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五节 省情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五节 省情

  赵国栋感觉到桂全友内心的不服气更多的是因为怀庆市里边把更多资源倾向于怀州和庆州两个区,而对包括归宁在内的其他县份采取了放任自流的味道。

  这种情况下表现出怀州庆州两个区以及开发区发展相当快,而除了归宁以外的怀庆其他县的发展明显落后于怀州、庆州以及开发区,尤其是像澄江这样原本还有一些底气的县现在就明显被落下了,而且这种差距还会越来越明显。

  实再上这在各地情况都存在,随着中堊央提出的扩权鼻县试点意见开始推行,各省都在选择一些县作为扩大县一级从行政审批到经济财政方面的权力,这也直接导致了地级市权呈现出可能逐步缩小的趋势。

  按照中堊央的构想意图,今后地级市权力逐渐缩小到只管市辖区,而县一级则直接对省,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各地市都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相当于是“自留地”的各种各样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工业发展集中区这一类市上直管的准行政区域上,其次再是市辖区。

  而对于其他县或者县级市,地级市党委政丵府则明显选择了加强人事权上的控制,但是却在各项资源上却另眼相待的做法,只不过有些地方做得比较明显,有些地方相对隐晦罢了。

  “全友,中堊央正在酝酿逐渐推行扩权强县的试点,进一步给予人。大县和经济强县的财权和行政审批权限也是一个大趋势,这样一来势必削弱地级市的行政权力,这对于像绵州、宾州和蓝山这样的市级本身实力很强的地级市来说影响不算太大,但是对于建阳、怀庆以及永粱这种县域经济相对较强的地级市来说就是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了。”

  赵国栋端起茶盅抿了一口茶,很悠然自得的享受着保藏得很好的春茶。

  “一旦中堊央推行这种放权策略,那么市本级实力不强的权限会被进一步缩小,就给了县域经济发展的更大空间”而这必定会对市辖区以及市本级名目繁多的开发区这一类准行政区域的构成极大竞争,你说说当市委书堊记市长的能不警惕么”能不存点私心么?你县上一个个翅膀都长硬了,羽翼丰满了,弄不好就不买市里边帐了,那我还不知道早一点打主意作准备培植我能管得到的地方的经济实力?”

  “所以说这种情况在各地都存在,你归宁县本来就是怀庆市数一数二的强县”但是怀庆下辖的几个区呢?开发区不说了,都是属于国家级的经济开发区了,怀州和庆州,没准儿以后这就是怀庆市的根本了,它怀庆市当然要全力扶持怀州和庆州的发展,可以说以后这个市委常委要落到怀州庆州两个区委书堊记或者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堊记的可能性很小了,除非你归宁能够让自己实力发展到让怀庆无法不把这个常委头衔加到你桂全友头上的境地,否则????”

  “省长”照你这么说,我们这些市属县都成了后娘养的了?”桂全友心里搁下了一块石头,话语也变得丰富起来,“不能这样吧,啥好的项目好的政策都被市里边给截留了给了市辖区或者开发区,那我们怎么办?我们条件本来就不如市辖区和开发区,就更需要政策和项目的扶持,如果再有这样的偏心眼儿,那我们咋活?我再说一句不客气一点的话,归宁位置条件摆在这里,还好一点,那澄江、靖县、青坪这些县怎么办?”

  “得了,谁站在不同位置上都有各自不同的考量角度,你桂全友就是心里无私天地宽的圣人?我看也做不到吧?”赵国栋没好气的道:“真要让你坐上怀庆市长市委书堊记位置,没准儿你比谭立峰和付天做得更出格更过分呢。

  被赵国栋这番话损了一顿,桂全友也不生气,反倒是心里更舒畅。

  赵国栋也问了问目前怀庆的一些其他情况,桂全友也做了介绍。

  付天和吕秋臣基本上还是延续了谭立峰的思路,继续推进怀庆的传统产业和新兴电子产业作为发展的两条腿,但是目前怀庆发展也面临着一些新情况,恍如怀州的代工产业受到了唐江强有力的挑战,而其他像靖县、古楼和青坪等情况比较差的县经济增长依然乏力,而且劳动力大量流往东部沿海地区和大城市,这也使得这些县份发展更为缓慢,市里边在如何解决这些经济发展缓慢的县份的发展问题依然没有找到一条更好的路子。

