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三节 内心独白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三节 内心独白

  杨少鹏离开之后,权国栋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家伙是个很有意思的角色,思路敏捷,一转眼珠就是一个主意,但是对方拿出来的东西也都是很有针对性的,并非无的放矢。

  省政丵府里一样是卧虎藏龙,随便碰上一个都能溅射出一番火huā出来。

  绵删杳况不是太好,贝铁林去了几年,也很huā了一些心思想要重振绵州雄风,这琵琶溪科技长廊就是绵州目前的希望,而绵州作为在宁陵崛起之前的安原第二大城市城市建设却显得相当破旧而缺乏规划有琵琶溪科技长廊这样一个上佳机会能够把城市建设改造连接起来,绵州市委市府当然不会错过。

  只不过没有料到国防科工委出了状况却连累着把绵州方面也给卷了进去欲罢不能,脱不了身,怎样来化解目前这个僵局,让绵州能够借助这个机会重获发展机遇,这也是赵国栋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绵州作为安西工业垂镇不应当一直这样沦落下去,建阳亦是如此。

  琵琶溪科技长廊在短时间内的确更像是一个累赘,但是从中长期效益来看无可估量,如果中机十二院、中航机电所加上中核中南研究院,还有酝酿中的材料研究所能落户绵州,对于整个安西地区的经济发展后劲起到的作用是其他手段难以填补的。

  这一点上需要用更长远的目光来看待,而且这几个研究机构将科研基地建在这里,不但可以吸引大量科研人才,而且会像一块磁石一样牢牢吸引很多企业向这里聚集,对于形成新兴产业带有着很强的附着力,同样也能带动绵州城市的发展。

  贝铁林和周竟生两人的配合据说还算默契,贝铁林是外来干部而周竟生则是土生土长绵州干部,两人能做到携手共进也不容易就凭这一点,绵州也有希望,赵国栋也觉得省里边应当在这个问题上给予必要的支持和帮助。

  ……………………………………………………………………………………

  “如果说,这个时候我们俩这样被记者拍摄到曝光,你说会怎么样?”环抱双腿坐在窗台上的小鸥笑眯眯的歪着头道。

  这丫头上身只穿了一件带有波西米亚风格的长T恤内里连胸罩也没有戴,饱满挺拔的胸房被略略有些透色的宽大T恤一裹,**凸起,在T恤里若隐若现,下身一条纯黑的T-BACKaPK,两条修长匀称的美腿,从足尖到脚踝再到大腿根部和臀瓣处,无一不散发着一榫惊人到魅惑感。

  “怎么办?你国栋哥就只有辞职待查一条路耳走了。”赵国栋懒洋洋的坐在沙发里双手合叉搁在胸前,有些无奈的道。

  “嘻嘻,哥,你说话可真是直接,难道就不知道辩驳一下么?比如说辩解是有人陷害,照片是被剪接合成的,又或者说那不过是十年前的老照片,当时你还没有结婚属于私人照片,??”古小鸥有些恶趣的笑道,“唔,我想你现在是省长了,也没有人敢把你这些照片随便发出来吧?”

  ……哼,你小看了纪委部门的权力了,虽然这不过是私生活问题要真查也查不出我有个什么问题来,但是这代表了党的形象,所以我滚蛋走人就是必然。”赵国栋摊摊手。

  “唔,那也许是一件好事情,没准儿失去了这些羁绊的你就能在商场上大显身手干出一番更大的成就来。”古小鸥若有所思的道。

  “我虽然对于我自己的能力很自信,认为自己在商场上也会取得成功,但是我还是觉得我自己在现在的位置上能够做出的事情更有意义更有价值。”赵国栋正色道:“一个企业做得再好也比不上能够带动一个地方的发展让一地百姓生活富足那样富有成就感,我想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都应该有这种觉悟才对。”

  “当官就那么吸引你?”古小鸥脸上露出诡魅的笑意。

  “不是当官那么吸引我而是对成就感的理解不一样。”赵国栋若有所思的道:“当你看到一座城市一地百姓,在你的带领下一起齐心协力的按照你所规划小的构想奋发努力,最终城市变得更加富饶美丽,而老百姓生活更加幸福富足,看到老百姓那发自内心的喜悦,你会感觉自己就像是彻底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你好像真的很追逐那种感觉。”古小鸥的直感总是那样灵敏。

