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十四节 联络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十四节 联络

  赵国栋有这样那样的心思凌正跃也大致知晓,不外平尽快树立他的省长形象,打响第一炮,最短时间如进入角色,操盘省政府那边的工作,这是他赵国栋的本分,自己也该支持。

  赵国栋这一段时间里虽然频频下地市,但是却没有去宁陵,这也足见对方对宁陵拥有很强的自信心和了解分析,想到这儿凌正跃也有些羡慕,毕竟对方是从市委书垩记干上来的,有这样一个算得上是根据地的所在,心里也就有些底气,尤其是现在的市委书垩记市长更是他一手推荐提拔上来的,可以说赵国栋在宁陵的影响力超过了任何人。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并不算一个好现象。

  对地方上的影响力由于宁陵的示范效应,使得赵国栋获得比较高的得分,这一点有些出乎凌正跃的意外,但是转念一想,这和自己一来就大张菇鼓的确立了经济发展目标也有很大关系。

  谁都希望自己地市能够像宁陵一样突飞猛进,而赵国栋从国家发改委下来,在这方面资源就要丰富一些,付好这位省长希翼获取更多的项目也是情理之中。

  同样,赵国栋的弱势也很明显,他在省直机关的影响力很孱弱,齐华也很隐晦的说明赵国栋的重心依然放在了地方上,很显然赵国栋并不指望在短期内,至少是在省党代会之前就能在省直机关里树立起他的威信来,他更倾向于稳固和拓展他在各地市的影响力。

  这是一个性格上优势和缺陷都比较明显的人物,同样这样体现在他本人综合实力上,凌正跃喜欢用综合实力这个词儿来评判一个人,性格是一方面,资历是一方面,能力也是一方面,几方面结合起来就是综合实力,而综合实力对外从某一个角度向外展现出来就是人格魅力。

  陈英禄评价赵国栋人格魅力很强,也就是说这个人很善于利用其性格优点和突出能力来吸引人,也很精于用这些优势来掩饰他在资历和年龄上的缺陷。

  人格魅力只能说从某一方面某一角度来展现了一个人综合实力”但是并不全面,赵国栋人格魅力突出,但是并不意味着他的综合实力也就达到了他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程度了。

  凌正跃现在的心境已经慢慢平和下来,当初得知赵国栋到安原时的不悦和腻味感已经渐渐消失,作为一个高级干部,必须要学会克制自己的私人好恶,个人感情必须要服从现实需要,副主垩席和诸贤都专门招自己进京谈过这个问题,介绍了赵国栋的能力优势和他所存在的缺陷,很中肯,并没有把赵国栋吹得如一朵huā一般,这也让凌正跃心境摆正了不少。

  回来之后凌正跃虽然还是有些不太舒服,但是心情也好了许多,对于赵国栋的到来,基本上可以用一种相对平静的心态来面对了。

  他在和诸贤交换意见时也开诚布公的提出他对赵国栋的一些担心,比如缺乏经验、资历不足、威信不够,性格过于刚恢桀骜,作风粗糙急躁等等。

  诸贤也表示这些缺点他已经和赵国栋进行谈话时专门指出来了,最后还了凌正跃一句,他凌正跃才是班长,班子成员有缺点有问题,正好需要他这个班长给予批评纠正,这也是他当班长的责任,弄得凌正跃也是郁闷无言。

  赵国栋蹦醚得挺欢,凌正跃则冷眼旁观。

  换了一位投缘的角色来和自己搭档,自己还要帮扶一把,但是对于赵国栋,他实在没有多少好感,也就没有多少心思去帮扶什么,对于安原省内情况他自己心中也有谱儿,不会出现什么大的状况,更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这一点分寸他有。

  当然没有好感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无视原则和纪律去干些什么,自己的道垩德水准还不至于低到那种程度,但是有意无意的冷一冷赵国栋,让对方碰个不软不硬的壁,他凌正跃也不反对。

  年轻人终究要多跌倒再爬起来几回才会成熟起来”以为自己把一个地方搞起来了,在国家部委里边染了一水,就以为自己可以睥睨天下兢视众生,那他会发现自己错得很离谱。

  很多表面上的东西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很快就会意识到这一点。…………………………………………………………

