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节 微妙之局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节 微妙之局

  开幕前一天,各代表团陆续抵达安原,凌正跃、赵国栋以及苗振中等人都纷纷抽时间到各宾馆酒店看望了出席党代会的各地代表,赵国栋到怀庆、荣山、唐江三个代表团看望,他有意把张宏伟也叫上,这样可以尽快让张宏伟进入大家视线,融入进来。

  好在张宏伟有一个省政府党组成员的名头,也不算太岔眼,加上他已经是省发改委主任的身份,很多人也都在猜测这位从国家发改委下来的角色可能会很快出任省长助理,所以也都相当热情,赵国栋就是要有意营造出这样一个氛围来。

  虽集省委委员和纪委委员的选举都是等额选举,赵国栋也相信张宏伟应该能够顺利过关,但是赵国栋还是有些担心张宏伟得票数别来个刚刚过半,甚至没过半那就有些寒碜人了。

  就目前的政治形势来看,这种等额选举一般说来不会出现大的问题,但是对于具体个别人员由于特定原因也有可能出现落选的情况,张宏伟才来几天,就要进入角色,虽然名列推荐候选人名单之上,但是很难说在某种特定情况下会不会出现一些代表不了解不清楚而弃选的情形。

  所以在之前的两三天里,赵国栋就带着张宏伟出席了两次会议和一个竣工剪彩仪式,还让张宏伟以受自己委托的名义到千州出席了一个企业破土动工开建的仪式,这些本来都不需要赵国栋亲自安排人参加的,但是赵国栋就要抓紧时间利用这些机会来扩大张宏伟的接触面和影响力,避免出现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赵国栋还专门和安原省电视台打了招呼要尽可能让张宏伟出镜,尽可能多的利用机会介绍张宏伟的身份,这样至少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扩大影响的作用。

  小心使得万年船,这看起来似乎有些多余甚至是夸张的举动在赵国栋看来却很有必要。

  在本届省委委员的选举中赵国栋从没有担心过自己得票多少,他有这份自信,他相信就算是有人对自己来安原无限反感”也没有人敢把手脚都在这上边,如果说他们先前也许还有那么一丝半缕幻想,那么这一个月来,自己也足以让他们的那一丝半缕幻想彻底破灭了。

  那么退而求其次,张宏伟的当选和当选票数也许就会成了一个风向标。

  ……………………………………………………………………………………

  苗振中对于赵国栋的一些动作洞若观火,自打云螺湖那一日之后,再人很多问题上都有一点默契的味道在其中了,但是这种默契只能说是心照不宣的默契,形诸于色反倒无益。

  赵国栋毫不讳言的提出了一些问题上的担心,苗振中也对赵国栋心思细腻灵锐到这种程度大感意外,转念一想这家伙也是在滇南省委组织部长上干了一年多的角色,对于党内选举机制这其中的微妙也走了如指掌,所以有这样的担心也很正常”尤其是在安原目前特殊的格局下。

  在苗振中看来赵国栋的判断相当准确,赵国栋本人从安原成长起来,宁陵的成功足以压倒一切想要在他身上动什么心思的角色,即便是你想要让他低票当选估计可能性都很小,但是对于这个张宏伟来说的确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他来的时间太短,而选举省委委员中八百多位党代表,很多代表看一看名单,对于陌生人就有一种天生排斥感,如果再有那么一些人从中撩拨一二,那很难说会不会有人弃选,出现得票太低的情形。

  当然苗振中也不认为张宏伟无法当选,像这种党内的等额选举,尤其是在省党代会这种层面上,重新提出人选的可能性几近于无,事实上也就是相当与一个对省委信任票的投票,基本上不会出现意外。

  赵国栋更多的是担心张宏伟得票多寡对于他本人颜面的影响,这一点倒是让苗振中认同。

  张宏伟的来历和表现都足以让各方人员知晓他的方向了,如果张宏伟在省委委员的选举中得票寥寥,就算过了关”只怕也会让人联想到下边对赵国栋影响力的担心。

  这人心很微妙,雪中送炭者寡,锦上添huā者众”官场尤甚,尤其是赵国栋你只是新任的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先天不足,和强势入主的凌正跃相比的确有相当大的差距,环顾安原,这十四个地市书*记市长,*将选出的十三个常委,哪一个不是头脑清醒精明过人的角色。除非情势所逼无可选择,只怕个个都不愿拂逆凌正跃的意图吧?

