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一节 辩证法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一节 辩证法


  十天之前没有人认识这个张宏伟,但是在这样一次选举中张宏伟却能得票超出想象”甚至比起赵国栋少不了多少,这说明什么?说明赵国栋的影响力大大超出了预料”他能令人信服的让代表们投票给张宏伟,而这其实就是对赵国栋本人的信任票,而非对张宏伟的信任票。

  在陈英禄看来”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说明赵国栋在这一个多月来相当迅速的站稳了脚跟,恢复并巩固了他原来的影响力,尤其是赢得了一些原本对他并不算了解的人的支持。

  当然陈英禄并不认为赵国栋就可以藉此挑战凌正跃的权威,但是对于凌正跃来说,也许他会以一种很纠结复杂的心态看到赵国栋的影响力会超出他的想象,而且还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强。

  这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拉锯战似乎从党代会召开这一刻就开始以一种文明而优雅的方式拉开序幕了。

  如果凌正跃不清醒认识到这严峻的形势,不采取措施巩固自己的影响力,那么实力的对比还会在潜移默化中变得越来越模糊,直到某一天你会发现你自己都对某件具体事情作出决定时缺乏足够的信心。

  丰届省委第一次歪会再度映证了陈英禄的担心,赵国栋的得票依然波澜不惊”八十五位省委委员的无记名投票选举省委常委中,赵国栋得票六十八票,不算太高,但是这不是问题关键,作为组织部长的齐华得票居然只有五十二票,在十三位常委得票中竟然得票最低,比起刚从外省调入的蒋友泉竟然还低五票”这让凌正跃也是震惊莫名。

  陈英禄本人得票八十一票,得票最高,甚至比凌正跃还高出两票,排名第二的居然是宣传部长郝梦侠,只比陈英禄少一票。

  票数多寡不能决定什么,但是却能说明一些什么,全省省委委员的无记名投票不比党代表投票,八十五位省委委员要么是一方党政主要领导,要么是责直机关部委一把手,或者就是省属大型企业或者高等院校的一把手,可以说云集了全省的精英人物,都是有着相当话语权的角色,票数多寡从某种意义就意味着这个群体对你的认可程度。

  曲终人散,第十节省党代会圆满结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发生,但是很多人都知道省党代会的闭幕却是真正大戏的开幕。

  十三名省委常委以一种崭新的面貌在电视上和全省人民见了面,凌正跃代表当选的新一届省委领导班子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表示要不负全省七千多万老百姓和四百多万党员的重托,率领全省群众努力把安原建成中垩国内陆国强民富的经济强省而奋斗。

  国强民富这个词语也是赵国栋在省委常委会提出来的,当初赵国栋原本是想提议为民富国强,但是思考再三之后还是改为国强民富,被人视为标新立异并不是一件好事,在实际工作中能够落到实处才更能解决问题。

  这个提法也在省委常委会中引起了一阵讨论,尤其是民富这个词语总让人感觉到好像和以往的提法有些不一样。

  赵国栋在常委会上专门就这个词语做了解释,认为共垩产党执政的目的就是要让普罗大众过上更为幸福的生活,而幸福生活的解释可谓多元化,既可以用幸福指数来表述,也可以用其他指标来诠释,但是如果用一个较为直观而又贴切的词语来形容,那么民富无疑对于所有阶层群体都是适合的,老百姓腰包鼓了,手里边宽裕了,就现阶段来说,就解决了最大问题。

  赵国栋这番言辞很是贴切,赢得了省委常委们的一致认同,连凌正跃也赞同赵国栋这个提法,主动把这个提法用到了自己的讲话稿中。

  齐华阴郁的心情一直到凌正跃专门和他一席谈话之后才稍稍有所好转。

  他怎么也没有想通连初来乍到的蒋友泉也比他得票要多,而这份尴尬和恼怒还无法对人言,作为组织部长,省委委员中绝大部分都是自己直接面对的工作对象,怎么就会落得这样一个结果,真真正正应了一个词儿,情何以堪!