  现在整个怀庆地区虽然发展总体势头不错”但是发展却越发不平衡,好的越好,糟的越糟现象十分突出,像归宁、怀州、庆州加上开发区四西个区县的GDP竟然占到了全市GDP总量的六成,连原来发展势头不错的澄江也是桂全友老家也有被边缘化的趋势,这也是需要引起足够重视的。

  赵国栋没有想到怀庆现在的情况变得如此复杂,怀州和归宁加上开发区的产值就占到了全市的五成,加上庆州区,就站到六成以上,而澄江、古楼、青坪、靖县等六个县加起来的GDP竟然只有四成不到,这如何不让他感到意外,在他印象中澄江的机械工业颇有基础,尤其是紧邻建阳,为建阳几大企业配套,已经成了气候,怎么现在却又变得如此凄惨?

  这些新出现的问题都让赵国栋意识到安原也不再是以往那个安原,而一个省和一个市之间的差距相当大,你需要有更深入的了解和更好的耐心以及更丰富的手段策略来解决问题。

  ……………………………………………………………………………………

  一直到桂全友离开之后,赵国栋都还在思索着怀庆的情况。

  安原这两年发展有喜有忧,怀庆这个情况也比较典型,发展不平衡已经成为发展中的一个突出问题,而随着竞争的日趋激烈,产业同质化更是使得很多条件相若的地区在招商引资和发展主导产业上陷入了恶性竞争的局面,再加上环保问题日趋突出,很多地方党委政丵府也是绞尽脑汁寻找突破。

  怀庆情况算是相对较好的,像千州、卢化等地市在寻找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上也一直在艰难的探索,再看看同样辉煌一时的安都也同样如此,进入了改草深水期之后怎样来实现可持续的发展,从制度体系建设、政策出台制定到发展思路上都需要有新的思维和探索。

  很多地方党委政丵府也不是不想发展,但是失去了先机,你就可能步步落后,而越来越高昂的环保代价和人民群众法律意识越来越强也使得发展的社会成本和民众期望值在不断攀升,这就对地方党委政丵府在发展和民生这两方面的平衡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

  “国栋省长,您可是害死我们了,如果你这一次不帮我们绵州一把,我就只有赖在你这办公室里不走了!”赵国栋刚走进办公室,就听见了办公室里嚷嚷声。

  这家伙,赵国栋心里笑骂着,别看贝铁林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说话大大咧咧,性格咋一感觉也是豪爽大方,但这家伙是典型的面带猪像心中嘹亮的角色,那若是耍起赖来,也是要有些人来比,别的市委书记做不出来的事儿,他就能抹下脸来和你嬉皮笑脸的油嘴,让你正色也不好,发作也不好。

  赵国栋和贝铁林也是有些渊源的,罗冰的事儿就是拜托他办成的,中间虽然是通过庄权,但是赵国栋还是很承贝铁林的情,何况贝铁林也算是省里老资格的厅级干部了,从广播电视厅厅长开始,通城市委书记,现在又到绵州市委书堊记,在省里边也颇有影响力,这一次省党代会里贝铁林也是暗中替赵国栋鼓了不少劲儿,是个性情中人。

  “老贝,别再那儿哭穷装蒜,你绵州的底子我不是不清楚,少鹏早就和我说了,省政丵府这边是有个意向性的意见,但是还没有过常委会,我的意见是你们那边建设进度不要停,该跟进还得跟进,省里这边只要一确定下来,肯定会按照方案进入。”赵国栋没有理睬耍赖的贝铁林,径直走到案桌后。

  “嘿嘿,国栋省长,杨省长那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疼,让我们市里边再继续垫资下去,我也想垫资啊,可我得有啊,省里态度暧昧,国防科工委那边拆台,银行一下就噤若寒蝉,现在那几家银行行长都快把我和竟生市长的电话列入黑名单了,接我们电话都说是在外地出差,你说我们还怎么撑下去?竟生市长就这几个月里白头发都不知道多了多少,咋一看都老了四五岁一般,国栋省长,你还是得体谅一下我们的难处啊。”贝铁林满脸悲凉的表情,摆出一副今天如果没有一个结果就不走的架势。