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七节 面对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七节 面对


  松开了这个纠结的节点,双方的心境似乎也一下子都放松了许多,谈话氛围也一下子就活跃起来。

  无论是关京山还是谭立峰,获得了赵国栋这个比较明朗的态度,心里都顿时踏实许多,一些原来还有些冒昧,觉得可能会被无限期搁置拖延甚至是否决的设想也可以拿出台面上来畅谈了,连周边的工作人员们也一下子觉得先前有些阴郁的气氛一扫而空。

  寻接了谈话的切入点,双方距离也就拉近了,到后来关京山甚至很明确的提出希望省政府能够一改以往对安都市的歧视和约束,要给予真正实质性的支持,扶持安都市在安原省乃至整个内陆地区的崛起,成为当之无愧的安原之都,中原之都,内陆之都。

  赵国栋也被关京山勃勃的雄心触动了不少心思,对于关京山的观点也表示省里边会认真考虑安都市的规划构想,建议省里和市里要就如何将安都市打造成为整个中*国内陆地区的核心极点城市联合协调规划,要让省里一部分资源有意识的向安原倾斜,尤其是诸如发展服务业中居于高端地位的商务服务、工程服务、制造服务、通讯服务、分销服务和金融服务业。

  要首先实现把安都尽快发展成为安原的服务业中心,而高新区也应当优先考虑发展和引进总部经济,不贪大求全,而应当遵循择优和精益求精的原则,有意识有针对性的实现高端招商引资,避免与周边普通地级市的招商引资形成同质化竞争,而应当实现错位竞争,高位竞争。

  省里边也要专门制定针对支持安都市发展服务业的政策,实现和安都市产业经济规划小的政策对接,集中力量在最短时间内凸显安都服务业发展的优势亮点”争取在较短时间内在这些方面实现招商引资有一个较大的突破。

  赵国栋的这一观点引起了关京山和谭立峰的极大反响,如果省里边真的要在各方面资源向安都倾斜”可以说结合安都自身优势地理位置和出台的各种补贴政策,关京山和谭立峰都有信心在较短时间内有所突破,赵国栋这一表态几乎是为二人想睡觉就送上了软枕头,怎么能不让人喜出望外。

  从碧池到江口这一行赵国栋也是见到了不少熟人,冯东华升任碧池区委书*记,而沈廷昭则接任了江口县委书*记,尤惠香出任江口县县长,终于步入了正处级干部行列,而三年前的政法委书*记陆耀也担任了常务副县长。

  关京山和谭立峰都知道赵国栋曾经在江口工作过几年,自然也有些故乡情分,但是见他对江口县班子如此熟悉,从县委书*记沈廷昭到县长尤惠香,还有常务副县长陆耀”都是亲切交谈,显然不是第一次见面。

  尤惠香他们当然知道这是唐江市长尤莲香的妹妹,一直在江口县工井,而沈廷昭和陆耀显然应该和赵国栋扯不上什么关系才对,赵国栋在江口工作期间,这两位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由此也能见出赵国栋在安都这边也还是有些人脉香火,虽说影响不到关谭二人,但是也算是给关谭二人一个有些意外的印象。

  从皇冠假日酒店出来时已经是九点过了”饭桌上的谈话氛围也相当好,赵国栋下午的江口之行还算满意,从碧池到江口的汽配工业长廊还算能支撑起半壁江山,对于像江口这种在安都八县八区中处于中下游的县份来说,汽配产业已经算得上是一个支柱产业了。

  除了汽配产业,江口的纺织工业经历了九十年代的衰败之后也开始重新崛起,目前安都南部的江口和碧池的棉纺织与唐江的成衣制作和箱包生产以及南华的缫丝、丝绸以及印染产业形成了安中地区的轻纺工业支柱。

  这一块不但迅速复苏起来,而且也带动了大量劳动力就业,像原来安都第一纺织总厂虽然破产了,但是不少从安都第一纺织总厂里走出来的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以及营销人员却成为现在以私营企业为代表的安都纺织企业的骨干力量。