  “至于么,老齐,不就是一个数字而已,能代表什么?难道说少几票就不让你干组织部长了?”龙应华很自然的靠在沙发上,“凌书垩记不是已经说了,你当组织部长,在用人上难免就要得罪人,如果你得票很高,那才不正常。”,齐华知道这是龙应华在安慰自己,得票很高固然不正常,但是如此之低一样不正常。

  “老龙,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这里边的猫腻。”齐华有些气哼哼的道。

  他有些怀疑安都这几票里出了问题,关京山和谭立峰对他都不感冒,尤其是在常务副市长于哲的问题上,安都市委和省委组织部很有进行了一番争执,导致安都市委和省委组织部矛盾有些激化。

  于哲是原任省物价局局长,到安都市担任常务副市长算是平调,但是关京山和浮立峰本来希望安都市委组织部长郭长庚出任常务副市长,结果最后齐华依靠凌正跃的支持”成功的让于哲出任了安都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这也引起了关京山和埠立峰的极大不满,认为省委组织部在这个人选问题上丝毫没有尊重安都市委意见,为此安都市委对齐华意见很大,所以卒华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安都市委在其中做了梗。

  当然仅仅是安都市这几票也不至于让自己如此狼狈,齐华也为此冥思苦想自己究竟还有哪些方面出了问题,凌正跃的谈话虽然缓解了他内心狗焦虑情绪,但是齐华还是有些警惕,单纯依靠省委书垩记的支持,这个组织部长当得就有些形单影只了,组织部长如果连一些属于自己的影响力都没有,那这个组织部长就是不合格的。

  龙应华有些讶异,这里边有猫腻?他瞅了一眼齐华,“老齐,没有根据不要乱猜疑,这事情都已经过了,你就别想那么多”你这样妄加猜疑,那才要出问题。”

  “我知道,我只是有些不忿而已。”齐华吐出一口恶气,“有些人稍不顺意就横加指责,真是把那一亩三分地当作他自己的私家码头了,西欧的封建领主那也得尊重国王的权力,何况这还是共垩产党执政的天下?下级服从上级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有些人就是妄自尊大惯了,成了老虎屁股摸不得了!”

  龙应华听出了齐华话语中所指为谁,说实话他对安都那帮子干部也没啥好感,准确的说只要不是安都出来的干部,都对安都的干部没啥好感,像他们这些从省直机关或者其他地市起来的干部,和安都本土干部都有些相互看不惯,好在这几年安都由于经济发展上说不起硬话,安都干部进入省级领导的比例大大减少,这也才有了其他地市干部出头露面的机会,但这并不代表安都市的影响力就下降了多少。

  “老齐,我觉得你还是要谨慎一些,不宜在这些捕风捉影莫须有的事情上撕破脸,有些事情咱们大家心照不宣就行了,真要撕破脸,那对大家都没有好处。”龙应华沉吟了一阵才道:“现在情势不比以前,得搞清楚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也要搞清楚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学会瓣证的看待问题。”

  齐华也知道龙应华所指的是什么,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省里局面也的确不容乐观,赵国栋在这一次省党代会的选举中表现得不愠不火,很有点大将风范,龙应华是在提醒自己不宜树敌太多,影响了凌老板的宏图大计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凌正跃一直希望安原能够在发展上有所突破,赵国栋的到来虽然让凌正跃有些不太愉快,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凌正跃也隐隐有一些期待,那就是想要看看赵国栋是不是浪得虚名,能把宁陵经济搞起来,那么换了一个平台,在安原这个平台上,看看赵国栋能不能有什么让人耳目一新的高招出来。

  龙应华不想评价赵国栋在宁陵的表现,宁陵的经济发展的确让人咋舌,但是龙应华在承认赵国栋思路开阔的同时也认为赵国栋的成功有一定偶然牲。

  如果这个家伙没有抓住新能源产业发展这个战略机遇,那么宁陵的发展未必能赶得上永梁,也许在那一次省委常委的竞争上自己也就未必会败给对方了,只是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如果,对方抓住了机遇,所以就成功了”而自己也就成为了可悲的陪衬,这个世界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