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十六节 密织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十六节 密织


  苗振中接过赵国栋递讨来的一瓶沧浪典藏冰川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笑着摇头:“老喽,身体吃不消了,倒转去几年,蓝光青必是我的对手,现在不服老不行啊。”

  赵国栋也笑着道:“振中书垩记,你说老可能还有点早了吧?老蓝的体力我在宁陵就见识过,在那时候宁陵市委班子里也是有目共睹的,这几年也没见他落下过,这家伙身体保养好着呢,你不能和他比啊。

  “嘿嘿,也是,只不过新陈代谢也是自然规律,我们都要理性面对这一现实。”苗振中点点头,“国栋省长,还记得**时候我到永梁和宁陵检查工作么?宁陵和永梁是天壤之别,这让我大感意外,本来以为永梁无论是哪方面前要比宁陵强,但是结果却是相反,那一次你给我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啊。”

  每个时段的敌人和盟友都在发生变化,这一点作为官场中人都心知肚明,最早的好感和很深的印象并不代表两人后来就可以走到一起,就像是在后来的一系列事件中苗振中从未站在赵国栋一方一样,随着局势的变化,现在他们俩又可以如沐春风般的大谈特谈昔日的好印象了。

  苗振中问及了赵国栋对巫丹的印象,赵国栋也没有遮掩什么,赞许巫丹思路观念开阔,创新意识浓厚,在西江的表现证明了她自身能力,苗振中也顺理成章的介绍了巫丹和自己的关系,并不无感慨的说自己很希望看到巫丹能够有更好的平台供她发挥。

  赵国栋揣摩着苗振中的心思,毫无疑问苗振中是希望巫丹能够在他走之前获得一个更高的平台更好的位置,但是巫丹现在只是西讧区区长,如果只是想到那个县担任县委书垩记,他想苗振中也不至于这样和自己提出来,给钟跃军一个暗示,这也不是问题。

  这样郑重其事和自己提出来显然是要求得一个比较大的跃升,那么也就是说要上一格,副厅级。

  刚才自己和巫丹的交谧中也觉察到巫丹并不想离开宁陵,也许是觉察到宁陵的发展正处于蒸蒸日上的势头,或者是觉得宁陵方面的发展理念比较符合她内心的观点,赵国栋觉得巫丹更希望留在宁陵,这样看来巫丹要上一个更高的台阶最好莫过于接任刘如怀的位置了。

  刘如怀是西江区委书垩记,同时也是市委常委,巫丹如果能够接任西江区委书垩记,那么进市委常委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看起来也不算突兀,就算是有些人会对巫丹如此快就升任市委常委有些看法,但是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只是刘如怀往哪儿榈?这倒有些费思量。

  不过苗振中既然提出来这个想法,他自然也就有他的考量,刘如怀往哪里走不是问题”一个副厅级干部可以摆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苗振中之所以要和自己提出来也就是想要提前沟通”如果在这个问题自己和他达成了一致意见,赵国栋相信即便是凌正跃只怕也不会在这个问题设置什么障碍。

  “振中书垩记,如怀同志在西江区委书垩记位置上也有几年了,我觉得也可以考虑让这个同志动一动,如果可以的话,离开宁陵也不错,让这个同志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位置锻炼一下,我觉得也有利于他的成长啊。”赵国栋含笑道。

  苗振中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赵国栋这小子是人精,自己稍稍提一提”他就能品出其中真味,难怪这个家伙到哪里都能如鱼得水,这也难怪,到滇南担任了一年组织部长,搅得风雨大作,滇南格局也为之一变,这家伙在其中也是充当了头号功臣。

  “国栋省长对如怀同志应该是很了解的”我也听巫丹经常谈到她和如怀同志配合相当默契,也从如怀同志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的确就像你说的,一个干部是需要到不同岗位上锻炼磨砺才能迅速成长起来,一直呆在一个地方也不利于他的发展,我赞同你的意见。”

  似乎事想了一想,苗振中沉吟着道:“前一段时间老齐和我谈到一些干部在今年下半年年龄都要陆续到了,其中好像建阳市委组织部长好像就是下个月吧”我觉得如怀同志长期在宁陵工作,也可以到安西地区去锻炼锻炼,建阳是我省工业大市,李晋同志刚刚到建阳主持工作,也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组织部长去协助他开展工作,我觉得如怀同志去建阳对于李晋迅速打开工作局面会很有帮助。”

  赵国栋轻轻一笑,好一个苗振中,你可真是老而弥坚啊,李晋是凌正跃的嫡系,把他安排到建阳担任市委书垩记也是凌正跃苦心孤诣布置的,你这个时候要把刘如怀安排到建阳,这不是有意不让李晋专美么?凌正跃难道会觉察不出来这样明显的动作针对性?

