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三节 兵卒无选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三节 兵卒无选


  安原情况并非完全如凌正跃所言那样,那他这么说就是言有所指了,陈英禄的脑海中迅速将十四个地市过涛了一遍。

  安都可以不考虑,不是省委权限范围;永梁可能也暂不考虑,囊再远才去,再怎么也轮不到他;通城卢卫红深受凌正跃青睐,要调整那也该走到更好的地方,埠立峰走时在班子上凌正跃就考虑再三才定下来;建阳市委书垩记李晋是刚任的,是凌正跃从中组部带下来的干部二处一位副处长,在省委担任副秘书长一年不到就出任建阳市委书垩记,自不必说,不用考虑;千州也不太可能,卓宁到千州工作颇有起色”虽然由于基础太差,卓宁到任时间也不长,距离前面差距还很大,但是陈英禄感觉凌正跃对卓宁印象相当好,而且卓宁也跟凌正跃走得很近,也可以不予考虑,那么剩下的情况也就比较明朗了。

  剩下八个地市,安西北的绵州,安中的南华、蓝山和唐江,安南的卢化和荣山,还有就是安东南的宾州以及安东的宁陵了。

  唐江市委书垩记金大江要说时间相当长了,即便是没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他也该调整了,但是金大江性格偏软,虽然往凌正跃这里跑得很勤,陈英禄却能够感觉得出来,凌正跃虽然对金大江还算亲善,但是并不太看得起对方。

  这纯属能力和印象原因,而和立场无关,反倒是唐江市长尤莲责能力突出,准确的说唐江这几年发展很快很大程度得益于金大江性格偏软但善于协调和尤莲香作风强势务实的互补,这样才能让唐江市委市府取得突出的成绩。

  如果可以的话,金大江调整到哪个省里边直属部门,而让尤莲香出任市委书垩记应该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结果,但是陈英禄却知道这种可井性不大。

  尤莲香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想必早就有人汇报到了凌正跃那里,凌正跃不会考虑让尤莲香上位,这和心胸无关,而是政治使然,而如果金大江离开,又调任一位市委书垩记到唐江,那么肯定会在唐乒激化矛盾,这又会影响到唐江的大局,所以原本最应该调整的金大江可能就会变得最不可能调整了。

  剩下几个地市中南华市委书垩记是杨少鹏出任省发改委主任之后由市长升任的,中规中矩,陈英禄估计调整可能性也比较小,蓝山市委书记董立涛是前年中垩央直属机关工委下派的干部挂职,到省里担任省委副秘书长,应东流走之前出任的蓝山市委书垩记,估计明年开春就要回京里了,所以也可以不予考虑,那么就只剩下宁陵、绵州、宾州、卢化和荣山了。

  这五个地市中卢化和荣山市委书垩记一来年龄也偏大,二来任职时间也不短了”在任上政绩不彰”在凌正跃心目中也比较淡,如果要调整这两市市委书垩记也在情理之中”关键是这符合不符合凌正跃的意图,他的真垩实意图是什么。

  凌正跃把崔红安调整了就很有点敲山震虎的作用,如果要以能者上平者让的意图来调整,那么调整卢化和荣山两市班子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如果像刚才凌正跃所说的躺在功劳薄上坐吃山空这句话的针对性来看,卢化和和荣山绝对不再其列。

  功劳薄上坐吃山空,那肯定是指具有一定根基和曾经的辉煌作为背景的。

  绵州和宾州都曾经辉煌过,贝铁林和庄权担任这两市市委书垩记也有些年成了,算是老资格的正厅级干部,一个是从广播电视厅厅长转任通城市委书垩记,再到绵州市委书垩记,另外一个则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下去担任宾州市委书垩记的,这两年绵州和宾州经济发展趋缓,但是也不能称之为沉沦,一个地方经济发展有起有落,有**就有低谷,这也正常,陈英禄是这样认为的。

  还有一个就是宁陵,宁陵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安原老二,甚至有可能超越安都,但是这两年宁陵经济增速下滑很厉害,陈英禄听到过凌正跃对此的不满从最高增速百分之一百多一降再降,去年百分之三十多,到今年第一季度的百分之二十左右,虽然也在全省排在前列,但是和前两年相比,悬殊太大,这在心理上很难让人接受,尤其是像凌正跃刚刚出任省委书垩记不久,这很容易激发起他内心的敏感点。

