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八节 润物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八节 润物


  邱元丰默然不语,他有一种预感,如果刘兆国依然故如的不知收敛,那也许就要栽在最后这关节上。

  市公安局在城北有一块地,原本是用来修建民垩警培训中心的,后来省厅意见是市局和省厅联合共用省厅正在兴建的培训中心,这一块三百多亩的土地就算是空出来了,现在瞅着这块土地的人很多。

  虽然市公安局是这块土地的原主,但是要改变性质并转手出去,那也一样需要通过一些手续程序,并且要通过招拍挂,当然,市公安局作为原主拥有一定的主宰权,刘兆国而有意要把这块土地与房地产商进行联建,让市局干警都能获得一套单位的集资房,而剩余的则交给开发商去进行商业开发。

  据邱元丰的了解,刘兆国就是打算和九鼎房地产有限公司进行合作,对这一块三百多亩的土地进行开发,这也在市公安局内引起了热议,广大干警自然是欢声雷动,但是邱元丰担心的不是这个,如果仅仅是集资建房,那当然是好事,基层干警本来就辛苦,能够集中住宿,也能解决一些临时紧急情况下的应急问题,但是邱元丰担心的是和九鼎地产合作。

  那九鼎地产也就是卿烈彪的企业,很明显卿烈彪不是慈善家,他当然不可能白白替市公安局当劳工,这样一块三百多亩的土地是国家划拨用地,集资建房当然没有问题”但是九鼎地产肯定打得有其他主意,现在邱元丰不清楚其中有什么猫腻,但是真正运作起来,很多问题就无法预料了。

  刘兆国在安都市里浸淫了这么多年,自然也有他的门道,无论是市国土资源局还是省国土资源厅,抑或是建设系统,他都有广泛的人脉,而卿烈彪也是一个敢于huā钱舍得huā钱的主儿,他们要想在这块土地上做文章,自然也早就有精细的规划。

  现在市局里分管后勤基建的副局长是刘兆国前年颇费心思提拔起来的,几乎就是刘兆国的贴身跟班,完全是按照刘兆国的意图行事,他们纠合在一起,让人揪心不已,邱元丰就是担心这一点。

  只是有些事情邱元丰也不好和赵国栋说,赵国栋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加上原来都与刘兆国有这样特殊的关系,无论是他还是自己都很难对刘兆国很得下心”所以赵国栋才会说那一句平安过渡就是福,但问题是对方会像赵国栋希望的那样么?

  ……………………………………………………………………………………………………

  和邱元丰的一席话破坏了赵国栋和安都市里一帮人谈话之后的好心情,刘兆国已经成了赵国栋心中的一块隐痛,总会在有意无意间触动到。

  其实他早就知道刘兆国和卿烈彪搅在一起外带那个叫做许亚菲的女人,他要想再脱身就不大可能了,他只是希望刘兆国从他权力巅峰位置上退下来时不要太过于招摇,不要因为太过明显的行为引来纪检部门的关注。

  在刘兆国这个位置上得罪人的时候肯定很多,不仅仅是政敌那么简单,一些受过伤害,利益受损者,都有可能在你露出破绽时跳出来集中火力对你进行打击,而一旦有一点被突破,那么你就有可能全盘崩溃。

  邱元丰眉宇间的阴霾也证明了自己的猜测,但是自己又能怎么样?

  自己回安都一个多星期了”刘兆国没有给自己打一个电话,就足以证明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印象了,他肯定已经把自己归类为无法和平共处的那一类了,甚至还防着自己会给他带来危险。

  想到这里赵国栋心中也是一阵说不出的难受,人,不是走到什么位置上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就算是自己,也不是在一件看似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拥有绝对主宰权,你一旦露出破绽”一样有无数人跳出来,想要把你打倒并踏上一只脚。

  想到这儿赵国栋忍不住摇摇头,自己所需要面对的麻烦一样很多,省党代会上的表现将会成为考量自己的最好舞台,而自己和对手都需要这一块舞台来展示和较量,而这一个月时间里,自己还有大量的前期工作要做。