  赵国栋和关京山、谭立峰两人在饭桌上也是谈的很投缘,尤其是安都市委市府提出的郊县稳步推进城镇化进程,经*发展低污染、劳动力密集的轻工业,近郊则积极推讲城市化进程,重点发展物流、仓储、运输和普通服务业,失去则依托葫芦洲CBD和高新区重点发展高端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以商业、金融和教育科研为纽带实现高端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无缝对接这一具体框架方案很感兴趣,双方在酒桌子上也探讨了许久才算作罢。

  “国栋,真看不出你和关书*记和谭市长这样投缘啊,我看你们在酒桌上谈得很开心,外界都说你和谭市长好像关系不太好才是,就是关书*记也和你不对路啊。”邱元丰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开车了,不过今天他破例当了一回司机,为新任省长当司机。

  赵国栋首站到安都考察,安都市委市府相当重视,尤其是要到碧池和江口县份上,就显得更妾注了,市委市府也要求市公安局也制定周密的保卫方案,不得出现任何差错,所以邱元丰就被安排成为了带队局领导,原本像赵国栋这种级别的保卫根本算不上个啥,但是市委市府重视,作为市政府的组成部门,你市公安局那就得重视,一个局领导负责就跑不了。

  “邱哥,表面现象也能当真么?不过我和你们关书*记和谭市长本来也没有什么隔阂嫌隙,都是外界以讹传讹,觉得我和谭立峰在怀庆市长这个位置上来来走走,似乎是我先夺了他的市长位置,结果他又杀了回马枪把我给撵走了,就成了不共戴天;我似乎也竞争过安都市长,结果是关京山胜出,这又成了心结,呵呵,可那有这么多怨念纠结,真正决定这些事情的也不是我们这些当事人才对。”

  赵国栋看上去心情相当好,很舒服的躺在副驾座上,双手搁在脑后,将车座椅背调整得很靠下。

  “不过外边倒是传得活灵活现,都说你回来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关书*记和谭市长脸色都阴沉了好几天。”邱元丰也忍不住笑起来,“倒传得和真的一样。”

  “呵呵呵呵!”赵国栋忍不住大笑起来,“有这么夸张么?就算是我和关京山谭立峰不对路,他们也不至于形诸于色吧?也把他们俩的城府说得太浅了吧?看来你们安都市里这八卦之风也一样大行其道啊。”

  邱元丰也是陪着笑而不语。

  “对了,刘哥这段时间怎么样?”终究要回到这个问题与前一段时间就一直再传省里可能要动刘兆国,但是一直却未能付诸实施,但是基本上可以确定很快刘兆国就不会再在这个位置上了,他已经担任这个位置超过十年,这已经是极限,省委已经确定他要离开这个位置,甚至要离开安都,估计会在省里替他安排一个位置,但是这要看刘兆国是否愿意接受。

  “唉,刘局这段时间老了不少,他外边有今年轻女人缠着,我都碰见过两次,三十来岁,长得很妖娆,和卿烈彪也走得挺近乎,我在高速路上看见那个女人坐在卿烈彪的奔驰600里。”邱元丰有些艰难的从嘴里吐出这一番话来,对于他和赵国栋来说,刘兆国都是有提携之恩的,尤其是他,几乎是在刘兆国的一手栽培下,才能从一个郊县公安局的副局长走到目前的市公安局副局长位置上,他很知足了。

  邱元丰也很希望刘兆国能够有一个比较安稳而又宽裕的后时代,在退休前好好放松一下自己,如果能够到省里担任一个闲职,对于刘兆国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去处,卿烈彪和那个女人都不是善茬儿,现在搅在一起,很难说日后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邱元丰这番话让赵国栋也是无言以对,这种情况,你能干什么?

  都说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但是刘兆国似乎并没有局限于这句格言,在安都市公安局里依然是说一不二,有些事情明知道不能参予甚至也不能违规,但是他却一样敢于悍然独行,这也引起过安都市委市府的多次不满,而刘兆国似乎也知道这大概是自己最后的机会,所以这段时间里就有点故态复萌的模样。

  “邱哥,刘哥自己的事情他自己有分寸,我们也不好评价,我只希望他不要在这上边犯错误,平安过渡就是福。”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谈何容易,五十九岁现象比比皆是,这就是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