人有些难以适应。

  在常委见面会上,凌正跃也表现出了上佳的风度,适度的热情和不愠不火的接触,一切都符合一个省委书记的尺度,既表现出了对赵国栋到安原工作的欢迎,也显示出了他对安原局面的自信,一个词儿形容,中规中矩,相当稳重。

  赵国栋同样也很平静,风风雨雨不是表现在表面上,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就有什么苗头出来,一切都要等到第一次省委常委会之后,而关于政府领导分工也是一个看点,但是赵国栋认为在这几个问题上都不会有多大风波,关键在于六月的省党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