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十八节 省长助理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五十八节 省长助理


  张宏伟出任省政府党组成员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省人大常委会也迅速任命了张宏伟任空悬已久的省发改委主任,但是这其中也有一个很微妙的细节,那就是张宏伟并没有立即担任省长助理,很多人以为张宏伟下来肯定会直接担任省长助理,但是情况却并非如此。

  省委常委会上因为张宏伟的省长助理问题也引发了激烈的争论,组织部长齐华以目前省党代会召开在即为名,建议暂时停止人事变动,一切等到省党代会结束之后再来研究,这个意见得到了与会绝大多数常委的认同,虽然赵国栋和杨劲光都提出应当优先考虑工作需要,但是省委常委会还是决定等到省党代会尘埃落定之后再来研究人事问题。

  赵国栋再度意识到在很多问题上自己发言权的单薄,虽然杨劲光一力支持自己,但是巴坚径和关京山都缺席了会议,像冯刚、丁森以及郝梦侠这些传统中立派都没有站在自己这一方,苗振中倒是没有明确表态,但是赵国栋知道这个老狐狸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难以获得通过,很巧妙的表示了中立,这也使得这一次常委会上自己以相当悬殊的实力对比落败。

  实际上这并不算一个大不了的事情,张宏伟出任省长助理那也是迟早的事情,早一个月晚一个月似乎问题也不大,但是赵国栋却敏锐的觉察到有些人似乎想要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否决了自己的提议,似乎他们就可以给外界制造一个印象。

  张宏伟之前来安原的次数并不多,晋然来安原肯定就走到安都,下地市机会更少,对于安都他的印象并不算太深。

  安都作为内陆地区屈指可数的副省级城市,曾经在八十年代后期和九十年代初期名噪一时”在总体经济实力上一度仅次于广州,但是伴随着九十年代中后期全国上下发展都是一片风起云涌的时候”安都的发展却渐渐迟缓甚至是停滞下来,经济增速迅速从高于全省率均水准下降到低于全省平均水平,而且其衰退之势甚至是不可逆转,一降再降,降到了一种相当危险的境地。

  相较于安原其他地市的飞速发展”安都由此进入了一个被誉为“没落十年”的阶段,经济增速长期保持在百分之二到四之间的低位绯徊,大量国有企业陷入困境,财政收入锐减,在随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安都市的主要领导们都在寻找着如何让安都重振雄风的路子。

  从姚文智开始时的以集成电子和软件产业作为突破点,到关京山担任市长时提出的优势产业和新兴产业并举,再到现在谭立峰担任市长时琢磨要改变安都定位确定第三产业发展作为核心的目标”安都前后几任市长都在艰难的探索着适合安都的路子,但至今仍然没有能够拿出值得一看的东西来。

  居宜大厦位于城东宁江江畔,五十二层的大厦在安都市区不算显眼,但是在这里却有点一枝独秀的感觉。

  这里的位置相当妩梅江和宁江在这里会合,浅滩、沙洲、绿荫、草地,外加始建于唐代后毁于战火又复建于明代舍利塔,据说已有一千五百多年始建于北魏时代的八宝井,占地达三百多亩的梅子洲公园”相对高度只有五十米不到的御马山下还有香火繁盛的青牛观。

  据说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后经停安都,就曾在梅子洲头驻足停留,青牛在这里恋栈不去,遂有如今青牛观,观前广*场上一座高达三米的雄壮青牛乃是用青铜铸就,乃是民国期间诸多道家信徒捐资所建,青牛恋栈遂成成为安都八大景中的一大胜景。

  “省长,我感觉到安都每一寸土地就浸润着历史的厚重,我真的有些喜欢上这里了。”

  张宏伟站在落地大玻璃窗前眺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脚下一抹抹光带次第亮起,如甲壳虫一般的汽车排成整齐的队形”缓缓的朝着各自的目标驶进。

  御马桥从江南跨江而过,直抵御马山下。

  御马山据说是明建文帝失帝位后南逃时被困于江北,后一匹白马从江中劈波斩浪而出”慌不择路的建文帝由于心慌意乱,扳鞍上马时竟然将马鞍落下”来不及重新装鞍就驾马渡江而逃,而山由此得名御马山,而马鞍落下所在得名落鞍坝。

