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九节 立场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四十九节 立场

  尤莲香也不知道金大江走不了对自己是好是坏,准确的说金大江这个人性格虽然肉了一点,也缺乏足够的魄力和决断,甚至也有一些私心,但是尤莲香觉得这都在可以接受范围之内。

  即便是徐经纬的事情上被金大江摆了一道,但是尤莲香觉得这么几年来两人在配合上也还算差强人意,这人虽然喜欢揽事儿,也喜欢指手画脚,但是只要你表明态度,他还是相当知分寸的,这也是尤莲香虽然有些烦他,但市委市府两边工作上配合也还算过得去的主要原因。

  金大江走未必能轮到自己来担任这个市委书垩记,尤莲香很清楚这一点,从宁陵出来的干部也许早就在某些人心里暗暗打上了一个印记,不说画地为牢,但是要想走上更重要的位置,没有其他因素的介入,恐怕都有些难度。

  赵国栋的到来只怕还会更刺激这种心态的蔓延。

  换了金大江,来一个更加不合拍的市委书垩记,唐江目前还算乐观的局面,也许又要面临一番变化,所以尤莲香宁肯忍让等待。

  尤莲香也是觉得很无奈,只是面对这种情势,她也无力改变,唯有寄希望于赵国栋能够在安原尽早站稳脚跟了。

  ………………

  “尤市长,你找我?”柳子建走进尤莲香的办公室时发现女市长正出神的望着窗外,两人关系很熟络了,也就没有那么约束柳子建也很随意。

  “唔,赵省长估计下周要到我们唐江视察,刚才大江书垩记把我叫了过去商量了一下,要求市府这边提个接待方案,嗯,这一次赵省长可能重点不完全是看经济发展这一块,还要看一看涉及我们保障房、再就业培训和农业方面的一些东西,所以我们先商量一下,挑选一下参观点我知道赵省长这个人,没有必要给他选最好的,而要给他选最普遍的、最具代表性的东西来看。”

  尤莲香这番话一出口,柳子建的眉又就皱了起来,“尤市长,这恐怕不行,金书垩记同意么?”

  “唉,就是在这个问题上大江书垩记和我意见不同,他觉得还是要把我们唐江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说要给赵省长的第一印象留下一个美好记忆但我觉得这刀刀刀”尤莲香摇摇头。

  “尤市长,我觉得金书垩记的意见有一定道理,赵省长的性格习惯您虽然比较了解,但是那时候他是市委书垩记现在他是省长了,看问题的很多角度也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慎重一些,他既然要看保障房和再就业问题,老刘不是一直说安泰小区保障房建设搞得相当好,老百姓十分满意可以把那个点定下来,再就业问题,我们可以刀?刀?”

  谈完了工作之后柳子建觉得尤莲香今天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关心的问道:“尤市长,你好像有心事?”

  “子建,是不是你们都觉得赵省长过来了,局面会变得好一些?”尤莲香目光有些飘忽。

  柳子建一愣怔,他和徐经纬也都私下探讨过这个问题,赵国栋如此犀利华丽的转身杀回安原几乎和当年从能源部脱身杀回宁陵同出一撤,在安原也引发了轰动效应。

  一时间很多人都把目光落在赵国栋身上一个三十七岁的省长,在新中垩国历史上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这二十多年里,几乎是第一人,几乎可以想象得到他的前途会是如何的光辉灿烂,尤其是在安原这样的经济大省担任省长,也就意味着中垩央对他可以说寄予厚望。

  作为和尤莲香关系密切的尤派人马,柳子建和徐经纬都理所当然的觉得这是一件大好事。

  但是尤莲香这样一句充满反思味道的反问,不能不让柳子建沉下心来深思一番。

  “尤市长,你担心什么?”柳子建好歹也是沉浮官场几十年的人物了,他敏锐的觉察到尤莲香的担心。

  目前安原形势处于一片混沌期,很多若明若暗的潜流在一片平和的大局下涌动,让人下意识的觉得这是在风雨前的沉闷期一般。

  赵国栋和省委书垩记凌正跃的关系相当微妙。

  他们虽然未必清楚之前赵国栋和凌正跃的种种过节,但是也知道龙应华和赵国栋之间争夺省委常委时败北,而从此在安原销声匿迹,但是两年之后龙应华又抢在赵国栋之前卷土重来,出任省委常委、副省长。

