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二节 入手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二节 入手

  从省党代会结束开始,赵国栋就在思考自己的下一步工作是什么。

  摆在自己面前的任务很重,虽然自己还只是代省长,在很多人心目中自己似乎还应当稳一稳,等到人代会召开,自己正式当选省长之后再来摩拳擦掌大干一番,但是赵国栋觉得这之间的时间太长了,让自己这样安安静静啥都不干的等着,实在是一种煎熬。

  那也不是自己的风格。

  凌正跃也未必希望自己就这样稳坐不动,作为省委书垩记他享有对自己的支配优势,那么如果心胸稍稍宽广一些的人物,都应该鞭策自己在政务上有所作为才对。

  比起上一次下宁陵赵国栋发现自己似乎要茫然许多。

  到宁陵他心里有个底儿,三下五除二,自己就能拟出一套方略来,再加上是作为市委书垩记出任,钟跃军也比较配合,在付诸实施上所受掣肘也要小得多。

  而宁陵毕竟只是一个地级市,先前自己在宁陵工作几年对于宁陵也有一个大略了解,尤其是在干部任用上,自己更有决定权主宰权,这些都决定了自己可以在宁陵放手大干一番。

  现在情况不一样,比起自己出任怀庆市长时,情况还更不容乐观。

  凌正跃虽然还未暴露出对自己的明确敌意,但是泾渭分明的格局早已经显现出来,围绕着他身畔的齐华、龙应华以及陈英禄这是他比较完整的核心团队,而像冯刚、关京山、丁森、郝梦侠以及新来的蒋友泉,甚至包括已经和自己有了某种默契的苗振中,只要凌正跃不是在重大原则性问题上出现偏差,常委会上这些人轻易都不会站在自己一方。

  要争取这一党相对中立的常委们支持,必须要根据每一个具体事情上的利弊得失来具体分析判断能不能赢得他们的认同,这也就意味着自己不可能赢得他们无条件的支持。

  那么就从每一件具体事情开始吧,赵国栋目光悠然,他需要一步一步来适应目前自己的身份一步一个脚印象踩出属于自己的印记。

  “少鹏,你怎么看琵琶溪科技长廊的情况?”赵国栋示意杨少鹏就在自己旁边入座,若有所思的思考着杨少鹏介绍这一段时间到绵州调研琵琶溪科技长廊建设情况。

  “情况的确不是很好,也许这和前期摊子铺得太大有关,琵琶溪科技长廊规划哼面积达到了十六点五平方公里,几乎是再造了一个绵州新城,目前仅仅是一期规划“的主干道就耗资不小”加之国防科工委和绵州地方上都希翼能够把琵琶溪科技长廊各方面前建成第一流的新城所以在市政设施方面也是采用了一体式的推动,即所有公用设施一体入地并预留开口,电力、通讯、污水、自来水、油气等均采用了联合作业方式,这倒是先进省事也为日后减轻了麻烦,但是成本却相当高加上绵州也藏了私,把规划哼面积搞得如此之大,分明就是要借助这个琵琶溪长廊也让城市中心西移,借助外力来启动自己新城市建设,可现在倒好,把自己给套上了,所以前期他们绵州不得不自己咬紧牙关勒紧裤腰带也得扛着,现在扛不住了,才会来求省里。”

  杨少鹏半个月之内三赴绵州,甚至还在绵州住了几晚上带着国土、建设以及交通、财政上的人员现场了解,逼着绵州方面交待实情,基本上把琵琶溪科技长廊情况搞清楚了,现在就是这一副骑虎难下的困局,国防科工委那边爱理不理绵州这边心急如火,安原省里也是态度暧昧几家单位则是冷眼旁观,就成了这副德行。

  “少鹏你觉得老贝是在故意将省里还是的确支撑不起了?”赵国栋想了一想又问。

  杨少鹏犹豫了一下,贝铁林几乎要在自己面前声泪俱下了,即便是这家伙擅长演戏”只怕也的确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很多建设工程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施工单位意识到资金链出了问题,只怕就会像饿狼一样扑上来,甚至可能引发更多跟大的麻烦。

  “省长,绵州摊子铺的太大了,没有国防科工委那边的一力支持,他们扛不动,我看绵州目前的确是有点问题了,不完全是耍手段逼省里,老贝他们也知道凌书垩记的态度,恐怕是真的遇到了解决不了的困难。

