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四节 怀庆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四节 怀庆


  桂全友发现在自己到赵国栋这里来时第一次有了一丝忐忑不安感。

  赵国栋回安原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但他一直没有正式去拜访过赵国栋,只是在电话里通过几次话。

  他知道赵国栋这才回来肯定事情很多,从回来到党代会召开,这中间肯定事情不少,而且赵国栋几次出行调研都没有选择宁陵和怀庆这边他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桂全友不知道这是赵国栋是觉得这些地方他心里更有底,还是觉得可以把这些地方放在最后来,总之一直到党代会已经结束了半个月了,赵国栋依然没有踏足怀庆。

  挂全友自己倒有些坐不住了。

  自打和王丽娟争夺市委常委失利,桂全友就觉得自己似乎心气就有些不顺。

  他也自我反思过是不是自己太过于纠结这个问题了,他一度想要找赵国栋倾诉一下自己内心的苦闷,但是思前想后,觉得赵国栋工作压力一样也很大,加上赵国栋现在在外地工作,自己这样像个在外边吃不下苦的孩子一般回去找大人诉苦,实在有些无趣。

  打落牙齿和着血往肚里吞,有什么委屈苦处都得自己承受着,桂全友最终还是放弃了向赵国栋诉说这些事情的想法,即便是赵国栋主动问及这方面问题,他也没有提及,他不想在这些事情上给赵国栋添堵。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需要自己的努力才能实现,他挂全友也不是那种一门心思指望谁来恩赐什么的人。

  ………………

  赵国栋回到办公室时,挂全友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个小时了。

  “我还以为你真的打算等到我去看了你们怀庆才来我这里呢,怎么是怕人说你上门来讨好老上司,还是觉得来我这里影响不好?”

  赵国栋一句话就让挂全友胸中涌起一阵热意,挂全友笑着挠挠头,“省长,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您这段时间不也是太忙么?我是怕影响您刀?刀?”

  “行了,你来找我一趟就影响我了?”赵国栋没好气的道:“你不来找我汇报工作,我才觉得你这是在影响我了!”

  依然是和以往一样的口吻,这让桂全友心里也是说不出的畅快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感觉了,挂全友心里似乎一下子就踏实了许多。

  “省长,我这不就来了么?”挂全友含笑道:“我也很希望找机会向您汇报一下这两年来我的工作,您现在可是省长,需要了解的层面也许会更高一些,???”

  “你说错了,解剖麻雀是我们的基本工作方法,如果你能够把归宁县的发展情况作为一个典型让我了解,是不是有助于我更清楚的了解你们怀庆的发展状况呢?而你挂全友难道就对怀庆其他区县的情况一无所知?”赵国栋摇摇头打断挂全友的话,“全友我现在很希望能够了解一个真垩实的安原,安原十四个地市,我希望我能尽早尽可能详细的了解一切,这是我的工作。”

  也许是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过于严肃赵国栋自我解嘲般的笑了笑,“全友,我都回来一个多月了,也装模作样的去调研了七八个地市,但是说实话,那都是在作秀或者说是为党代会召开之前造势,对于我所调研的这些地方,我并不了解其真垩实情况。好了不说我了,说说你自己吧,和王丽娟竞争市委常委失手,是不是觉得很憋屈,也很失望?有没有影响到自己的工作?对归宁下一步发展有什么打算?这些我都很想听一听你的想法呢。”

  桂全友张口结舌,他也没有想到赵国栋话语如此直截了当,径直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纠结挑开忽然间他觉得对方一下子把自己藏在内心深处不愿提及的话题给捅出来,自己似乎放下了一个巨大包袱反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看着桂全友脸上变幻不定的表情,最终化为苦笑赵国栋也是轻轻笑起来,“就这么一件事儿也能让你怨念难消,那当年我从怀庆离开时,那还不得给憋死?”

