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十七节 得失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十七节 得失


  “竺市长干得挺顺手的,成天都是乐呵呵的,就不知道舍是困难,啥事情落在他手上都能很快有个眉目,付书*记和吕市长对他都很看重啊。

  ”殷景松板结的脸上露出一抹难得的笑容。

  赵国栋不置可否,微微摇头,“老竺那性格,能得付天和吕秋臣的欢心?嘿嘿,看不出竺文魁的本事见长啊*……”

  殷景松讪讪的笑着,却不搭言。

  他当然清楚昔日这位赵省长和吕秋臣之间的心结,联想到当时的另一当事人现在已经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这潭浑水还真的不是谁都能进去搅合的,吕秋臣现在依然和陈英禄走得很紧,只要一到安都,就必定会去造访陈英禄。

  赵国栋也不多言,问起了现在怀庆的情况,殷景松也就介绍了现在怀庆发展状况。

  怀庆去年经济增速依然保持着比较快的速度,比起全省平均增速高出将近三个百分点,仅次于宁陵、唐江和通城,目前经济总量稳居全省第三,当然比起前两位的安都和宁陵差距还相当大,但是在第二梯队中怀庆已经一骑绝尘,远远把永粱和绵州、建阳等城市甩下一大截了。

  怀庆经济和宁陵有些类似,依然是两强争雄,怀州和归宁依然是每年都在争头名,差距也就在几个亿之间,今年得了头名,没准儿明年就能被人家超过,所以很难说谁胜谁负。

  怀州区委书*记王丽娟早已经是怀庆市委常委,如果不是竺文魁从宁陵远来,据说很有可能接任常务副市长,谭立峰对王丽娟是相当欣赏,也在省委那边力荐,只是未能如愿。

  归宁县委书*记桂全友依然在为副厅级干部而奋斗,谭立峰在任时他基本上没有多少机会,而现在付天和吕秋臣主政,这种可能性也不大所以桂全友在专门来拜会赵国栋时也不无苦恼的谈到了这一点,意外之意大概也是希望赵国栋如果有机会帮他一把。

  李长江现在已经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据说省公安厅有意让其担任副厅长,但是这只是一种传言,究竟有无此事也不得而知。

  安然现在是怀庆市委组织部长,这也是赵国栋的一个老熟人,相处得不错,赵国栋三年前在中*央党校学习时两人还见过面,只是后来联系不多。

  一直到赵国栋挥手把自己送出办公室,殷景松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是一个比较古板方正的人并不代表他就对一切官场规则都可以等闲视之,赵国栋现在不是市委书*记,也不是随便那个省委常委,而是省长,虽然前面还加了一个代字,但是去掉那个字也是迟早的事情,对于安原省来说他就是二号人物。

  自己和赵国栋原来关系虽然处得很不错,但是对方这样亲善的对待自己还是让殷景松有些不太适应,他感觉对方似乎应该有些什么意思要表达,但是整个谈话过程中对方也没有提及其他也就是问了问目前怀庆班子情况,还让自己带他转达对昔日同僚们的问候,可谓情深义重了。

  从安都回怀庆的路上殷景松都在琢磨这件事情,赵国栋并没有说其他额外的事情,也就是问了问省党代会的准备工作结束了没有,问了问大家对本次党代会有什么新的想法和愿望,希望大家可以在党代会上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真*实反映所代表一方党员干部们的想法意见。

  真*实反映?殷景松回忆起赵国栋似乎特别注意要真*实反映民情民意,提出不要人云亦云,在看待问题上要有主见,这里边似乎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在其中,殷景松苦苦思索终于琢磨出一些味道来。

  这次省党代会似轩艮有点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殷景松原本放松的心有些发紧起来。

  ……………………………………………………………………………………

  “中*央为什么会这样决定?”赵国栋面沉似水,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努力,竟然会是如此结果。

  “国栋,你在担心什么?”戈静双手合叉,肘部搁在案桌上安详的道:“中*央有中*央的安排,钟跃军的确很优秀,但是中*央需要通盘考虑全局目前安原省委常委推荐名额已经确定下来,十三人不可能再增加,钟跃军以后还有机会?????”

