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十五节 握手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十五节 握手


  宁陵城市化进程进度丝毫不亚于周围其他城市,但是宁陵在城市化的时候首先考虑的解决失地农民生计和城市居民最低居住要求问题上。

  在城市建设规划上,除了鼓励尽可能建设高层建筑,严控低容积率的多层建筑外,宁陵也尽可能的少少占良田,而宁肯加大在基础设施上的投入,引导城市发展往丘陵地带发展。

  从某种角度来说虽然基础设施上的投入加大了,但是在拆迁问题上却也减轻了政府方面的压力,可以说利弊皆有,但从总体来说利大于弊,尤其是一些浅丘地区稍加平整和规划,只要市里边基础设施建设一延伸过去,很快就能形成气候。

  宁陵也在帮助失地农民进入企业上做足了工夫,拿顾永彬的话来说,宁陵职业技能培训中心这几年主要职能就是为失地农民和农村剩余劳动力解决生存技能问题,别的啥事儿都可以不做。

  免费培训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失地农民的生计问题,但是更关键的还是在社会保障机制的跟上,这也是这几年宁陵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社会矛盾不算突出的关键原因。

  钟跃军和焦凤鸣在这方面的工作做得很周到很全面,在赵国栋看来甚至比自己主政宁陵时期做得还要好,考虑得还要慎密周全,这也是赵国栋最为满意的地方。

  宁陵在社会事业发展上下了不少功夫,但是前期因为诸多原因赵国栋不愿意宣传,但是随着情况变化,宁陵方面现在也开始大张旗鼓的宣传宁陵做法,也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连素来苛刻挑剔著称的《南方周末》近期也派记看来宁陵调查了解宁陵保障房建设,是否如其他一些媒体所热炒的那样真*实到位,钟跃军为此还专门给赵国栋打了电话很是自豪的炫耀了一番。

  宁陵的发展走出了一条与其他城市不太一样的道路,虽然这条道路未必就适合其他城市”但是在赵国栋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宁陵将会越来越展现出它的发展后劲和优势,这也足以让其他城市的主政看来认真考虑如何结合本地实际来寻找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赵国栋和巫丹谈得很拢,苗振中在打球之余也在关注着。

  他知道赵国栋迟早会找上自己”所以即便是他也很想和赵国栋沟通交换一下意见,但是他还是耐心等待着对方发出的邀请。

  凌正跃的到来打破了安原固有的政治格局,尤其是凌正跃的强势进入给安原政坛带来了巨大的变动,齐华、龙应华和陈英禄这三位常委几乎是一夜之间就组成了凌正跃的班底,没有了韩度这个柔中带刚的组织部长制约,连他这个省委副书*记在很多问题上也再也无法发挥出本应该发挥的作用了。

  他再度深刻体会到昔日应东流和韩度合作时自己的压抑,而现在甚至有过之,应东流和韩度的合作可以说还有一定的限度”而齐华对于凌正跃来说却完成沦为了傀儡和应声虫。

  韩度是一个坚守自己基本原则底线的角色,苗振中虽然不喜欢韩度,但是对韩度还是相当尊重,在他看来韩度应该属于一个典型的组织部长,即对主要领导保持着必要的尊重和理解,但是也在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毫不动摇的坚守着自己的本分和理念,他可以不喜欢这个人,但是绝对尊重这种人。

  但是现在齐华一跃成为组织部长却让自己这个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变得尴尬起来”凌正跃的观点态度毫无保留的得到了齐华的附和和支持,齐华虽然本人缺乏原则,但是他毕竟是组织部长,是省委常委,他一旦无条件的站在凌正跃的立场上,除非其他常委都能站在自己一方,否则很难再动摇他们的优势地位”苗振中相信赵国栋这样聪明的人肯定也意识得到这一点。

  即便是自己和赵国栋结成联盟,也只能说是稍稍挽回一些不利局势,难以从根本上扭转,这就是作为省委书*记的优势,同样也是凌正跃之所以要不遗余力的把组织部长这个位置抓在手中的原因。

