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九节 适应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三十九节 适应


  安原省的党代会基本上是与全国党代会保持着同步节奏的,这和有些省份不一样,但这样也省事一些,党代会上一次会议就可以把省委委员、常委以及参加全国党代会的代表一并选出,不像很多省份因为省党代会和全国党代会不一致,还需要召开一次党代表会议来专门选出出席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

  党代会会成为一个风向标,赵国栋不认为自己会选不上省委委员和常委,也不会选不上出席**的党代表,但是当选票数会成为一个很微妙的信号。

  包括凌正跃在内的很多人都会着这一点,这会成为自己入主安原之后的一块试金石,自己在安原究竟有多大的影响力,通过这一点就能够看出来。

  至于说这前期的工作固然要开展起走,但是主要还得着眼于一个多月之后的党代会,在党代会上这一关过好了,也才能证明自己可以在安原立住脚,这一点赵国栋相当清醒。

  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赵国栋清楚自己在安原的根基还很单薄,毕竟自己太年轻,而真正踏上安原省里的政治舞台时间也只有那么几年,仅仅一个宁陵算得上是自己的老巢,但是其他地市对于自己来说都很陌生,要想在省里边迅速站稳脚跟,就不得不利用这一个多月时间先投石问路,摸清情况,有针对性的拿出一些方略。

  好在自己也不是两眼一抹黑对这安原一无所知,而宁陵前几年也陆续走出去一些干部,这一点相当重要,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无论做什么,幻想只凭着人格魅力和工作思路就想要一下子打开局面,那不现实,你想要发挥影响力,你想要游刃有余,都需要建立在你的根基稳固之后才谈得上。

  欧阳锦华很有些不适应的天气。

  四月底,北方正是春旱季节,天气一般都是晴空万里,很少有雨水,但是到安原第一天就是一场雨,让欧阳锦华深刻感受到南方和北方天气差异,尤其是这一夜雨淅淅沥沥,既不像北方夏季里那种骤雨,也不像冬春里那样飘飘洒洒落上几点,而是时下时停,让他夜里也睡得不安生。

  一下雨天气就转凉,温度下降了好几度,空气中似乎都连绵着潮湿,欧阳锦华心里也有些发愁,这春末夏初都是如此,不知道夏日里怕更是雨水连绵吧?

  好在第二天就天气回转,第三天又是艳阳高照,让人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许多。

  老板的办公室还是沿用了原来上任省长的办公室,原本省政府办公厅打算为老板调整一下办公室,让老板先暂时用着这个办公室,另外再装修一间办公室出来,但是被老板拒绝了。

  老板不太讲究这些,何况这幢小楼很有些古色古香的气息,随意破坏这里的结构和布局反而不妥,尤其是推开颇具特色的木制门窗,扑面而来的一片碧绿如茵的草地和几株黄葛和桂花树,很慵懒的伫立在这一片草地上,站在窗台前临窗而望,一股子心旷神怡的豁然开朗扑面而来。

  这座小楼就隐藏在前面的省政府大楼侧面,正好被大楼遮得严严实实,而一座颇富创意的廊桥将这幢楼的四层楼与大楼的一二三四楼分别联系起来,让这幢具有很浓郁苏联风格的小楼与富有现代特色的省政府大楼融为一体,于是乎省长楼也就成了前面那幢十六层大楼的一部分。

  欧阳锦华已经喜欢上了这幢小楼,所以老板的办公室他要亲自来打理。虽然老板不讲究,但是换了主人,一些基本的办公设备还是需要调换一下,桌椅换了一套,另外也挂起了老板比较喜欢的字画和绿色盆景植物,一副在欧阳锦华看起来有些俗气的“海纳百川”四个字挂在对面,没有署名,也不知道是谁的墨宝。

  书橱没换,简单清扫了一下,深色的全橡木制作,价格不菲,不换是明智的,这玩意摆在这儿也和整个环境协调一致,换一个未必有那么合适。

  老板喜欢的书很杂,那本据说是他在中央党校学习时买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娜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一直被老板翻来覆去看,不知道是究竟一直没有看完,还是要精研其中逻辑推理的奥义,还有那本《瓦尔登湖》,据老板自己说,心境烦躁的时候看看这书,能让人心绪宁静,淡泊明志。