  “戈姐,你不是拿这种话来忽悠我吧?今后还有机会,可是为什么不可以是这一次呢?这个蒋友泉怎么会突然安排到常委人选里来,我看凌正跃也很是惊诧,中*央这样搞突然袭击也不合适吧?”

  赵国栋的确有些情绪,为钟跃军这个省委常委身份赵国栋也是在这一个月里第三次飞京里了,他也知道凌正跃在努力,省委现任统战部长张志德是他想要运作进常委的人选,双方都在暗中使劲儿,没想到最终结果却是这样。

  来了一个意外人物,蒋友泉,如果不是介绍,大家都不知道是那个旮旯里钻出来的人物,邻省高院院长,是从法院体系过来的,这让凌正跃和赵国栋都是郁闷无比。

  “国栋,注意你的言辞,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无论是在什么场合下,也要养成好的习惯。

  ”戈静皱皱眉头。

  她也知道赵国栋相当的不顺气,为这事儿赵国栋也是费尽了心思,从情理上来说钟跃军进入省委常委不算过分,宁陵的经济实力今年铁定超越安都,作为一个快速发展起来的新兴城市,市委书*记进入省委常委也日渐常态化,像苏省甚至出现了两个非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进入省委常委,宁陵市已经成为内陆地区新兴城市的代表,市委书*记进入省委常委不算是逾越,何况钟跃军的表现也的确可圈可点。但是中*央也有中*央的考虑,蒋友泉是中*央确定人选要到安原,鉴于各省很多人选都还不能一步调整到位,即便是安原党代会结束,一样也存在调整的可能,并非就雷打不动了,戈静相信赵国栋也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一时心气不顺在这里发发牢骚罢了。

  “戈姐,这能让不让人憋屈么?”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这是在打击人的工作积极性啊。”

  “国栋,有些事情也需要一个过程,钟跃军出任宁陵市委书*记才多久?正年3月你离开宁陵时才担任市委书*记吧?两年多时间怎么就觉得自己腰板儿硬了,就觉得什么都该给他戴上了?”戈静平静的道,“我看这种心态就不正确,????”

  “得,得,戈姐,跃军可没你所说的那样,只是我在这要打抱不平罢了,算我没说,算我没说。”有些遗憾的赵国栋赶紧解释道,“跃草求上进的心情戈姐你也要理解,这也是对宁陵发展的一种肯定,今年宁陵GDPOP超越安都没啥悬念,这都不说了,更关键的是我觉得宁陵在发展模式和政府工作重心的调整才是值得一看的看点,我也是希望宁陵能够成为我们安原普通地级市发展的一个探路者,让我们安原的其他城市能够结合自己的实际探寻属于自己的发展道路,不要都埋着脑袋一门心思去钻GDPOP的牛角尖而忽略了民本问题,这和中*央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有悖。”

  戈静默默点点头,想了一想才道:“国栋,我不和你多说了,还是那句老话,中*央由中*央通盘考虑,钟跃军表现优秀,中*央看在眼里,宁陵发展代表着内陆地区新兴经济体的崛起,这是一个好现象,中*央也会注意到它的示范效应,我想中*央理应有一个好的安排,你就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了。”

  赵国栋无奈的苦笑着摊摊手,“我还能咋的?还不只有灰溜溜的打道回府?”

  “对了,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给你,部里边已经同意张宏伟同志调安原省政府工作,部里边已经按照程序和正跃书*记和振中书*记进行了沟通,这里我也算是正式和你交换意见吧。”戈静想起什么似的,微微一笑道,“估计很快你们省委就要研究这件事情。”

  “哦?”赵国栋一喜,真没想到张宏伟这家伙居然这么快就搞定了这边,看样子这家伙还真有些本事,不声不息搞定,居然没给自己打电话。

  “看样子你还不知道,这位张司长耳是很老到啊。”戈静点点头,赵国栋和张宏伟交好,张宏伟不但思路清晰,作风细致,而且能量也非凡,到安原也能助赵国栋一臂之力。

  赵国栋领会到戈静话语中的含义,却不多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也不想去多打听什么,只要在工作上能够投缘合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