  见赵国栋似乎在认真思考,苗振中淡淡一笑:“国栋省长,不要把问题想得那样复杂,建阳干部历来外派居多,很多干部在建阳都能迅速成长起来,我相信正跃书垩记也会意识到这一点的。”

  …………………………………………………………………………………………

  殷景松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赵国栋,他本来走到找苗振中和齐华汇报工作的,但是两位领导都不在,他打算回怀庆,没想到却在门口碰上了从凌正跃那里出来的赵国栋。

  赵国栋不由分说的拉上殷景松就要上自己车,如此的热情让殷景松也有些感动。

  两人在怀庆工作期间算是比较投缘的了,赵国栋到了能源部之后两人也都还通过电话,后来赵国栋下了宁陵也通过一两次电话,再后来就渐渐淡了。

  殷景松本人性格很方正,不太喜欢结交外边人,做事也是一丝不芶,所以他在怀庆市里边真正关系密切的人并不多,但是在怀庆市里各县的干部里威信很高。在怀庆纪委书垩记上干了七八年,一直到吕秋臣接任市长之后,他才有机会升任市委副书垩记。

  这年头大家眼睛都是雪亮的”谁有多大本事,谁好哪一口,谁跟谁关系密切,谁和谁不对路,谁有啥猫腻,那都瞒不了人,只不过有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有些东西大家心照不宣,但是你若是真正腰板儿硬,行得正坐得端,那大家都算和你没有多少刻青,心里一样对你佩服敬重得紧。

  除了宁陵之外,赵国栋比较熟悉的地方也就只有怀庆了,但是怀庆现在市委书垩记付天和市长吕秋臣都是和自己有过心结的,虽说现在自己和两人早已经拉开了距离,但是在持定的时段里,一些微妙的因素也很难说会不会带来某些消极的影响,所以赵国栋也不敢掉以轻心。

  今天这么巧遇上了殷景松,赵国栋也不禁喜出望外,倒不完全是存着某种心思,但是许久未曾见面的老朋友,能够坐在一起聊一聊,加深一下感情,也算是意外之喜。

  当欧阳锦华把热气腾腾的茶送上来时,殷景松还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他不是喜欢逢迎媚上的性格,否则也不至于在怀庆纪委书垩记位置上一干就是七八年,只不过赵国栋现在贵为省长,却依然如此热情相待,不能不让他有些感动。

  “老殷,这几年在怀庆工作还算顺利吧?”赵国栋知道殷景松是在谭立峰离开怀庆时,付天和殷景松顺位接班之后才升任市委副书垩记的,谈不上顺,但总算是迈过了那一关,据说也是省纪委书垩记冯刚力挺殷景松,殷景松这一次才能升任市委副书垩记,否则可能又得榈下。

  “还行吧,就那样,不过这几年怀庆总算清静了不少,我这纪委书垩记也当得相对轻松了一些。”殷景松笑了笑”他现在是市委副书垩记了,照理说也就不管纪委那条线的工作了,但是长期担任纪委书垩记让他有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把自己纪委书垩记,尤其是在遇到久未见面的熟人时。

  “唔,老些在怀庆工作怎么样?”赵国栋顺口问起了些文魁,萧潮调任蓝山市委副书垩记之后,些文魁就到怀庆担任常务副市长,和赵国栋也一直保持着较为密切的联系。

  殷景松也知道些文魁和赵国栋关系不一般。

  些文魁也是一个相当会来事儿的人物,虽说去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已经在怀庆站稳了脚跟”无论是付天还是吕秋臣对其印象不错,算是一个八面玲珑的角色。

  这几年从宁陵走出来的干部不少,这些人都得益于宁陵经济的蓬勃发展,走到哪里都能撑起半边天,像唐江的尤莲香,永梁的蓝光,还有蓝山的陆剑民,以及这个些文魁,都是文能提笔务能玩枪的角色,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让眼前这位赵省长在下边话语份量重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