  这里是城东的繁华闹市区,著名的使馆路就在这里,美国、英国、法国以及日*本驻安都的总领馆都坐落在这一区域。

  “宏井,你这是由衷之言还是讨好之言?”赵国栋仰靠在桌几旁的沙发里,若有所思的注视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空和天边和红霞映衬成一副绝美的画卷,鳞型的云片似乎静止不动,但在霞光的照耀下却呈现出一片波光粼粼的金色。

  “呵呵,省长,我的人品那么值得怀疑么?”张宏伟转过身来一边笑著一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安都虽然比不上京城那样磅礴大气,但是自有一番气象,作为内陆地区最具历史底蕴的名城,我觉得安都完全可以成为咱们内陆地区的核心枢纽城市*……”

  “你这番话可能关京山和谭立峰听了会相当满意,他们一直在追求实现这一目标,但走到目前还没有找到一条切合实际的发展道路。”赵国栋摇晃着手中的酒杯,轻轻嗅着酒液散发出来的醇香,品酒不在于结果,而在于这个过程,如果能够有一个投缘的人一起共饮,无疑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夜晚。

  “会找到的,安都拥有安原这样一个巨大的经济体作为后盾,它所需要的找好自己的定位,再来根据定位确定自己应该在今后这个经济体系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这很重要,我感觉谭市长似乎很在意您的看法,一直在认真倾听的意见。”

  张宏伟观察力惊人。

  下午赵国栋带着张宏伟出席了市里边一个安都老城区内一个唐代出土文化遗址的保护和修复工程启动仪式,这是去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排名第二的一处遗址。

  考古学家们发现在这一处建筑工地下有着一个唐代墓葬群,而且拥有相当丰富的墓葬器物,其建筑结构和时代气息相当富有代表性,安都市方面谭立峰出席了仪式,仪式结束之后,赵国栋和谭立峰谈了小半个小时,张宏伟感觉到谭立峰对于赵国栋的意见相当看重,甚至超过了一般的市长对省长的态度,要知道安都市是副省级城市,在安原的地位非比寻常,而谭立峰那种态度也不像是纯粹出于尊敬那么简单。

  “也许吧,谭立峰是个很精明的角色,我和他也还有一番渊源呢。”赵国栋嘴角浮起一抹笑容。

  “哦?”张宏伟兴趣大增。

  赵国栋把自己和谭立峰在怀庆的微妙瓜葛做了一番介绍,听得张宏伟也是大感惊讶而有趣。

  他虽然知道在安原政坛上赵国栋在怀庆市长任上有败走麦城一说,但是却没有想到这背后会有如此丰富的故事,尤其是这一场进出离合居然牵扯到如此多的大人物,上至已经是政治局委员的宁法和准政治局委员的应东流,以及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戈静,省里边还有陈英禄,也牵扯到怀庆市现任的班子,真可谓起伏跌宕,如一牟电视剧本。

  “这么说来你和谭市长还有陈秘书长之间的心结也是早就解开了*……”张宏伟好奇的问道。

  “解开没解开,那得要看各人自己的感觉,你如果丢开了,也就丢开了,你如果丢不开,那也许就永远都丢不开。*……”赵国栋不置可否的摇摇头一笑,“这个问题对于每个人,甚至每一个时段都有不一样的答*案。”

  张宏伟默默点头。

  “宏伟,昨天常委会没有通过对你的省长助理任命,你没有啥包袱情绪吧?”赵国栋举起酒杯示意一下。

  “嘿嘿,省长,情绪肯定有点儿,包袱说不上,就像您说的,该我的始终是我的,谁也拿不去,不该我的,你就是强求,那也是自取其辱不是?”张宏伟抿了一口红酒笑道:“就是在一帮朋友面前有些掉份儿,都说我下地方了,不说副省长,怎么连个省长助理都没有捞到,去当一个省发改委主任,真是去过主任瘾去了,让我情何以堪啊。”

  张宏伟最后一句话已经有些笑意了,听得赵国栋也是忍俊不禁,这家伙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情绪,估计也应该是有一些心理准备,一个月时间就能把中组部那边疏通,而曾权军都要帮他出面衔接,这家伙能量不小,自然也有其不一般的背景,赵国栋很欣赏此人不卑不亢但又能明确表现出求上进**的这种火候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