  杨少鹏知道赵国栋在这个问题上和凌正跃观点不太一致,不过凌正跃从未明确在这个问题上表态,顶多也就是龙应华这个代言人在那里自编自演,这是政丵府具体事务,作为省委书垩记只能发表一些原则性的看法,很难在具体事务上干预,当然在涉及到大笔的财政资金支出上,也需要按照程序通过常委会。

  “唔,这事儿还真有些烫手啊。”赵国栋抚额沉思,这是自己就任代省长遇到的第一件算是比较棘手的事情,贝铁林不算招凌正跃喜欢这是事实,但是凌正跃也不至于因为这些私人因素而故意在科技长廊这个项目上为难绵州,恐怕凌正跃也是意识到科技长廊是个吞金的巨兽,省里一旦陷进去,只怕就难得脱身,而且因为涉及到要和中垩央部委打交道,扯皮事儿不会少,到时候省财政出血一大截,结果依然变成一个半拉子的四不像,那安原省才真的成了冤大头了。

  “省长,绵州对省里寄希望很大,而且这件事情恐怕也不能拖下去了,得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要么就彻底停下来,和国防科工委和有关单位协商,要么省里就得要马上输血,现在各家银行都是瞪着眼珠子看着呢,一旦有点儿风吹草动的变化,只怕情况还要糟糕。”

  杨少鹏也是真有些担心,绵州财政本来就不佳,虽然经济基础不错,但是连续几年的徘徊不前,加上历史欠债多,包袱重,现在又被这事儿给拖着,难怪看具铁林和周竟生两人都是苍老了不少。

  “你觉得省里现在该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不必考虑常委会那边的态度,单从我们政丵府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赵国栋说出第一句话之后就觉察到了杨少鹏的顾虑,很果断的摆摆消对方的担心。

  “唔,我琢磨着恐怕省里不得不介入,但是介入程度有多深,我们要考虑,另外以什么方式来介入,也得琢磨一下,绵州那边的情况很糟糕,但主要还是资金以及资金问题引发的连锁反应,只要扭转这个局面,加快进度未尝没有圆转余地。”杨少鹏沉吟着道。

  “哦?少鹏,看来你也在我面前藏了私啊,说说你的想法。”赵国栋立马就听出了杨少鹏话里有话,杨少鹏头脑相当灵活,在南华担任市委书垩记期间,能把南华这个仅次于安都的人口大市农业大市,却又是全省闻名的穷市折腾得风生水起,也是不简单的角色。

  “省长,在你面前我也不替谁打掩护,绵州在科技长廊建设时是有私心的,规划哼面积扩大了,希望把他们城市和科技长廊融为一体,借着这个项目好沾光,省里要介入不能以财政支持方式来,如果省建投集团和省建工集团受命而入,那么一样可以启动城市建设,但那就是绵州市政丵府和省属企业之间的行为,企业行为需要有回报,这一点可以说清楚,另外我感觉像中机十二院和中航机电所几家单位也不愿意看到目前这种局面,如果我们能出面协调,未尝不能得到一些结果,主要原因还是前期省里和国防科工委那边弄得有点僵,多重因素影响,才会导致现在这种困局。”

  杨少鹏气定神闲,很有点有调查就有发言权的味道。

  “哦,以建投集团和建工集团的名义进入?”赵国栋掂量着,建投集团团是省建设厅下的城市建设投资开发集团,实力不俗,也是省内从事公用设施和房地产建设开发的大型企业,杨少鹏这小子也是有些私心,正好可以让建投集团进入绵州进行开发”只怕贝铁林这家伙一门心思要打省里的主意,却不防杨少鹏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看到赵国栋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杨少鹏也知道自己一些心思被看穿了,他也不在意,这不是存私,就是顺便替建投集团考虑一下罢了,省里要介入那也得有合适方式,也得有一点回报不是,要不这些市里边都存着让省里来当冤大头的心思,那省里还不得被拖垮?

  “仅仅是建投集团和建工集团恐怕还不够分量吧?”赵国栋没有挑明,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当然,省长,还得逼一逼绵州,老贝那是老辣成精的角色,他还能没有一点余粮藏着?”杨少鹏脸上露出狐狸般的诡谪笑容,“都不容易,他也不能全指望省里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