  陈英禄不确定凌正跃刚才的话语是不是针对宁陵,如果是的话,那么这就有些麻烦了。

  陈英禄不认为凌正跃现在要动宁陵班子是个好主意,杀鸡吓猴也好,敲山震虎也好,那得分对象,看情况。

  如果凌正跃真的想要动宁陵班子,那就应该抢在赵国练到安原之前就动,把钟跃军一步调整到杨少鹏出任副省长之后空出来的发改委主任位置上,让钟跃军有苦说不出,他赵国栋也是鞭长莫及,而现在赵国栋已经出任省委副书垩记、代省长,而距离省党代会只有一个月时间了,在此之前调整不可能,那也就是要等到省党代会之后才能考虑,而那个时候情况如何呢?

  这会不会激起赵国栋的强烈反弹?会不会在常委会上引起轩然大波,这些政治影响和后果都需要考虑进去。

  也就是说,从政治利盖格局来考虑,现在已经失去了调整宁陵班子的最好时机。

  当然陈英禄也知道凌正跃也有他的难处,他不能只着眼于省里边,他也一样要考虑高层和省委内部的看法。钟跃军和焦凤鸣配合很默契,而从去年开始掀起的一波接一波“贯彻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贴近民生,关注民。”活动,很走出了一些风头,而且同样也赢得了较高的评价。

  尤其是他们在保障房上的超强力度,遏制住了遍及全国的房价高涨热潮,使得宁陵房价一直处于一个相当低的水准,这不但从某种角度吸引了更多的外来投资,而且也极大的赢得了除了房地产开发商之外的本地圭流民意支持。

  “宁陵现象”在春节前后一度成为全省各地市两会和省上两会热议的焦点,不少两会代表都在质疑为什么本地经济远不如宁陵,流动人。远不及宁陵,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平均收入远不及宁陵,但是房价却远远高于宁陵,甚至在省里两会上也有不少代表提案要求省人大对宁陵房价问题进行调研,总结可行经验,以地方法规方式来规范各地政府在保障房上的投入,严格问责制度,遏制高房价对民生的巨大冲击。

  陈英禄很怀疑钟跃军和焦凤鸣两人是否有如此政治智慧和眼光,这背后有没有赵国栋为其指点迷津,陈英禄觉得可能性很大,只是那个时候赵国栋大概也从没有想到他自己会回安原吧,如果那个时候他就能估测到他自己可能会安原,那就真的太可怕了,陈英禄不相信对方会妖孽到这种程度,但他想要为钟焦二人提聚人气和影响力倒是极有可能为他们出这一招。

  如果真是那样,那这场博弈从去年就开始了。

  在在现在这种态势下,凌正跃如果要调整宁陵班子那就要承受来自高层和省委内部的质疑,这会严重影响到凌正跃好不容易刚刚建立起来的威信,凌正跃当然不会那样冒失,而当你稳定了局面,一些时机也就失去了,这就是有得有失。

  就像现在,你想要动宁陵班子立威,也许就要冒引起更大冲突的风险,这是一柄双刃剑,伤人,伤己,谁更甚,还真的很难说。

  “凌书垩记,现在恐怕不太好考虑这个问题,是不是等到省党代会结束之后再来研究???”在内心深处叹了一口气,陈英禄想了一想之后才缓缓道:“我想省党代会是现在我们省里的第一大事,而通过党代会也更能让大家认清形势积聚人气,这有助于我们下一阶段各项工作的开展,包括您所说的人事调整上的考虑。”,一句“更能让大家认清形势积聚人气”让凌正跃眼睛也是一亮,自己选陈英禄当秘书长果然没错,一点就透,闻弦歌而知雅意,对方对自己意图也是心领袖会,不需要自己多说什么,这样的秘书长用起来才是得心应手。

  “嗯,这是自然,省党代会是头等大事,我们务必要让这一次党代会体现出我们全省四百多万党员的真垩实意愿,为我省今后几年的发展定下基调。”凌正跃点点头,“所以英禄和老齐这段时间一定要把这项工作抓好抓实。”

  陈英禄心中微微苦笑,这代表什么?是自己正式和那一方宣战么?党代会会变成战场,而自己和齐华将充当这一场博弈中的重要棋子,还会有很多人陆续入局,而这一旦踏入局中,就像象棋中的兵卒一样,便再无回头可能。

  人生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你没有选择,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