  没想到苗振中的体力也还这么好,赵国栋还真有些佩服这个老当益壮的家伙”居然还敢在球网上一记飞身截杀,硬生生的把蓝光以为稳操胜券的一局给翻盘了”赢得了赵国栋和巫丹的一阵掌声。

  阳光很好,但是五月安都的天气已经有些泛热了,好在今天天气不错,云层比较厚,温度也没有升起来,而云螺湖上佳的植被也使得这里的温度要比市区低上几度,相当宜人。

  “巫丹,在西江干得不错吧,我听跃军说现在你们西江和huā林是交替争夺全市经济增速第一啊?”赵国栋很随意的靠在椅弃上,拿起一瓶沧浪典藏喝了一大口。

  沧浪典藏是沧浪水业在沧浪等华泉基础上开发出来的更高端品牌,水源取自青藏高原万年冰川融水,也是在青藏铁路全线贯通之后沧浪集团抢先在西丵藏设厂利用当地冰川融水无菌灌装的矿泉水,并且一炮打响,广告先行就在央视上做得风生水起。

  实际上产品也是刚刚才开始出产,风头压过了法国依云,成为国内高端矿泉水的新宠,而这云螺湖庄园自然也就免不了要附庸风雅一番,引领安都时尚风潮。

  “赵省长,这还是有赖您打好的基础啊。”巫丹性格相当外向豪爽,笑起来也很有点巾惘英豪的气势。

  “不用往我脸上贴金,我离开西江都多少年了,嗯年我就走了,快十年了,那是你们自己的本事。”赵国栋摇摇头。

  “可是你从西江走虽然有些日子了,但是你离开宁陵也才三年不到吧?”巫丹笑嘻嘻的道:“实际上我们西江和huā林的竞争还不都是在你打下井基础上对掐?这可都是你的根据地啊。”

  巫丹这女人很会说话,当赵国栋邀约苗振中时,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下来,而且也很随意的说再邀约一两个人一起打打网球,锻炼一下。

  赵国栋还不知道苗振中还喜欢打网球,闻言自然也就顺着对方意图说当然好,就在云螺湖,也就没问对方还有哪些人。

  半个小时之后蓝光的电话就来了,询问是不是星期六自己要和苗振中一块儿打网球锻炼一下,赵国栋也知道蓝光和苗振中一直关系不错,但是没想到苗振中和蓝光关系这样密切,回答了之后蓝光也是相当高兴,说终于可以和自己在球场上较量一下了。

  赵国栋怎么也没有想到还有巫丹,他也知道巫丹似乎和苗振中那么一丝半偻的关系,但是这样公开场合出现,也就意味着巫丹和苗振中之间的关系并非很多人恶意猜测的那种,从他们之间的言谈举止来看,苗振中对巫丹更像是一种子侄辈的关心。

  “巫丹,宁陵经济发展起来了,但是在社会事业的发展上也应当要争先啊。”赵国栋微微点头,却岔开话题,“听说你们西江区保障房建设工作开展得相当好,形式多样,很富有成果?”

  “赵省长,您应该很清楚,西江的情况摆在哪里,市里边只要抓典型我们都跑不掉,钟书垩记和焦市长整天把如怀书垩记和我召唤过去耳提面命,我们西江要做不好,那他们俩还不得生吞活录了如怀书垩记和我?”巫丹笑意盈面,“不过您定下来的基调咱们宁陵这边一直在遵照执行,咱们宁陵这边也不像其他地方,非得要靠那点土地出让金才能活得下去,焦市长每一次开会时都要强调,对于财政收入来说,税收永远是第一位,靠其他旁门左道成不了气候,也不是长久之计。”

  巫丹这番话是实话,焦凤鸣曾经不止一次的在财政工作会议上强调这一点,据说也传到了其他一些地市分管财政官员们耳中,引发了一些争议。

  焦凤鸣真敢说话,居然敢说土地出让金收入是旁门左道,这话传到有些人耳朵里怕是要脸上发烧,心里一百个不痛快了,但是宁陵说这话也是有底气的。

  当别的地方土地出让金逐渐占到了财政收入三四成甚至超过一半的时候,宁陵的土地收益始终控制在百分之十以内,从没有超过百分之十,即便是这样,宁陵市委市府依然不遗余力的要求各县区政府要千方百计挖掘税收潜力,而半字不提土地出让金收益的增收问题,能做到这一点,赵国栋干夸口的说,不敢说全国,至少在全省是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