  这年头所谓为了理想信念者不计个人得失者有几何?也许一时间热血沸腾者有,但旋即就会被无情的现实扑面而冷静下来,没有谁愿意和自己头上的乌纱帽和政治前途过意不去,再好的私人感情在严酷的现实面前都只能深深埋在冰封的理智之下。

  当然,苗振中并不认为赵国栋来安原就毫无底气,这今年龄能走到这个位置上,本身就足毕说明很多问题了,他相信凌正跃不会小觑赵国栋,自己更不会小视对方,正因为如此,苗振中才会不计前嫌的和对方携手,像秦浩然那样已经丧失了斗志的角色,他苗振中根本就不会把精力浪费在对方身上,所以他宁肯隐忍听凭凌正跃乾纲独断,等待时机。

  现在的赵国栋如稚嫩柔弱的小树刚刚探出芽苗,还需要外界的阳光、水分和养料来灌溉,更需要的时间,他需要风雨中不断汲取各种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壮大自己,直到某一天长成可以比肩另外一株大树,只有那个时候赵国栋才能真正可以说具有属于他自己的话语权,而现在他还不得不依靠外界的力量来达到某种平衡,而自己所需要做的就是给予对方必要的配合和支持。

  ……………………………………………………………………………………

  凌正跃面色温润平和,端坐在主*席台中间,党代会已经进入到了最关键的阶段,选举新一届**安原省委、省纪委以及出席**代表。

  旁边的赵国栋显得轻松随意和一旁的苗振中在交谈着,凌正跃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把心态放得如此之好,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不管对方是真不在意这一次选举,还是装出了一副风轻云淡架势,凌正跃都还是有些佩服对方的这份表现。

  凌正跃不相信赵国栋会一点都觉察不到意识不到,当然也许选择结果说明不了什么代表不了什么,但是其影响却不容小觑,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对省委的安排部署有信心,凌正跃怎么都觉得这话有点不寻常的别样味道,只是一起都需要等到选举结果出来。

  选举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当凌正跃注意到齐华脸色掠过一抹阴云而陈英禄眉头微微一皱时,他就意识到情况可能并不像最初预计的那样令人满意。

  在选举结果上是看不出任何端倪的,凌正跃中气十足的宣布了当选新一届省委委员和省委候补委员、省纪委委员以及出席**代表名单,昭示着新一届**安原省委员会确立。

  ………………………………”………………………………………………,陈英禄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虽然这一切说明不了什么,但是赵国栋和张宏伟的得票数也足以预示着一个风向。

  赵国栋在省委委员得票数中不算很高,甚至比当初自己预料的还要低一些,但是张宏伟的得票数居然也比赵国栋少不了多少,这远远超出了当初自己和齐华的预想。

  在陈英禄和齐华看来,赵国栋得票高低说明不了什么,毕竟他是省委副书*记,又是从安原成长起来的干部,得票高可能意味着很多人看好的经济工作能力,希望他能在省长位置上有所作为,得票低也许会是因为他年龄太轻,资历较浅,加上在省直机关这边人脉欠缺,但是这些都不能代表什么,以赵国栋的头脑和手腕,他会很快融入这个角色,但是张宏伟这样一个初来乍到的外来户,竟然也能以超出想象的得票数当选,不能不引起陈英禄的深思了。

  作为协助苗振中负责这次党代会的角色,陈英禄清楚自己和齐华在这个人选上的刻意清淡,张宏伟并没有在省委这边获得足够的支持,准确的说这不太公平,按照二人的预想,让张宏伟以一个堪堪过半的票数当选比较符合意图,或者说至少得票不能太高,但是结果却让人吃惊。

  这说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