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二节 筹谋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二节 筹谋


  杨劲光离开了,赵国栋靠在沙发里默默的沉思着。

  杨劲光的担心不是没有依据的,凌正跃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让自己选不上常委或者党代表,但是如果自己的得票在常委里名列后列,或者党代表选举得票惨淡勉强过关,这只怕就会给很多人一个暗示,他赵国栋就是一个墙上芦苇,窜得高但是根基浅薄,无足轻重,翻腾不起多大的波浪来。

  鲁迅说过他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赵国栋觉得在事关政治前途的官场上,这句话只怕更能发挥出经典含义。

  凌正跃不是安原干部,他之所以能迅速在安原树立起权威并不是因为他在安原做出了多么大贡献,而在于中央赋予了他作为班长的权力,同时他在中组部担任常务副部长多年也为他积累起来了丰厚的人脉。

  龙应华也好,齐华也好,陈英禄也好,他能如臂指使的将这些人调整到他希望调整的位置上,然后随便寻个理由把一度风光一时的崔红安从永梁市委书记位置上赶下来,丝毫不在意崔红安在永梁的表现究竟体现了什么,这恩威并济,胡萝卜加大棒,足以让绝大多数人慑服在他的威权之下了。

  这是威权而非权威。

  权威让人主动服从,威权则让人屈服于其权力之下。

  赵国栋不认为这是正常的,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也不应当放任这种现象的存在,一言堂早已过时,幻想依靠手中权力来达到一统认识那就是一个笑话,虽然这个笑话有时候还真能见效,但是绝对不可能持久。

  但是自己一样需要面对现实,凌正跃利用手中权力迅速建立起来了他的威权影响,那么你要打破他对威权的垄断,那么就必须要破除对方的这种说一不二的印象。

  赵国栋认为凌正跃能如此之快的建立起这样的格局基础,秦浩然要负很大责任,正是因为他的主动退让才会让凌正跃得寸进尺,作为省委第一副书记,作为政府一把手,你如果在常委会里没有一点话语权那是懦弱,而如果你根本不愿意发言,那你就是失职而秦浩然恰恰两点都做到了,赵国栋甚至有些怀疑秦浩然这样的目的何在,难道说几年省长真的把他并不多的豪情雄心都给彻底磨平了,以至于在最后这一班岗上他只想早点下岗休息了?

  这个时候来探究秦浩然为何如此毫无意义了,赵国栋更关注的是苗振中。

  苗振中不大可能成为自己的真正盟友,但是他至少也还要到明年初可能才会离开,而他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不会听凭凌正跃为所欲为,甚至侵蚀了本该属于他的话语权,这本该是他的逆鳞。

  之前秦浩然退缩让他无法单独和凌正跃抗衡,只能隐忍不发,那么现在自己来了呢?在很多问题上,他和自己是不是都同样需要对方呢?

  赵国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需要尽早和苗振中这个老上司兼“老朋友”会会面好好聊一聊了。

  凌正跃靠在沙发上很随意的翻阅着文件,看了一阵之后,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摇摇头,取下眼镜,将文件随手搁在茶几上,闭上眼睛,默默地思索着。

  很难把思路绕过对方,赵国栋,一个看来和自己真是有些缘分的人。

  副省级干部竞争让自己未能如愿以偿,结局就成了这样,龙应华现在成为他的第二副手,他却一跃成了安原的代省长,谁能说得清楚这冥冥中没有定数?

  赵国栋能力毋庸置疑,凌正跃还不至于连这一点都不敢承认,但是有能力并不代表他就适合某些位置。

  像在滇南担任组织部长,凌正跃就不认为赵国栋干得有多好,他更认为那不过是赵国栋被蔡正阳当作一杆枪好生使将出来杀出了一条血路罢了,其实赵国栋并没有得到什么,他能到发改委担任副主任也不是因为他在滇南的表现,他不过是被钱越相中了在某些方面的能力罢了。

  直到现在凌正跃还是有些猜不透中央为何要把赵国栋放回安原,如果真是觉得赵国栋在搞经济方面是一个人才,那么将他放到黔南或者秦省这些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是不是更合适一些呢?