  欧阳锦华不是一个合格的仆人,但是他还是很高兴的清理着老板的办公室,这一个复式套间,外边书房带一个小型的接待间,隔壁是一个规格稍大的会客室,里间略小,带卫生间的休息室,现在似乎都很流行这种套间,但是换在几年前还是比较新潮的。

  人大常委会的会议已经结束,决定了老板担任副省长、代省长,也就意味着老板主持政府全面工作的合法化了,先前中央任命他担任省委副书记不过是一个基本要素,决定了他在省委里边二把手的位置,现在他作为政府这边一把手的地位固定下来,那么随后下来的也就是正式开展工作了。

  欧阳锦华一边收拾着屋子,一边琢磨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来适应工作。

  省里边和委里边情况肯定有所不同,但是估计差异也不会太大,自己主要工作还是为老板服务,只不过在这里面对的范围要大得多,复杂得多。

  想想这里一个省政府下边仅仅是副秘书长就多达七个,另外办公厅还有四位副主任,欧阳锦华就有些头皮发麻,省里边和委里边区别就在这里,一个是块块上,一个是条条上,块块上枝蔓庞杂,条条上则是一条主干加分支,发改委这边已经算是各部委里边最庞大的了,但是和省一级政府想比,依然显得单薄了许多。

  “欧阳秘书”门外传来一个淳和低沉的声音,欧阳锦华一听,略加分辨,听出来是省政府副秘书长兼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徐受德的声音,徐秘书长声音很有震撼力,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胸腔极具共鸣力,没去当歌唱家唱唱歌剧真是可惜了。

  “徐秘书长”欧阳锦华赶紧走出办公室。

  “赵省长不在?他看过办公室没有,有没有其他的要求?”徐受德步伐很快,人随声音到,走到了门边上,看了看室内,知道赵国栋不在。

  对于赵国栋徐受德不是很熟悉,虽然他担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时赵国栋已经是宁陵市委书记了,但是赵国栋和省政府这边联系并不算多,甚至可以说有些疏远,倒是当时任市长的钟跃军走这边多一些。

  赵国栋本人也就是和当时担任常务副省长的任为峰关系比较密切,也就连带着联系任为峰的副秘书长,现在是省政府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的汤少城比较熟悉,和其他几个副秘书长也只是点头之交,谁也未曾想过那个三年两年多前离开安原的宁陵市委书记居然会是以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的身份出现在这座楼里。

  世事如棋,想不到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徐受德只能说人生际遇太难说得清楚了,谁能想到那个昔日虽然在宁陵风头正劲但是在省里边还只能说是一个小字辈的角色,两年多时间就摇身一变成这幢小楼的主宰着者,连昔日曾经以他的领导身份出现现在的常务副省长杨劲光也只能迅速转换角色,成为他的副手。

  连杨劲光都要转换角色调整心态,其他人自然也需要一样调整观念转换角色,否则就会被淘汰,这一点不需要谁提醒,徐受德也一样,所以他才会如此关心新任省长对于机关后勤工作的要求。

  眼前这位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是赵国栋从国家发改委带回来继续给他担任秘书的,虽然还没有任职,但是能让赵国栋从京里把这位秘书带回来,足见对这位年轻秘书的看重。

  徐受德这两天和这位年轻秘书接触了几次,对这位一口标准普通话的欧阳大秘印象不错,相当谦虚谨慎一个人,丝毫没有作为省长秘书的架子,啥事情也都亲自动手,不像有些领导秘书咋咋呼呼,一点事情都是吆五喝六的。

  “徐秘书长,赵省长没说啥,他这人对这些方面不太讲究,让我替他看着办就行了,只说了多搬两盆绿色植物就行了,他挺喜欢现在这环境,专门和我说了,其他都不用换,就这样。”欧阳锦华赶紧道。

  “噢?这合适不合适?”徐受德愣怔了一下,他也像宁陵市委那边打听过,赵国栋的确是一个对这些方面不太讲究的人,据说在宁陵担任市委书记时期,从车到办公室设备,几乎没有换过东西,就连一台空调出了状况,都是让人修好继续用,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全省第二大市市委书记的做派。

  平凡★文学网★(WWW.Xsbook.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