  “不错,我曾经在宁陵享受到过这种让人无法拒绝而沉醉其中的快感,所以我更渴望在安原这个更大的平台上攫取这份快感。”赵国栋目光幽幽闪动,就像是在追寻着某种稍纵即逝的灵感。

  古小鸥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个男人,从宁江河中被救之时,似乎自己心版中就被这个男人填满了,每一寸可以容纳男人的空间里都被这个男人那深沉而又平实的面容所充塞。

  她曾经希望这个男人完全属于她,但很快就明白这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目标,她也曾寄希望于自己可以慢慢淡忘他,所以她不断的去国外学习或者旅游,甚至另外认识朋友圈子,希望用这种方式来磨平心中的烙印,但是她发现这样做毫无意义。

  周围的男人无论是时尚界的宠儿还是商界的巨子,在这个男人的面前都显得那样庸俗浅薄,他们要么为名,要么为利,也可以大言炎炎的说是在追求事业的成功,唯独他们忘了成功的真堊实含义,唯有眼前这个男人才能够毫无阻滞的说出他自己内心所想,说出他渴望获得的结果。

  “国栋哥,我发现我真的越来越爱上你了。”良久,古小鸥才从窗台上跳下来,姗姗来到赵国栋所坐的沙发前,蹲下身来,静静的注视着这个男人。

  栗色的波浪卷发披在肩头,纯净无暇的棕色眸子在略显深凹的眼眶里闪耀着晶莹的亮泽,饱满的唇瓣嫣红如火,丰润细腻的脸颊和颈项就像一头优雅的白天鹅正在骄傲的展现自我。

  宽大的T恤衫领口也同样宽松,坐在赵国栋这个位置可以轻松的看见那对羊脂玉般的翘乳昂首挺拔,不过这个时候赵国栋胸中涌起的却是一丝爱怜,探手抚弄着对方圆润的脸颊,揪了一把对方高挺的鼻粱,这才笑着道:“傻话!”

  “不是傻话,是真话。”古小鸥站起身来很自然的坐在赵国栋的大腿上,一双美腿毫无拘束的蜷起来,让自己整个身体都想要蜷缩在赵国栋怀中,只不过她的个头的确太高了,想要摆出一副小鸟依人的造型实在有些为难她了。

  “我真的就值得你那么投入的爱?”说这话连赵国栋自己都觉得有些脸红。

  “嗯,怎么说呢?时间既是磨平感情的最好工具,同样也是沉淀感情的酒瓶,搁得越久,味道越醇。”古小鸩眨了眨眼睛道,“这和感情的本质有关。”

  赵国栋惊讶的张大嘴巴,他没有想到古小鸩居然也能说出这样富有哲理的话来,大大颠覆了他对对方到毕象。

  见到赵国栋惊讶的表情,古小鸣得意的笑了起来,集后骄傲的挺起自己胸脯,把自己的红唇献上,一双纯净的明眸里洋溢着火热的光焰。

  一抹江风袭窗而入,窗帘飘舞,间或可以看见抛洒在地板上的T恤和黑色的T-BACK正好构成了一副印象画。

  …………………………………………………………,赵国栋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欢爱一回了,和古小鸥在一起也许是他最放松的时候,他无须担心什么,而古小鸥在床上那种肆无忌惮放荡不羁的豪放野性总能引导着他进入无比欢愉的境界。

  自打回了安都,赵国栋就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现在身份不同以往,不管是徐氏姐妹还是罗冰、乔珊那里,他都得克制住内心蠢蠢欲动的**。

  欧阳锦华和卢野随时跟随他左右,水井巷里没有女主人,也就变成了三个单身汉的巢穴,这只怕也是安原历史上破天荒的事儿,赵国栋甚至还去趁着韩度回安都时去韩度家混了一顿饭吃。

  自己身边的女人中也许只有古小鸥和自己的感情算是最纯净的了,从纺织厂建立起来的那种依恋感让古小鸣从不在乎其他,就像她自己所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但现在即便是这样,他一样需要慎之又慎。

  无数人的眼睛盯着自己,即便是自己化装出行一样存在暴露的风险,尤其这里是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有得就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