  挂全友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让自己身体完全放松下来,他觉得自己像是又回到了昔日赵国栋还在担任西江区委书垩记,自己还在担任西江委办主任时候的那种融融状态了。

  “省长,怎么说呢?你要说我怨念难消,也不尽然,毕竟王丽娟也是凭真本事打拼上去的,不是那种靠裤带松出卖色相的角色”她把怀州区搞得的确也有些亮点,我只是有些不服,归宁表现并不亚于怀州,甚至有过之,我可以很自信的说,怀州看上去这两年赶了上来,但是距离归宁也还是有些差距,而且归宁这一两年也在稳妥的调整产业结构,也就是今年就能见出分晓,看看我们归宁的表现究竟如何!”

  桂全友情绪略略有些激动,他努力想要在老领导面前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又觉得没有必要,是怎么就是怎么,他没有刻意夸大自己成绩或者贬低王丽娟和怀州的表现,他只想寻求一个公正的说法,尤其是在赵国栋这里,他只需要一句话。

  他更想要敞开心扉的畅谈自己内心的苦闷和抑郁,憋了一两年,好容易营造出这样一个谈话氛围,他不想要轻易浪费。

  “我只是有些不忿,归宁这两年一力调整产业结构,为什么市委就视而不见?我们归宁的传统城郊型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变明显,全省十大现代农业企业,有三家总部设在归宁,海阳农业科技、惠民禽业、绿色乐园,这三家的农业企业都已经和全省的超市实现了无缝对接,产品直接可以进入像沃尔玛、家乐福以及福满堂这些店面遍及全省的超市,而且还直接供应川渝两地的唐面,直接带动了数千农业劳动力就业致富。

  “归宁的制造业一样实现了转型,目前我们归宁的石油成套机械生产已经形成了为中南钻采设备有限公司全面配套的配件加工体系,仅这一项产业产值就达到了十八亿元;我们的精密仪表直接受到了国防科工委的认可,西飞、成飞、沈飞、江南造船、沪东中华、渤海船舶、黄埔造船、莱佛士造船、北海造船这些著名的大型企业的精密仪表订货有相当一部分订单都投向了这里,去年,我们的归宁精密仪表还实现了三千五百万美元的出口,而且这一批精密仪表生产企业都是民营企业!”

  “还有我们的社会征信体系建设工作一样走到了全省前列,可能和宁陵那边还有些差距,但是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我们归宁的社会征信体系更注重效率和质量并重,我们归宁民营经济的活力得益与征信体系建设,融资渠道顺畅程度绝对可以在全省排入前三甲,今年我们归宁经济增速可以达到百分之二十以上!”

  ??

  桂全友就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话匣子一旦打开就有些刹不住了,连赵国栋都感到有些意外,在他印象中挂全友可鲜有这样不太稳重的表现,也许是这一两年里太过憋屈,压抑太久,终于找到这样一个机会能够发泄一番了。

  赵国栋没有阻拦桂全友的话头,这也是一个了解怀庆经济发展的机会,那种蜻蜓点水一般的考察调研其实形式重于实质,真正要想深刻了解一地经济发展”还是需要一个能够讲实话但是却又对本地情况了解的角色来介绍,而这两者要兼顾又多半不可能,你下去更多的都是看到最美好的一面,除非是地方官员有意识的让你看到不足的一面,否则你即便是微服私访都未必能看到真垩实的一面。

  他也感觉到桂全友说得还是相对客观,并不是一味的怨天尤人。

  归宁一样有不足,比如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影响还是比较大,这大概也是当初桂全友失手市委常委的一个因素,另外地处安都和怀庆夹缝之间,也让归宁在确定自己发展定位上有所犹豫,发展偏重上也就出现缺乏导向的迹象”但是赵国栋觉得这不是政丵府的责任,政丵府需要的是建立公平发展体系,引导他们发展,而非为企业发展设立路线轨迹,市场经济会最直觉敏感的来决定这一切。

  怀州的经济发展得益于诸如服装、箱包、电子产品等代工产业的兴起,怀庆怀州、庆州和唐江的江城区成为安原相当又名的代工基地,也吸纳了大量劳动力就业,而且怀州在鼓励回乡人芽创业上也做得很有特色,出现了几个值得一看的亮点,这一点上挂全友也承认归宁井起怀州还有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