  今天对安都名义上的考察不过是第一步,铺垫工作总需要在润物无声中来慢慢浸透,安都也是最重要的一环,作为副省级城市,他们拥有相对较大的独立权,尤其是作为再个走要领导。

  关京山不说了,他有他自己的政垩治观点和判断分析力,而谭立峰按理说能到这个位置上,凌正跃肯定也在其中发挥了不少影响力,但是赵国栋却丝毫感觉不出谭立峰在工作思路和发展观点上与凌正跃有多少相似之处,是自己太过于迟钝还是对方隐藏得太好,现在还无法确定。

  不过赵国栋也不认为在这些问题上的观点你能隐藏什么,他谭立峰上边还有关京山,如果偏离了安都整体发展思路,关京山第一个就不会答应,而现在看起来两人似乎还相当默契才对。

  有些纷乱复杂的思绪困扰着赵国栋,让赵国栋的脑子也有些乱,所以赵国栋才会让邱元丰把自己在梅江河畔放下来,邱元丰还有些不太放心,联系了赵国栋的秘书和警卫,一直到他们到来才离开。

  ………………………………………………………………………………………………………………………………

  尤莲香从获知赵国栋返回安原担任省委副书垩记、代省长之后心情就一直相当愉悦,虽然在表面上看不出多少变化来,但是真正和尤莲香走得比较近的几个干部都知道这一段时间尤市长心情很好,很多原本会挨批评的事儿,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该去并报就去汇报,需要签字解决经费的,也得趁着这个时候赶紧去。

  熊正林是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尤莲香赵国栋可能要出任安原省委副书垩记、代省长,这个消息把尤莲香震得了在电话里好半晌都没有吱声,一直到电话另一头的熊正林喂喂起来,她才清醒过来。

  这世事变化委实也太突然了一些,年前自己还在琢磨着赵国栋答应自己解决徐经纬的事情,是不是该问一问了,没想到这过年才多久,他就离开国家发改委,而且还直接杀回了安原,这样的变化无论是谁都难以想象到。

  现在再让徐经纬到国家部委锻炼就没有多大意义了,尤莲香深知赵国栋的作风为人,他来安原肯定不会无声无息的甘居人下而无所作为,要来就肯定是要干出一番事情来的,就像在宁陵一样,他曾经说过与其庸庸碌碌厮混,不如行险一搏,足见他的性格中冒险因子有多浓。

  当然当到这牟位置上,再是热血冒险的基因也得依托科学合理的基础,但是这也拉开了和其他领导干部作风上的一些距离,尤莲香盼望着赵国栋到来之后的安原能够有一些新的气象。

  刚才是惠香打来的电话,赵国栋视察了江口,是在关京山、谆立峰和于哲等安都几巨头陪同下视察的,主要是考察江口工业园区建设和江口水利基础设施情况,但是惠香在电话里说赵国栋和关谭二人似乎很融洽,不像是那种表面的客套,而是真有点投缘的味道在其中,这让尤莲香划日当诧异。

  赵国栋和谭立峰之间的心结尤莲香是众所周知的,赵国栋被逐出怀庆,谭立峰入主,这其中牵扯人相当多,现任的怀庆市委书垩记付天和市长吕秋臣,当时的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现在的安都市委副书垩记严立民,当时的省委书垩记宁法和省委副书垩记燕然天,以及另外一个关键人物一…当时的市委书垩记现在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陈英禄,都在其中扮演了某种微妙的角色。

  人生就是如此,总在不经意间再度上演那一幕幕令人回味悠长的剧目,只有当大幕彻底合下时,你才会猛然反应过来,似乎刚才那一幕在很久以前也曾经上演过,不能不说人生就是在不断的巧合和重合中翻滚着向前。

  尤莲香一边感慨一边也在揣摩着安原局面会因为赵国栋而来发生多大的变化。

  金大江这一段时间一直在相当频繁的往省里跑,从凌正跃到苗振中再到齐华,看来他是很希望自己能够在一个合适的时候上一格,哪怕是能到省人大担任副主任或看到省政协担任副主垩席,至少也可以让他在级别上获得一个提升,对于副省长或者常委这一类的角色金大江大概自己也没有奢望过,不过就目前的情势来看,似乎省里边还没有这个意思要让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