  中央有些决策同样带有主观性,并没有征求下边的意见,在这一点上凌正跃也为自己昔日在中组部担任副部长时也是如此看待,只不过现在更为深刻罢了。

  正思考间,秘书悄悄蹩了进来。

  “凌书记,秘书长来了。”

  “请他进来。”凌正跃从沉思中被惊醒过来。

  陈英禄踏着稳健的步伐走进来,“凌书记,你找我?”

  “唔,坐吧,英禄,我正好想要找你和你好好聊一聊。”凌正跃摆摆手,很随意的道。

  陈英禄在任何人面前都是那种略有些抑郁的表情,自从升任副省长之后,脸上的笑容似乎也都少了许多,连陈英禄自己都感觉到这一点,但是生活工作中值得高兴的事情并不多,陈英禄觉得自己似乎就是一个劳碌命,在哪个位置上都永不得安闲。

  即便是凌正跃将他推荐到省委秘书长位置上,陈英禄内心的喜悦也是一掠而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回味无穷的快感。

  实事求是的说,自己在几个副省长中资历最浅,学历最低,也许就是多了一些在基层工作的经验,在副省长任上也算是踏实肯干而已,不知道凌正跃是不是看重了这一点,但既然凌正跃将自己推上了这个位置,不敢说士为知己者死,但是陈英禄也希望自己能做好手中每一件事情。

  即便是面对自己单独而坐,陈英禄脸上也并无多少表情,凌正跃很看重陈英禄这份沉稳。

  在他看来,在当初省政府一帮副省长中,常务副省长任为峰无疑是相当优秀的一个,但那是一个羽翼丰满的鲲鹏,留不住的;齐华谨慎细致,但是软了点,所以自己把他放在组织部长位置上,这样可以更好的贯彻自己的人事意图;康仁梁,老奸巨猾,像挑泥鳅一样滑不溜秋,不值得托付大事;曹宁,能力有,但不够全面,专业知识强,聪明有余,沉稳不足;黄治中,性格过于阴柔,缺乏一点恢弘大度,;唯有陈英禄平实沉稳,除了烟瘾过大这个习惯让凌正跃有些不太适应外,的确是一个最适合的秘书长人选。

  也不知道当初陈英禄和赵国栋为什么会在怀庆搭档上相处不好,这似乎充分映证了赵国栋这个家伙是个搅屎棒,走到哪里都不得安宁,但是这个家伙在宁陵却又能玩得风生水起,下边一帮干部对他信任有加,究竟是矛盾掩盖在辉煌的经济成就之下了,还是这个家伙真的更擅长当一把手?

  陈英禄有些疑惑,他感觉到凌正跃似乎陷入了某种恍惚状态,像是在考虑什么问题或是在斟酌什么言辞,这种情况可不多见。

  好在这种状态很快就消失了,只是短短几秒钟,凌正跃恢复了常态,“英禄,下个月就是党代会了,你和老齐这一段时间可能要多忙一些,帮着振中书记尽快把程序这方面安排好,要做到万无一失。”

  “嗯,凌书记,这一点你放心,振中书记经验丰富老到,齐部长也是从市委书记干过来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陈英禄点点头,“我们前段时间已经研究过两次,文件也已经下发到各市委和省直机关党委党组,老齐也和我分别跑了跑几个地市单位,都还算正常。”

  “唔,那就好,从去年到今年我省人事变化太大,不要因为这个原因而影响到选举。”凌正跃满意的点点头,说实话如果陈英禄担任组织部长,他可以更放心一些,但是齐华来担任省委秘书长却显然有些不合适,所以也就只有如此折中了,好在以后机会还多。

  “这应该不会,现在各地市市委书记除了老窦之外,都是有几年资历的老资格书记了,政治觉悟高,驾驭能力强,对于这方面的工作也应该是轻车熟路,不会有多大问题。”陈英禄很肯定的回答道:“即便是窦书记,那也是在省政府办公厅上干了多年,对于这一摊子事儿他也并不陌生。”

  “英禄,我看了看我们安原省十四个地市班子情况,市委书记们大多都是快慢一届了,也有些年龄快到,还有些反映不太好,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在考虑通盘大局,怎样来进一步调动干部的工作积极性,我觉得恐怕也需要赏罚分明,对一些不太适合现有位置,尤其是那些坐在功劳薄上坐吃山空的干部,我们需要考虑他们的去向。”

  凌正跃这番话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听在陈英禄心中却是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