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一节 鼓气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一节 鼓气

  事实上在这个问题上杨劲光曾经相当委婉的在常委会上提出过异议,但是并未引起足够重视。

  杨劲光甚至还能够回忆起在常委会上凌正跃有些不耐烦的表情和秦浩然漠然的态度,当然也还有龙应华阴冷的笑容,还好是陈英禄助了自己一臂之力,认为在招商引资和推进产业发展上需要兼顾生态环保效益,不能顾此失彼,但龙应华紧接着就提出更不能因噎废食,畏缩不前。

  那一次常委会气氛不太好,凌正跃虽然没有就自己的观点发表看法,但是杨劲光感觉得到对方是觉得自己有些挑战了他的权威,尤其是那是自己刚刚出任常务副省长不久,也许给对方的印象就是自己翅膀长硬了敢发表不同意见了,所以才会那样敏感,而平时凌正跃心胸也不至于那么狭窄听不进人言。

  “国栋省长,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可能还是要一分为二来看,去年安原招商引资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尤其是几个昔日在招商引资工作上一直没有取得突破的地市,比如千州、通城、卢化和南华,都有不少大项目进账,虽然无法和宁陵、怀庆以及建阳等传统招商引资强市相比,但是也算是一个崭新的面貌了。”杨劲光虽然认同赵国栋的一些看法,但是还是下意识的想要分辨解释,“这些地方取得的成果也不完全是你所说的高耗能高污染行业投资,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省环保局环评和监管工作还是一直比较得力的,不至于因为这些问题违背原则吧。”

  赵国栋笑笑不语,他能理解杨劲光的感受,一年工作纵然是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和主要领导在工作观点上也有些分歧,心情也未必好,但毕竟也是辛苦一的年成绩,若是遭到全盘否决,那也显得他这个常务副省长脸上无光,何况杨劲光所说也非全无道理。

  “劲光省长,我看你自己话里都没有多少底气啊,先上车后买票的事情敢说没有?先上马先污染后治理的情况会不存在?”赵国栋摇摇头,“我不是想要给谁泼冷水,有些时候当到咱们这一角也的确很难,总觉得只要能先发展起来,能解决那么多人的就业,消化多少农村剩余劳动力,创造那么多利税,财政充裕了又可以解决多少火烧眉毛的问题,那么一点小瑕疵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我当县委书记,当常务副市长,当市长,甚至当市委书记时,也一样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站得越高,固然要体谅下边的困难,但是一样需要关注细微的东西,尤其是像环保涉及民生利益,尤其需要提升认识,其他我觉得都可以容忍,唯独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慎之又慎。”

  杨劲光欲言又止,但是只是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劲光省长,你我多年关系不一般,我也不和你客套矫情,你不要认为我是站在所谓讲政治的高度来评点,有点坐着说话不嫌腰疼的味道,我要说的是现在民众环保意识、权利意识、法律意识越来越强,很多原来似是而非可以蒙着瞒着就糊弄过去的事情现在不行了,而且将心比己,当我们自己周围的生存环境遭到各种工业污染损害甚至危及到我们自己的身体健康时,我们该如何着想?我们会不会愤怒,会不会责问政府职能部门有愧于人民赋予他们的权责?同样,作为一级政府领导,我们也一样可以扪心自问,那些职能部门有没有真正的尽职履责,有没有将民众利益至于一切之上,有没有因为盯着所谓的就业、税收甚至光鲜的政绩以及这后面若隐若现的乌纱帽而忽略了其他,尤其是普通老百姓的利益?”

  赵国栋说得有些动情,杨劲光一样是心潮澎湃,他感觉到赵国栋不是在那里泛泛而谈卖嘴白,也不是冠冕堂皇的谈什么讲政治讲大局,而是真正的把目光聚焦到了普通民众的利益之上,这让杨劲光也是感慨无限,难道这就是赵国栋去了发改委一年多的变化,从看问题的深度上也发生了质的变化?

  看见杨劲光唏嘘感慨却是摇头不言,赵国栋也知道杨劲光有其为难之处。

  去年秦浩然不怎么出头理事,政府这边主要工作担子都压在了他肩膀上,而他也是刚刚担任常务副省长,加上本来就和凌正跃关系不是很融洽,怎样来贯彻好省委意图的尺度就更难把握,尤其是明知道省委主要领导意见未必正确,但是在权衡利弊得失之下,还得咬着牙关服从。

  发展固然重要,但是不是为了发展可以无视罔顾其他?