  一个已经到总工会担任闲职的角色会突然重返安原,而且一下子担任分管工业的的常委副省长,没有人会相信这与新任的省委书垩记无关,而且从龙应华这一年来的表现也证实了先前下边不少领导干部的预测。

  现在赵国栋也回来了,出任省长,不谈其他工作观点和理念上是否有差异的问题,仅仅是个中纠结的复杂关系就足以让省委里边暗波荡漾了。

  “子建,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赵国栋这么年轻就回来担任省长未必是好事啊。”尤莲香也觉得自己这话似乎有些违心,最初自己得到这个消息时自己还不是惊喜万分,只不过这几天里慢慢观察了解着省里边的局势变化,才慢慢体味到背后潜藏的暗流。

  柳子建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你只能接妥现实。就,像自己和徐经纬一样被烙上了尤莲香的烙印,就很难入金大江眼,当然金大江只是一个市委书垩记,还决定不了自己和徐经纬的命运,但是在更高一层的省里边呢?

  韩度走了,这对于一直和韩度保持着比较密切往来的尤莲香也是一个打击,苗振中那里近不了身,而且现在苗振中似乎也在凌正跃来之后变得低调了许多,一句话,随着凌正跃的到来,整个安原省都在发生着巨大的震荡。

  眼见得局面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平稳下来,没想到安原又迎来了一轮更激烈的动荡,赵国栋回来了!

  “尤市长,你是在担心赵省长到来会引起更大的风波?甚至会影响到下边地市????”柳子建没有绕圈子。

  “唔,没错,凌正跃和赵国栋关系不好,也不知道中垩央怎么考虑的,要让这两人搭档,而且我感觉两人似乎也没有那种耳以和睦相处的趋势,这是我最担心的。”尤莲香苦笑着摇头,“你说我是不是杞人忧天,他们高层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儿?”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尤市长,你不也就是在担心这个么?”柳子建笑了一笑之后正色道:“尤市长,其实我觉得你没有必要担心那么多,就算是赵省长没有回来,上边也不会把你打上眼,要我来看,赵省长没有回来之前,情况也就已经坏得不能再坏了,唐江的情况难道说省里会一无所知,为什么迟迟不愿以调整,这还用说么?现在赵省长回来了,又能怎么样?不过如此罢了,我觉得今后情况只会越来越好,以赵省长的能力和年龄优势摆在那里,中垩央既然有这个意图,那就毫无疑问。”

  尤莲香凝神思索着柳子建的话,对方虽然没有点明,但是话语中的含义却是相当露骨了。

  “子建,你比我看得清楚啊。”

  尤莲香缓缓道。

  “尤市长,我是旁观者清,准确的说我也不能算旁观者,只不过对于尤市长你这个层面来,我勉强能看得清楚一些罢了。”柳子建淡谈的道:,“有些东西”注定就无法回避,也没得选择,既然如此,那么就尽一切努力去争取,毫不犹豫的坚持到底就行了。”

  尤莲香眼睛一亮,柳子建这一番话很够味道,尤惠香给自己电话里也暗示了一些东西,那就是省市两级都对即将召开的党代会很关注,连赵国栋也都不露声色的了解了江口县出席省党代会的准备情况,这中间隐藏的含义值得深思。

  ………………………………

  梅久荣担任省政府秘书长也有些年成了,他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钟万泰担任秘书长时他就是省政府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算是一步一步打熬出来的秘书长,只是熬到这一步,年龄却也差不多了。

  他没有别的想法,只要能安安稳稳进人大或者政协弄个副省级干一届,也就心满意足了,他知道要到人大干个副主任可能有点难度,但是如果努一把力,也未尝半点机会都没有,到政协要说也没啥,但是梅久荣总有点心有不甘。

  他也知道自己的弱势在哪里,那就是没有主政过一方,只在卢化干过一届不到的市委副书垩记,然后就到省政府办公厅担任主任,这一干就是七八年一直到现在,眼见得年龄过了,那就只有望着最后一个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