  苗振中知道自己在安原呆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最迟到明年初自己就应该要离开安原了,但是哪怕是自己只呆最后一天,他认为自己也应该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他无法容忍谁将自己视若无物,即便是凌正跃也不行。

  赵国栋抛来橄榄枝他当然要接着”更何况他也希望在自己走后,巫丹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前途。

  赵国栋以三十七岁之龄出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排位还在自己之前,其前途难以估量,巫丹如果能进入赵国栋的体系,得到赵国栋的认可,其前途无疑也要光明许多。

  更重要的是苗振中也清楚的认识到巫丹和自己在一些观点理念上的不一致,哪怕自己是她的长辈和领导,但是也未能折服对方,他也觉察到巫丹在很多方面毫不掩饰的表示出对赵国栋原来的一些观点做法的赞许和支持。

  正因为如此,苗振中决定好好考虑自己在这后半年里的动作。

  蓝光注意到了对面的苗振中精力不是很集中,在打出了两个好球之后,对方似乎又变得有些心不在焉起来,加上体能上因为年龄原因带来的差距,蓝光可以很轻易地解决掉对方,但是他很好的控制住了节奏,总能很好的把球打到对方可以轻而易举接住的位置,看起来这一场对战也很精彩。

  省里局面很混沌,赵国栋杀回马枪之后更显混乱。

  崔红安被调走,窦再远调来担任市委书*记,蓝光也有些失望,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要想接任市委书*记的可能性几近于无,所以也只是遗憾一阵便抛开了其他心思,永粱面临的问题很多,尤其是工作思路似乎很不合省委的意图,这也让蓝光很苦恼。

  崔红安稳妥的推进对高污染和高耗能企业的整治在蓝光看来是可行却相当必要的,虽然这牺牲了一些GDP和短期效益,但是换来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永粱的水在变清,空气质量明显好转,社会矛盾比起前几年缓和了许多,由于环保引发的群体**件大幅度下降,人民群众满意度也大幅度提升,对于他这个市长来说可以说是举双手赞成的。

  就连窦再远来了之后也不得不称赞崔红安在任时所huā心血值得,只是命运不济,遇上上边观点不太认同,加之这一年多时间永粱经济结构调整之后的效果还未能真正显现出来,所以才会被调整。

  当然深层次的原因都只能意会不可言传,无论是才来的窦再远还是已经走了的崔红安都绝口不提这其中的阴微细节,龙应华就像从未在这里担任过市委书*记一般,大家都很知趣的避面不谈。

  蓝光也知道苗振中会在不久的将来就要离开安原,他也在考虑自己的出处,这一次苗振中告诉他赵国栋邀约一块儿打网球让蓝光也有些喜出望外。

  和赵国栋的关系蓝光很难用一句话来概括评述,虽然两人的关系一直保持得不错,但是蓝光却从来没有把自己真正视为赵国栋的一路人,也许是当年赵国栋还是县委书*记而自己已经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层心结让两人都无法真正抹去这一缕记忆,但是蓝光发现其他人却能很自然改变了这一切角色,甚至包括尤莲香。

  也许的确到了该重新考虑自己定位的时候了。

  这一次聚会也许就是一个机会,看得出来赵国栋和苗振中在迅速改善关系,几年前阻碍两人关系改善的理由都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两人都有求于对方,这是两人合作的基础。

  虽然在思考着问题,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蓝光的击球,他依然牢牢的控制着局面,而对面的苗振中很显然体力已经有些不支,被蓝光一记**型贴线球彻底击溃,苗振中摇摇头,以手按在球拍上粗重的喘息着表示需要休息了。

  “振中书*记,休息一会儿?”赵国栋站起身来笑着道。

  “是啊,苗叔,休息一会儿吧,我来和蓝市长较量一回,蓝市长,不介意我的车轮战吧?”巫丹轻盈的弹跳起身,挥舞了一下球拍,一条发带勒在额头上,红润的面孔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千万不要说自己不行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