  有些事情带来的危害也许就是十年甚至几十年都难以挽回的,在这一点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惨痛教训摆在面前。

  赵国栋在发改委这个儿层面和国家环保总局交涉也相当多,获得的数据和一些具体案例更是触目惊心,各级政府为之付出的代价甚至超过先前那些项目所创造的效益十倍乃至百倍都不止,而给普通老百姓带来的伤害更是难以用金钱来衡量。

  赵国栋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话说到这份上,也算是推心置腹了,自己事无不可对人言,他觉得杨劲光可以交心,也值得自己交心,有什么可以和盘托出,真正有什么具体难处,也完全可以商量着来办。

  他杨劲光不是迂腐书生,他赵国栋一样不是只知道猛冲猛打的莽汉,怎样迂回辗转,怎样艺术处理,怎样曲线运动,谁都不乏这方面的经历和手腕,只要为了一个正确的目标,如何来操作应对,赵国栋相信自己和杨劲光携手合作,就绝对有足够的话语权来挑战任何人

  看见赵国栋炯炯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杨劲光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良久才面带苦笑摇摇头:“国栋省长,你是真打算一来就要搅起一场风暴?我得提醒你,下个月的省第十一届党代会,会选新的一届省委委员和常委,还要选出参加**的代表,这是一块试金石,你虽然是刚任副书记,也一样要重新过这一关啊,你觉得现在挑明合适么?”

  赵国栋心中一宽,杨劲光终究还是表明了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的态度,这就足够了,至于他说的省党代会,赵国栋也没有打算在此之前就要大动干戈,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不急在一时。

  “劲光省长,你觉得我过这一关很难么?”赵国栋微微笑道,“不说凌正跃他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拿他自己的政治前途开玩笑,就是他真的想要放任自流看我的笑话,你觉得他就能得逞?”

  赵国栋这番话里充满了自信,听得杨劲光也是目光闪动,这家伙真的和以往不一样了,一番话说得霸气十足,似乎丝毫没有把下个月这道关放在眼里。

  杨劲光也知道凌正跃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做什么手脚让赵国栋或者其他中央确定的人落选省委常委,如果那样,那真的就是自取灭亡了,但是在暗中发挥一下影响力,让赵国栋得票上惨淡难堪还是有可能的,当然这要求凌正跃有绝对控制权的情况下才敢如此,否则画虎不成反类犬那就成为笑柄了。

  但赵国栋敢这样说当然也有他的底气,这说明对方早就把这一点看到了,而看到了他一样敢口吐狂言,那就是真的成竹在胸了,杨劲光不认为赵国栋这是在虚张声势,这种事情虚张声势毫无意义,一个月后那就是要见真章的,难道他还以为他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和凌正跃握手言和?

  见杨劲光似乎在认真思考自己的话语,赵国栋朗声笑了起来,“劲光,你就放心吧,如果连这点把握我都没有,我这安原十多年是不是也白呆了,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踩着狗屎运走到这个位置上吧?”

  这种情况下赵国栋知道自己必须要给杨劲光足够的信心。

  放眼整个省委常委里边,真正算得上能够和自己齐心协力同时又能在工作上给予自己大力帮助的,目前只有杨劲光。

  但是杨劲光一样有其局限性,凌正跃在这一年多时间表现出来的强势霸道也让杨劲光感觉到压力和危险,原来他只是担任秘书长,紧跟着性格上属于柔中带刚的应东流,一路顺风顺水,基本上没有品尝过挫折和高压的滋味,而大学里那点经验放在省里边就根本不够看。

  现在到常务副省长位置上,又面对一个对他并不太感冒有点儿随时寻衅找茬儿的省委书记,这才让他真正尝到了为官的艰辛和这个位置上的风险,这也让他从内心深处生出了些许胆怯和惧意,赵国栋感觉到杨劲光从内心深处不太愿意和凌正跃正面冲突,哪怕对方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气焰来,哪怕是违背了原则,他依然希望委曲求全。

  正是这种情况下,如果连杨劲光都无法鼓起勇气,不敢捋其锋芒,畏之如虎,那自己在安原就真的很难找到一个够份量的盟友了。

  咋月票又不见长呢?那俺也给自己加加压吧,现在1076,十二点前,再增加五十票到1126,俺就再加更,不影响明天更新还望兄弟们多给一点刺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